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五十九章隔院芸香

第五十九章隔院芸香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轉眼到了月尾,闔宮上下都在準備皇帝巡營的事,錦書值上短了蒲絨,打發小太監上庫里取去,小太監回來時還捎帶上了順子。

順子和平安嘀嘀咕咕扯了會兒閑篇,就進來給太皇太后磕頭請安。

「你們萬歲爺好不好?我聽說已經備了圍子,就等明兒開道了?」太皇太后捧著手爐問,「這回帶幾個人去?」

順子又磕個頭,「回老祖宗的話,萬歲爺他老人家硬硬朗朗的,正籌備明兒開跋的事兒呢。皇上帶了漢軍督統、領侍衛內大臣、後扈大臣、並善撲營、奉晟苑、神機營、新舊營房、火槍營等各掌事大臣隨扈。」

太皇太后點了點頭,笑著對崔貴祥說,「這小子嘴皮子溜,真難為他全記住了,到底是你帶出來的高徒。」

崔貴祥忙說不敢,「是老佛爺的教誨,咱們慈寧宮出去的個個都是好樣的,如今在值上都是好手,不全是老佛爺這兒會立規矩,會調理人嗎!」

太皇太后應道,「也是,他們就愛上我這兒來討人,像金迎福、李玉貴、還有西六宮的掌事兒、回事兒,都是我這兒出去的。」

塔嬤嬤笑道,「這正是您福澤厚,都上您這兒討吉祥來了。」

說笑兩句,太皇太后抬了抬手,「別跪著了,起來吧。你伺候萬歲爺有功,明天還要跟著一塊兒上丰台去……」說著又想起來,「皇子們可是同往?六歲以上的既開了蒙,也該上外頭歷練才對,成天介在園子里看螞蟻倒窩,到上駟院看太監喂駱駝,那怎麼成!」

順子起來回話,手上的馬蹄袖還搭著,呵著腰道,「這回萬歲爺下了旨,除了還在襁褓里的十六爺留在宮裡,其餘的皇子們都得隨扈,不許乘馬車,大的自己騎馬,小的讓外諳達同乘護著,說起要打小起就學會吃苦,方不忘了父輩是馬背上取的天下。」

太皇太后道,「這就是了,你們主子頭裡年輕,不願意帶著孩子一塊兒出去,說怕吵著,哭開了哄不住,自己成了奶媽子。如今有了些年紀,倒是自己想明白了。」

順子喏喏稱是,眼睛一掃錦書,馬上又垂下頭去,方道,「太子爺告了假,今早景仁宮的掌事兒來回,說是太子爺昨兒下半晌練布庫時扭傷的脖子,原當睡一晚上就好的,可這會兒半邊身子動不了了,傳了太醫,又是扎針又是拔火罐的,費了大手腳,還是不見好。」

太皇太后一下子著了急,「這還了得!傷了脖子是天大的事,太醫怎麼說?」

錦書心裡也忐忑得厲害,面上不好露出來,只攥緊了拳頭。

順子道,「老祖宗放心吧,太醫說沒什麼大礙,好生的將養,五六天的光景也就好了。」

太皇太后又問,「你們萬歲爺可去看過了?萬一傷了筋脈怎麼好!」

順子恭敬的答,「回老祖宗的話,主子過去瞧過了,說讓太子爺好好養著,就不必隨扈了,也不必上上書房作學問,就在宮裡歇著。」

太皇太后這才舒了口氣,想想又不對,吩咐崔貴祥道,「備輦,我得過去瞧瞧。怪道我眼皮子跳了兩天,原來是應在這件事上了。」

錦書知道太皇太后定是杜絕她和太子見面的,便叫大梅跟著伺候,自己只乖巧的替她張羅好鶴氅,扶著上了肩輿,拿氈子蓋上了她的腿。

上了年歲的人脾氣愈發像孩子,太皇太后不太樂意,「天暖和了,蓋著怪熱的。」

錦書笑著,溫聲道,「還是蓋著吧,您腿不好,萬一進了濕邪回頭又得受罪。再說屋子裡熱乎,到外頭一吹風就涼了。」

太皇太后不情不願的坐著,也不說話。塔嬤嬤和錦書相視而笑,崔總管擊掌起輦,錦書領著一溜留宮的宮女肅下去恭送,等肩輿過了宮牆才退回宮門裡。

順子還沒走,抓了一把瓜子靠在門框上磕起來,錦書笑罵道,「山中無老虎,猴子稱大王!你可真夠沒規矩的!」

「您只當沒看見我吧,我在那兒大氣不敢喘,回了娘家還不讓我松泛點兒?」他把瓜子皮吐了一地,招手喊小宮女,「過來,收拾乾淨嘍。」

錦書啐道,「什麼娘家,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!你瞧瞧,弄得滿地都是,回頭嵌進磚縫裡頭掃不出來,你就拿簪子一個一個撥出來吧!」

順子胡亂應付道,「這個值什麼!慢慢的掃,又不是什麼大事。我再歇一會兒就得回去了,萬歲爺那兒還有摺子要批,我得在跟前伺候著呢。」

「出巡不檢點摺子嗎?」錦書打了軟簾進配殿,正好趁這當口坐會子,便讓人到銅茶炊上打熱水來泡茶。小柜上有下用的毛尖兒,捏了兩撮出來扔杯子里,滾水一燙,上下翻滾開,一會兒就濃香撲鼻了。

順子老實不客氣的接了一杯過去,一面應道,「哪能呢!這要是積攢下來,不消兩天就得壓死人。三座大營離京畿又不遠,奏事處太監騎上快馬,一天能打個來回。萬歲爺等著他們把奏摺和陳條送過去,等批完了再讓帶回來,不耽擱功夫。」

錦書慢條斯理的喝了口茶,猶豫了一下才問,「太子爺真不要緊嗎?你親眼瞧見了?」

順子搖頭道,「我哪能看見,景仁宮不是誰都能進的。我只在門上等著,看見太子爺身邊的馮祿和下頭的人說說笑笑的,後來又聽李總管說了,倘或老祖宗問起來回一聲,就說沒事兒。」

錦書總算是放了心,既然馮祿還有笑臉子,又不在跟前伺候,想來沒什麼要緊,說不定裡面還有別的說頭。細琢磨,十有八九是怕太后和皇后對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