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四十章洗妝真態

第四十章洗妝真態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「王爺來了?」聚寶齋的掌柜迎出來打了個千,「可把您盼來了!我昨兒還和邱五爺說,庄王爺上雲南做欽差去了,連著南郡王也不來了,可是嫌棄咱們廟小,留不住大菩薩。」邊說邊往雅間里引,夥計奉上了茶點,掌柜是看著錦書從車上下來的,細一打量又是個齊頭整臉得沒話說的大丫頭,想當然爾的高看一眼,於是熱絡的和錦書點個頭,「姑娘辛苦,要不要到包間里歇會子,喝口茶?這兒有咱們伺候著。」

皇帝連看都沒看她一眼,漫不經心的低頭品茗,錦書識趣兒,福了福道,「謝謝先生了,我得留下在我們爺跟前當差的。」

老闆連連點頭,對著皇帝討好道,「真是個體人意的好姑娘,還是府上會調理人。」

皇帝出了宮,尋著了點兒庄王爺的樂子,大大的自在起來,臉也綳得不緊了,對掌柜的拱了拱手道,「白先生抬舉,咱們小門小戶調理的丫頭上不了檯面,叫您見笑了,哪裡及貴寶號的小先生機靈。」

錦書噎了下,沒想到皇帝也有和人調侃的時候,上萬間的房,五六萬的太監宮女,這樣的排場還能叫小門小戶,虧得他說得臉不紅氣不喘的,到底是做皇帝的人,朝堂上的周旋想來也和談買賣一樣的吧,天下最大的生意人就屬他了,做皇帝真是入錯了行了。

白掌柜哪裡知道那些,當今皇上的親弟弟領來的客,聽庄王爺一口一個好哥哥,起先嚇得他腿肚子抽筋,只恨不得曲腿跪下磕響頭,後來聽說是宗族裡的哥哥,是個就藩外省的郡王,心也就按回肚子里了,反正不論是誰,橫豎不是小人物,正宗的皇親,和萬歲爺一個姓的,剪乾淨指甲捧著准沒錯。至於話頭子上,更是半點便宜也不敢占的,甭管買賣做得多大,到了這些豪客面前全是孫子輩的,這叫老貓房上睡,一輩傳一輩!老輩子上傳下來的行規,日進斗金全靠這些人,別說甩大掌柜的派了,就是有哪兒不周全的,人家是粗大腿,一跺腳,整個琉璃廠都得塌了,小小一個古董鋪子扛不住。

白掌柜躬著身搓手,「不敢不敢,您府上就是一隻狗,都比咱們門前的石獅子威武,咱們哪兒敢和您比肩,小夥計不過是楞頭青,看見大爺們就知道上茶上水的招呼,要出師,還得熬上個三年五載的,談什麼小先生呢!」

皇帝拿著杯蓋兒刮沫子,修長的手指骨節分明,在南窗口微微一點光亮的映照下,泛出青灰的影來。他也不忙著問有沒有上品,只閑話道,「邱五爺昨兒來了?真不巧的很,我沒能和他聚上一聚,節下公務忙,騰不出空來,他老人家可是泰山北斗,白錯過了討教的機會,可惜了。」

白掌柜道理足,自己的鋪子里,貴客跟前就和個外來人似的,絕沒有撅著屁股隨便坐的習慣。客人不讓坐就垂手站著,來逛琉璃廠的,不是大內的闊太監就是京里或外省來的大戶,袖子里揣著的是成沓的銀票,荷包里只裝幾個鏰子兒的都是上潘家園的料,既然人家款大,站著就站在吧,貴人坐的地兒,有商賈們站的三寸就不錯了。所以當皇帝沖他一壓手,示意他坐下的時候,他受寵若驚的滿滿作了一揖,笑得比花還燦爛。

「您不用可惜,今兒邱五爺家的姑奶奶嫁閨女,這會子在那兒等著吃席呢,您要是想見,我打發夥計找他去。」白掌柜說著就要指派跑堂的。

皇帝道,「不必了,今天就算了,出來得晚,夜裡還有家宴,得趕在宮門下鑰前進宮去呢。」

白掌柜由衷的感嘆,「到底郡王是天家的人,還能進宮和萬歲爺喝酒呢,多大的臉面啊!咱們是漢民,做夢都不敢想的好事兒。」

皇帝的唇角緩緩仰了起來,拉成一個極溫柔好看的弧度,「那不見得,我瞧您就是個有福氣的,這條街上就沒有比您造化更大的了。」

白掌柜咂出味兒來,笑道,「什麼造化啊,整天迎來送往的,忙得很。咱們就是俗人,為兩口飯奔忙,幸虧如今的皇上聖明,百姓手上有了活錢,咱們這種鋪子才勉強有了些盈利,要是換了明治年間,飯都吃不上,誰還有閑錢玩古董啊,半個月能賣盒鼻煙就不錯了。」

錦書在一邊聽著,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,她半是羞愧半是難過,父親治下的百姓怨聲載道,她先前也料想到了,只是親耳聽人說起,就像是被狠狠甩了一巴掌,痛苦和難堪讓她舌根發苦,兩條腿發顫,幾乎連站著都吃力了。

皇帝未及歡喜,怕那話刺痛了她,便下意識的岔開了,淺笑道,「人說節食增壽,多勞曾福,忙了才有進項,倘若是不忙了,倒要操心起來。」

白掌柜應道,「是這話,自然還是忙些的好。」

皇帝環顧四周,屋子裡擺設的各種花觚青銅鼎愈發多起來,不過他對這些不感興趣,只對白掌柜道,「上回庄親王給我寫的信里提起,說白先生有兩件傳世的筆帖藏著,不知出手了沒有?」

白掌柜搖頭道,「眼下不識貨的多,那種好東西,也唯有您這樣的行家才瞧得明白。」遂吩咐徒弟上樓取去,邊問,「說起庄王爺,出去也有小半年的了,他臨走前托我給他找的墨煙凍石鼎,我已經尋摸到了,不知他多早晚來拿。」

皇帝道,「三月頭上就回來,到時候你再問他。」

頭頂上的隔板咚咚直響,腳步聲大如驚雷,對於皇宮中一貫幽靜獨處的皇帝而言簡直就是酷刑,他頗有幾分乏力的抬手抵額,稍後夥計捧著一個檀木盒子走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