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四十五章蘭苑未空

第四十五章蘭苑未空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等了有會子了,還不見太子來,皇后對身邊嬤嬤道,「上體和殿瞧瞧去,太子怎麼還不來。」

嬤嬤應個嗻,躬身退到堂屋裡打發人。裡頭又一位嬤嬤出來,在崔總管耳朵邊上嘀咕幾句,崔貴祥點了點頭,往東下屋去,站在門前拔著嗓子傳召,「奉太皇太后懿旨,著,端郡王溥浚之女、直郡王齊泰之女、固山貝子扎朗之女、大將軍長敘之女,入內覲見。」

才喊完話,錦書打了灑金氈子出來,幾位縣主、小姐列好隊從東下屋裡緩緩走來,錦書忙退到一旁讓道,也未及細看,備選太子妃的女孩們已經進了西上屋。

崔貴祥過來問,「怎麼出來了?可是老祖宗要什麼?」

錦書道,「是老祖宗不用我在跟前伺候,打發我出來的。」她說著輕輕的笑,可算能透口氣了,外頭雖冷,也比在裡頭攥著心好過。太皇太后的心思她知道,過會兒太子要來,她是怕他們照面,故意支開她的。

崔貴祥搖頭,「這孩子,還傻樂呢!」心裡嘆息著,沒心沒肺有時候也是好事,這樣能躲開很多煩心事。

錦書問,「諳達,有差事派給我嗎?我上席邊上伺候吧!」

「別介,那裡用不上你,你如今好歹是侍寢,姑姑輩兒的了,連著我也要請姑姑多照應呢,還讓你伺候宮外那些誥命洗手漱口不成?」崔貴祥風口上站久了嘴唇有點發青,朝手上呵了口熱氣,手心手背一通揉/搓,又挨到暗影里跺了兩下腳才道,「你替我看著點兒吧,榮姑娘在裡頭半天不出來,有些個雞零狗碎的雜事兒我也照應不過來。」

錦書原想到排膳的地方侯貴喜去的,被他這麼一說也沒法子,只好先應下來,回頭得了閑再溜出去找人。便道,「諳達去值房裡喝口熱茶去吧,這裡有我呢,要是有辦不了的我再去請您的示下。」

崔貴祥上了點歲數,凍得時候長了實在是撐不住,回身指了指在門上囑咐小太監辦事的藍頂子太監,「他叫金迎福,是坤寧宮的總管,有急事找他,他是我一塊兒扛掃帚的老兄弟,知道心疼我,我找個地兒貓會子他不會計較的。」

錦書噯了聲,看崔總管直打哆嗦,一下子好像連道都走不了了,忙遠遠招了大太監來,「長善,快扶大師父上榻榻里去,點了炭盆子攏上火,再上壽膳房要一碗薑湯伺候著喝下去。才開的春,染了風寒就不好了。」

「是。」太監打個千兒,把崔貴祥的胳膊繞到自己脖子上,半扶半扛著往體和殿的梢間里去了。

崔總管一走,雜事瑣事全落到了她身上,大到西炕上供五祀的牲醴畢陳,小到各路誥命什麼品極用什麼杯盤碟盞,一一俱要過問,萬事差遲不得,一個時辰下來忙得頭昏腦脹,恨不得就地癱倒下來。

到亥時二刻前後,總算是得著一陣清閑,這時才想起來,她一直守著正門,並未見太子來過,想是知道讓他自己選妃,嚇得不敢來了吧。錦書笑了笑,笑過之後又隱隱覺得擔心。那塊表叫皇帝拿去了,只怕要和太子秋後算賬,屆時就算不會明正典刑,太子也免不了一通斥責。

她焦躁不安,值上又走不脫,倘或能趕在皇帝訓誡之前知會他,也好讓他有個提防……

正胡亂盤算著,身後突然冒出個聲音來,道聲「錦姑娘新禧」,把她嚇了老大一跳。撫胸回頭看,是個半大不大的小太監,滿臉堆笑的把眼睛擠成了一道縫,她一時想不起來了,猶豫著問,「您是交泰殿的?」

小太監道,「錦大姑娘真是貴人多忘事,我是景仁宮太子爺跟前的容升啊。」

錦書似乎有了點印象,以前也沒太留意,一時半會兒的想不真切,只草草應了聲,又問道「您這是當什麼差來了?」

容升往西上屋探了探頭,「我們爺打發我來給老祖宗告假。先頭原說要來的,只是萬歲爺那兒招了幾位軍機上的重臣說北方戰事,已經耽擱了一個時辰,這會子且完不了,所以差了我來回話兒,沒的叫老祖宗和皇太后、皇后好等。」

錦書思忖了道,「那今兒還來嗎?」

容升搖了搖頭,「不來了。其實咱們爺自有他的算計呢!我才剛進去給老祖宗磕頭,好傢夥,屋子裡並排坐著四位,那陣仗,過堂似的!怪道太子爺想方設法的躲,萬歲爺叫過坤寧宮來都磨蹭著不願來。」

錦書心裡繁雜,只問,「太子爺這會子在萬歲爺跟前?」

「可不,父子君臣的在議國家大事呢!」容升道。

既然在議政,也不能讓人帶話進去。錦書略失了失神,才問,「體和殿里賜宴沒有?」

容升答道,「都這時辰了,一早就賜過了。姑娘可是有什麼事?」頓了頓笑道,「可是有梯己話要和太子爺說?」

外面霧靄漸沉,站在明間門口往東首看,面闊連廊上的重檐廡殿頂都茫茫看不清楚了,唯有滴水下的幾十盞宮燈隱在濃霧之後,發出暈黃朦朧的光。

錦書掐著手指頭算,按著慣例,這時辰早到了該歇的時候,看這樣子離散宴也不遠了,倘或皇帝打發了臣工們把太子留下訓斥,那就是帶了話去也晚了。她搖了搖頭,「沒什麼事,明兒我下了差使到上書房瞧他去。」

「是嘍!您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消息,太子爺還不得高興壞了啊!我回頭就個和他說去,保管他做夢都要樂醒了!」容升鬆快地打個千兒,「您忙著,我得回去了,擎等著散了,我好伺候咱們爺回宮去。」

錦書道好,才看著他出迴廊往曾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