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五十一章晴絲緒亂

第五十一章晴絲緒亂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皇后坐在南窗戶下,拿起綳架子綉那方蘭草的帕子。引了線,針尖在頭皮上篦兩下,正待要落針,心裡又繁雜不安,來來回回比划了好幾次,最後只得作罷了。

初寒在一旁看著,幾番猶豫才道,「主子既靜不下心來就別綉了,沒的傷著自己。」

皇后撂了手,半倚著炕桌長嘆一聲,失神看著窗外。天氣很好,滿目跳躍的金,她的眼裡卻是壓抑的死寂,喃喃念道,「要壞事。」

初寒心頭一顫,皇后母儀天下,向來是謹言慎行穩如泰山的,從沒見過她怔忡失措的樣子,莫非是為給李玉貴攔在外頭的事不痛快么?她惶惶不安的問,「主子這是怎麼了?萬歲爺不過是偶染風寒,太醫診治了就會好的。」說完猛然想起那樁事,頓時便明白過來。

真真是棘手到家的一團亂麻,兒子五迷六道的陷在裡面,還沒來得及料理,老子又牽扯進去。這慕容錦書到底有什麼能耐,叫那父子倆念念不忘的掛在心上呢?

這是皇家的家務事,又關係到體面,她做奴才的不方便說什麼,只開解道,「主子先別急,事情還沒鬧明白,萬一不是咱們猜的那樣,豈不白操了那些心?」

皇后搖頭,「這事九成九的沒錯,初一天地人大宴散了,他上這兒來就失魂落魄的,我那時只當他政務上遇著不如意了,並沒有往深了想,如今回過頭去琢磨,果然是大大的不一般!你進宮這些年,何嘗見過他那樣?他是個兜水不漏的精明人,針鼻大點兒的事都記在心上,結果那天布菜出了岔子,後來又有個『二人抬』,到昨兒下半晌無緣無故丟了半天……依著我,料想是有些眉目了。」

初寒道,「這事兒光猜也不成,要不我打發人往午門上問去,看萬歲爺昨天下午出沒出宮。」

皇后斟酌道,「各門上的禁軍統領都是皇帝的親信,當初跟著他打江山的,只要他一聲令下,掉腦袋的事都肯乾的主兒,能讓你輕易打聽到他的行蹤嗎?況且他未必走午門這條道,十有八九是從神武門出去的……回頭你上順貞門去一趟,和門子上的太監打聽,那起子下等奴才,給兩個子兒連祖宗都能賣,有什麼是問不出來的?」

初寒應個是,「要是萬歲爺真帶錦書出宮去了,娘娘打算怎麼辦?」

皇后還真給問住了。怎麼辦?是啊,怎麼辦……皇帝眼下正在興頭上,貿貿然動了他的玩意兒,他一惱,傷了夫妻情分不是因小失大嗎?要動手也不能是自己,一邊是丈夫,一邊是兒子,倘或有個閃失,皇帝恨她,太子怨她,到時候鬧個裡外不是人,那活著還有什麼奔頭?

皇后霍地站了起來,初寒叫了聲「主子」,不知道皇后要做什麼,只聽她說,「我去找太后商量。」

初寒一時愣了,暗想皇后這不是病急亂投醫嗎!太后深居簡出,整天的青燈古佛誦經參禪,一心想著白日飛升呢,哪會理這等紅塵俗事!找她商量,無非得著兩句「阿彌陀佛」,還能有什麼!

「這才是正經打算。」掀了膛帘子進來的高嬤嬤,把敬獻的糖蒸酥酪和楓露茶擱到炕几上,一面道,「您早該找太后去了,討了她一個示下,幹什麼都放得開手腳不是?」

皇后著緊的披上了猞猁猻大氅,像是海心裡頭飄著,突然找著了北,臉上的神情松泛下來,嘴唇抿得也不那麼緊了,還有那麼點喜滋滋的味道。

初寒是開國以後選秀進宮的,南苑時期的事她並不知道,也不便和她說。別瞧太后如今無欲無求,想當年也是出了名的一把好手,宮裡的老人們都知道,她的這位婆婆面上既恬淡又和氣,私底下怎麼樣就不好說了,總之合德帝姬是死了,她也成了太后,成了最大的贏家,之所以蟄伏著,那是因為上頭還有太皇太后,將來老祖宗百年,這大英後\宮只怕就是她的天下了。

皇后收拾停當,上了肩輿往壽安宮去。風和日麗,太陽照在身上暖烘烘的,皇后微微的眯起了眼。

皇太后這會兒再要清靜,事關她兒子和孫子,絕不能袖手旁觀。要論肚子里的錦繡文章,誰也比她不過,皇帝的性子其實就像她,那樣可怕的深沉和警醒!知道自己要什麼,隨侍保持一顆冷靜的頭腦,從前慕容合德搶了她的丈夫,如今慕容錦書又來禍害她的兒子,孫子,叫她知道了會怎麼樣?

皇后冷冷一哼,八成會咬牙切齒的說上一句,「慕容家的女人都是狐狸精!」

步輦在夾道里匆匆而過,一路行至壽安門前,皇后下輦往春禧殿去,宮裡的孫總管迎上來,因著皇太后免了后妃們的晨昏定省,總是難得才見著皇后,便按規矩跪下來磕了三個響頭,笑道,「什麼風把主子吹來了?」

皇后抬手叫他起來,「諳達快別多禮。今兒天好,來瞧瞧太后。」

孫太監嘴上抹了蜜一樣,奉承道,「到底主子是不一樣的,可比旁的人貼心多了,皇太后常說花好稻好,比不上嫡親的好,這話一點不假。」邊說邊引道,「太后娘娘在萱壽堂呢,主子請隨我來。」

壽安宮前後分為三進院落,東西各有跨院,萱壽堂就在第三進里,園裡疊石為山,風景極是雅緻。從出廊過去只聞篤篤的木魚聲,皇后問孫太監,「皇太后這會子正禮佛嗎?勞煩諳達給我通傳一聲,我到福宜齋候著。」

孫太監打千兒應個嗻,先送皇后去了東次間,這才腳下生風的往萱壽堂去。

皇后在小殿里坐著,檻窗開了兩扇,園子里才抽芽的綠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