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六十三章風燈零亂

第六十三章風燈零亂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崔貴祥嘆了口氣,真是個七災八難的,怎麼又攤上了這事兒!他無可奈何的說,「你等等,我進去悄悄叫她,別驚動了老佛爺。」走了兩步重退回來,拉過王保道,「這事兒得悠著點,有話問話,可千萬不能上刑!萬歲爺的心思咱們心照不宣,碰壞了半點兒憑你幾個腦袋也不夠使的。再者,說不定這東西就是御賜的。」

王保自然知道厲害,應道,「這我明白,可皇后主子那兒聽說了,發了話要親自審呢,我也作不了主。」

崔貴祥腦子裡一炸,這回是要上綱上線了,小命懸乎!他顫巍巍點頭,臉色霎時煞白,轉過身一步步朝前挪,暈乎乎覺得天地宮殿都轉起圈來。怎麼辦吶?得想轍!想什麼轍呢?他沒了主意。

錦書伺候太皇太后抽了兩鍋煙,到了歇午覺的時候,司衾的進來接手了,她揉捏著兩根燙得生疼的手指頭退出西偏殿,正看見崔貴祥躬著背進來,就偷著親親熱熱叫聲「乾爸爸」。

崔貴祥眼神晦暗,啞著嗓子道,「出事兒啦!內務府太監傳你過堂問話,你送給苓子的鐲子是哪兒來的?」

錦書心頭突突的跳,老實道,「是太子爺給我的。」

崔貴祥直搖頭,「糊塗孩子,這樣貴重的東西怎麼好隨便送人!宮裡正查往外順東西的人,你這是不明不白的撞槍口上去了,還害了苓子!」

錦書一聽連累了苓子就發了急,「是太子爺送的,不是我偷的啊,他們查明了沒有?」

崔貴祥琢磨下,問,「太子爺給你東西記沒記檔?」

「這東西是他外頭淘騰來的,不是大內的,他說沒記檔。」她慌亂的抓住崔貴祥的袖子,「只要問太子爺就能弄明白的,他們也得講理啊。」

崔貴祥臉色灰敗,「慎刑司可不是個講理的地方,何況皇后要親自過問,倘或她知道東西是太子爺送的,只怕更是火上澆油。」他回頭朝慈寧門上看,王保帶著兩個太監凶神惡煞的往殿里張望,拖是拖不過去的,他計較一番道,「孩子,別怕,你就咬定是太子爺給的,我馬上打發人上景仁宮請太子爺去。」

錦書點點頭,跟在崔貴祥身後出了慈寧門,王保迎上來,上下打量個透徹,微一躬身道,「姑娘,跟我走吧。」

崔總管笑著對他說,「王掌事兒,人交給您了。」

王保拱了拱手,「謝謝諳達行方便。」言罷一揮手,兩個太監上來一左一右挾住了錦書,推搡著往北五所去了。

崔貴祥的笑容一瞬便斂去了,急忙招手喚來門上的平安,「快快快,回太子爺去,錦書押到北邊去了,叫他趕緊想法子撈人。」

平安早就受了太子所託留意錦書的動靜,又逢總管差遣,撒腿就跑得沒了蹤跡。

崔總管勉力定神,盤算著太皇太后才安置,眼下是沒什麼事的,匆匆和入畫交待一聲就往敬事房走。敬事房在南書房的東梢間,崔總管從月華門進去,等趕到敬事房時早已氣喘吁吁,汗如雨下。

正在值房裡查閱各宮門禁記錄的趙積安嚇了一跳,忙起身迎出來,邊扶他進門邊道,「您老這是怎麼了?」倒了杯茶擱到他面前,「別急,先喝口茶,喘口氣,慢慢的說。」

崔總管哧哧喘著,手上比划了半天,「上諭呢?」

趙積安直起了脖子,「指婚了?」

崔貴祥道,「不是,皇后拿了人,是別的事兒。」

「那不成啊,」趙積安頭搖得潑浪鼓一樣,「萬歲爺有嚴旨,這道上諭是對付賜婚的,別的地方用不上啊,請出來不是鬧笑話嗎?回頭還要辦咱們妄搬聖諭的罪,你我都擔待不起啊。」

崔貴祥傻了眼,「李玉貴那榆木腦袋,他說是保命符來著,我只當萬歲爺下了赦令呢!」

趙積安著實不明白這幾位總管是為了什麼,一個前朝的帝姬,用得著他們這麼處處維護嗎!不過轉念一思忖,九成是看準了行市,想著借把東風好上青天呢!萬歲爺肯在她身上動心思,足以證明那丫頭有前途。他又是算計又是比較,掙扎著要不要也湊湊趣兒,又怕種下去的是花,收上來的是刺,到底身份明擺在面前,就是給她架個雲梯,她又能爬多高?

崔貴祥著急上火得不成,本以為還能有個奔頭,結果是個誤會,恐怕萬歲爺也沒料到會有這一出吧,早知道乾脆留道金牌多好!他蔫頭搭腦的站起來,心想如今只有瞧太子的了,自己是黔驢計窮,再想不出還有誰能幫得上忙。這會子不求太子能一氣兒救出她來,只要拖住了,等萬歲爺回來,這事兒就好辦了。

皇后親審的案子和旁的不同,得另闢出地方來。景棋閣盡北頭有個小院,正臨著北五所,大家管這兒叫東北三所。這院子的正門常年關著,門上貼著內務府的十字封條,以前是用來關押獲罪嬪妃的,也就是所謂的冷宮。人進出走西邊的腰子門,錦書被架進了院里,這裡靜悄悄的,雖不荒涼,卻也叫人心裡生寒。

王保命人把她帶到西頭上的一間屋子前,屋門由外倒鎖著,窗戶全是釘死的。看園子的老太監提溜著一大串鑰匙來落鎖開門,兩手一推,門臼吱呀的響,站在檻外往裡看,似乎是堆了雜物,裡頭光線很暗,錦書正心驚著,冷不防身後被人攮了一記,踉蹌著便進了屋子。

苓子也在這間屋子裡關著,見她險些摔倒便過來相扶。錦書抬頭看她,她臉上仍有淚痕,心裡只覺對她不住,抓著她的手道,「我沒想到會弄成這樣,叫我說什麼好呢,你怨我吧,是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