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五十五章怨懷無托

第五十五章怨懷無托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皇后挨著皇帝坐下,緩緩道,「綉工們的手藝雖不差,到底比不上自己繡的。兒子帶到這樣大,要討媳婦了,我給他綉一床被子,也是我這個做母親的意思。」

皇帝點頭,「只是要小心身子才好。太子的婚還未指,你也不用那樣急,諸事鋪排下來,怎麼也要到萬壽節前後。」

皇后應個是,低眉順眼的坐著,心裡有話,到了嘴邊又說不出口,猶豫了半晌方道,「萬歲爺可有了合適的人選?還是早點定下來吧,也好收收太子的心。」

皇帝唔了聲,「皇祖母和母后的意思呢?她們瞧下來哪個好?」

皇后道,「那四個丫頭都好,奴才聽老祖宗的話頭子,一個封嫡妃,另三個封側妃也使得,最要緊是開枝散葉。」皇后邊說邊掩嘴笑,「萬歲爺儘快擬召吧,今年大婚,要是祖宗保佑的話,到明年年下就能得個小子或閨女,那多好!咱們就做祖父母了。」

皇帝生出感慨來,他和皇后還未及而立,兒子要討媳婦了,將來孫子的年歲可能比東字輩的皇子們還大些……皇帝微吁口氣,他早年戎馬,太子的成長並未關心太多,都是皇后一手操持的,這麼多年來,皇后主持六宮應付宮中瑣事,還要過問皇子們的學業,真是大大的不易,他才剛怒氣沖衝倒是不該,虧得沒在她面前發作,否則豈不傷了皇后的心!

皇后瞧皇帝並不說話,心裡總有點忐忑,似乎他這一來是另有用意的。莫非是走漏了風聲不成?細想想也不會,知道這事的都是近前的人,且沒有大肆宣揚開去,除非他是神仙,能掐會算。

皇后謹慎的問,「萬歲爺今兒來找奴才是有什麼事兒?」

皇帝調轉視線過來,目光淡然如水,微一挑嘴角,「也沒什麼事……才用過點心,出來走走,消消食。」

皇后心頭一松泛,笑著說,「正是呢,政務太過多了,萬歲爺要仔細聖躬才好,沒的叫老祖宗和皇太后擔心。上回奴才來瞧您,李玉貴攔著不讓進,奴才在外頭只有干著急的份兒。」

皇帝心不在焉的應道,「朕喜靜,你是知道的。倘或見了她們,後頭必然個個都來求見問安,那朕還能安生嗎?」

皇后諾諾稱是,又和皇帝說起有太監偷著往宮外流髒水的事兒,連如意館的東西都敢動,說請萬歲爺示下。

皇帝冷笑道,「這種事歷來就有,大鄴的時候尤為猖獗,如今倒好,算計到朕頭上來了!你下旨嚴辦,一經查出絕不姑息。可有一點,要提防栽贓陷害的事兒,鬧得人心惶惶就不好了。」頓了頓,又順著話茬子道,「還有那起子無事生非的奴才,心腸歹毒得叫人髮指。朕知道皇后是賢后,向來有容人的雅量,只是有時候耳根子忒軟,朕盼著皇后近君子,遠小人,以仁治家,替朕好好掌管後/宮,叫朕沒有後顧之憂。」

皇后只覺一記悶雷劈在頭頂上,渾身上下彷彿都浸在了冰水裡。大英開國以來皇帝就不問六宮事務,這會子是怎麼了?聽著話裡有話啊。她惴惴不安的偷覷皇帝的臉色,卻是一切如常,也不見有什麼不妥貼的。

皇帝對著皇后,愈發和顏悅色的笑,「怎麼了?朕有哪裡說得不招人待見的?」

皇后慌忙搖頭,「萬歲爺句句在理,奴才自當守好本分,請主子放心。」

皇帝眼裡光華流轉似千尺深潭,攜過皇后的手晤在掌心裡,「怎麼冷得這樣?可是有哪裡不好?」說著自顧自替她把起了脈,那脈聲咚咚如雷,又急又沉。他探究地打量她,喚了聲「雲晚」。

皇后一激靈,雲晚是她的閨名,皇帝對她的稱呼從王妃變成皇后,獨獨沒叫過她的名字。那麼多年了,她恍然已經忘記了,今天猛地從記憶中翻出來,心臟絲絲縷縷抽痛起來。她張了張嘴,竟已啞然失聲。

皇帝若無其事的站起來,對旁邊侍立的初寒道,「緊著心照顧好你們主子,出了岔子,朕唯你是問。」

初寒並一干宮女領了旨,皇帝對皇后道,「可別太過操勞了,累壞了身子不值當。你歇著吧,朕走了。」語畢轉身出了暖閣,滿屋子人肅下去,他早已下了台階,朝宮門上揚長而去了。

回來的步履倒不急促了,唯有些落寞。皇后的驚慌失措落在他眼裡,他滿心只覺失望。這宮裡成日都是算計,爾虞我詐,勾心鬥角,沒有一時叫人清凈。他慢慢的在夾道里踱,兩側的宮牆綿延向前伸展,望也望不到頭的朱紅。

皇帝意興闌珊,雖然有華蓋遮著,仍感覺日光刺眼,緊走兩步便進乾清門上了御路。近侍太監們不得上階陛,紛紛從「老虎洞」里穿行過去。皇帝抬手擋了擋,繞過露台一側的金亭子進了明間,往屏前的寶座上一坐,問李玉貴哪兒去了。

敬事房御前伺候的馬六兒打千回話,「李總管辦萬歲爺吩咐的差事去了,還沒回來呢!」

皇帝哦了聲,讓順子伺候文房,又叫人取上回淘騰的字帖來,蘸了墨便落序題跋。

日頭漸漸轉過三交六菱花隔扇窗,御前的宮女忙放了竹簾,這時李玉貴垂手進來了,給皇帝打了個千兒,「回主子,頭裡主子吩咐奴才辦的事兒妥了,特來給主子回話兒。」

皇帝眼皮都沒掀一掀,只問,「哪一樁?」

李玉貴道,「兩樁事兒都齊了,鴿子劉的事容易辦,那小子常犯渾,剋扣鳥料,還偷著倒賣圓明園的貢鳥,隨便找個名頭就處置了。後面那一樁費了點手腳,不過奴才也打聽出來了。」

皇帝擱下手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