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四十三章戎葵凝笑

第四十三章戎葵凝笑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太皇太后丟了貓,正坐卧不寧著,也沒了興緻搭皇太后和皇后的話茬子,只懨懨地歪在南炕的條褥上,怎麼逗都不樂,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。屋裡的妃嬪們相視而笑,暗道越是上了年紀越是心思重,一刻鐘之內差人回慈寧宮看了三次,唯恐貓回來了,找不見人又跑了,再三吩咐塔嬤嬤打發人各處去尋。眾人因著老太太怏怏不樂,總存著三分顧忌,也不敢敞開了說笑,個個加著小心,滿室的爭奇鬥豔,卻是寂寂無聲。

太皇太后嘆了一聲,她們哪裡知道,她不單是操心大白,還有那個錦書!找貓找了兩個時辰,竟是找到天上去了不成!她心裡嗵嗵的跳,好像是要出什麼事了。尋個理由使了人上乾清宮面見皇帝去,李總管說皇帝午膳時接了膳牌子,是軍機處的人因北方的戰事面聖,皇帝看了摺子之後就頭痛起來,傳太醫診過脈,吃了一劑葯就歇著了,正是沉沉好夢的時候,打攪不得。塔嬤嬤不敢擅闖,沒法子再打探,不知真假。

太子那裡也去瞧過了,只說老祖宗念著太子的課業,打發人去問問的。春榮回來說太子正在上書房搖頭晃腦的和師傅論《大學》呢,好好的,哪兒都沒去。

這下兩頭落了空,一個大活人就像蒸發了似的,莫名其妙的沒了。沒了倒不打緊,只怕是出了什麼幺蛾子,偌大的皇宮內院,哪裡生了事都是牽一髮動全身的。今兒破五,眾臣工攜了內眷進宮來,要是大肆聲張了恐遭人詬病,只有派人暗中打探,卻是半點消息皆無。

太皇太后又一聲長嘆,屋裡的人,連同皇太后在內齊齊一凜。皇太后寬慰道,「母后別急,等大宴散了咱們再加派人去找,只要還在宮裡,總能找回來的。」

太皇太后撫著額,搖頭道,「不中用,都翻了個底朝天了,還上哪裡去尋才好?這貓機靈,知道你找它,它自然躲著你。」說著看這一屋子人巴巴的干坐著,方想起來早就該放的恩典,「瞧瞧我,真是糊塗了,叫你們陪我在這兒傻坐!快去和家裡人說話兒去吧,一年到頭也難得見,趁著今兒好日子,有苦有樂都和家裡人說道說道。媽媽嫂子的,要是嫌人多,樂意帶回自己屋裡的也成,都去吧!」

眾人早就盼得脖子都長了,老佛爺一發話,紛紛站起來行禮告退,只剩下太后、皇后,還有幾個娘家父兄不在朝里做官的貴嬪貴人。叫人琢磨不透的是通嬪和承乾宮惠妃,家裡人明明在梢間里侯著,卻不忙見面,還坐在原位上篤悠悠的品茶。

景陽宮梅貴嬪憨直,問道,「你們二位這是怎麼?貴戚等著通傳呢,怎麼還在這兒?」

通嬪笑吟吟道,「這話真真是怪,只許你在老祖宗跟前盡孝,就不許咱們多陪陪老祖宗?」

一個院里的瑞常在悄悄拉梅嬪的袖子。這人真是沒心眼!眼下太子妃之位正是虛位以待,眾臣工的家眷之中,唯通嬪的叔伯侄女和惠妃的娘家外甥女是大熱人選。這要緊的時候,會親有的是機會,太子妃的位置一閃就落到別人頭上去了,這會子不抓緊了,回頭就是悔青了腸子也晚了。大家心照不宣的靜等著,也就她後知後覺。

梅貴嬪回過味來,忙笑著打圓場,「瞧你說的,我不過順嘴一問罷了。不去好,不去咱們在一塊兒才熱鬧。」

「正是這個話!橫豎都在京里,什麼時候想見了就討皇后娘娘一個恩典,傳到宮裡來閑磨牙,一塊兒吃個飯,多好!」永和宮的多貴人勉強笑了笑,「不像咱們,老子娘都在外省,要見上一面難如登天。」

惠妃喲的一聲,嘖嘖道,「老祖宗您聽聽,六宮裡頭最得寵的都在這兒訴苦,咱們可怎麼辦啊!」

多貴人連翻了三夜的綠頭牌,這件事誰不知道?多少人眼紅得要出血!萬歲爺向來一碗水端平,這樣的恩寵前所未有,怎麼不招人妒恨!只不過聖眷再隆重也只三夜罷了,如今還不是一樣!那時多貴人何等的風光,走路更不得把腳踢到別人鼻子低下去,現如今打回了原形倒生出這樣的感慨,幾個妃嬪訕訕笑起來。人說須將有時思無時,早知道萬歲爺的熱情維持不了幾天,當初就不該那麼得瑟,靠著年輕貌美想拴住男人,有幾個能長久的!失了恩寵就想老子娘了,到底還是親爹親媽好,比男人靠得住!男人妻妾一多就顧不周全了,何況這男人心裡裝的不是風花雪月,裝的是整個大英江山。三百六十五天有半數的時間是「叫去」,不招任何人侍寢,大家獨守空房,倒也痛快!

「行啦,家裡人沒在京里有什麼,不是還有太皇太后和皇太后嗎!再不夠,」離多貴人最近的禧嬪親親熱熱的攬了她的肩,「還有一眾姊妹,咱們疼你。」

這話說得好!在座的皇后連同妃嬪們笑起來,又是太皇太后又是皇太后的,萬歲爺哪兒去了?最該疼她的人卻不在列,可憐見的!早該像大家一樣夾著尾巴做人的,偏當自己了得,如今露了腚給人瞧呢!楊柳細腰,風情萬種,全歸了塵土了,就等著在這後/宮之中慢慢腐朽吧!愛冒尖兒?恃寵而驕?虧得萬歲爺抽身得早,否則她那種狗肚子里盛不下二兩油的,隔個三五個月懷不上,白靈子套的環就該等著她了。

多貴人吃個啞巴虧,太皇太后和皇太后,皇后跟前又不好上臉子,自己心裡哀怨一通也就作罷了。橫豎是沒地兒申冤的,聖眷正隆的時候疏忽了,今兒賞明兒賜的,把她捧得高高的,還當自己是天生的好福氣,結果得罪了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