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六十六章青瑟遙夜

第六十六章青瑟遙夜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時近掌燈,天上淅瀝瀝下起雨來,太子命人放下幔子,暖閣里重又燒起了火炕,地中間點了炭盆子,拿落地銅絲罩罩住,炭火燒得嗶啵有聲,滿屋子溫暖得如陽春三月一般。

錦書昏沉沉卧在榻上,先前叫御醫瞧了,太子身邊的宮女幫著上了散瘀的葯,這會子雖還疼,倒不如之前那樣厲害了,尚且能夠忍住。

太子站在廊下囑咐銅茶炊煎藥,她趴在大迎枕上勉力抬了抬頭,窗上落了薄薄的一層紗,隔著綃紗望過去,只見外面暮色四起,滴水下的風燈在夜風裡微微搖曳,燈光水波一樣的蕩漾著,滿檐的清輝,映照在他月白色的馬褂上。

卧得時候久了身上發酸,她動了動,不想牽扯到了臀股之間的傷,猛然痛得她滿頭大汗,低聲呻吟著只管嘶嘶抽氣兒。

侍立的宮女忙過來照應,絞了帕子給她擦,一面道,「可動不得,你要什麼吩咐我,我替你辦。」

錦書慘白著一張臉強道了謝,只覺得身上出了層汗,褻衣膩在背上,那絲棉被微微一掀攪動起一股涼風,她心裡便空空的沒了著落。

門邊的宮女打了膛帘子,太子背著手跨進來,身後跟著個太監,拿紅漆盤託了一大碗湯藥過來。

他在條炕前的杌子上落坐,探前身子看她,濃黑的眸子仿如深潭,竟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晦暗。

錦書瞥了瞥碗里的葯汁,還沒喝,舌根就沉得發苦。太子笑了笑道,「知道你怕苦,我備了蜜餞,喝葯吧。」

她咬著唇不說話,他又笑,「怎麼孩子似的,還要我哄你?傷得那樣重,不吃藥不成,回頭屁股開花我可不問了。」

錦書的臉慢慢紅起來,「你還是斯文人呢!說的是什麼話!」

太子樂了,「不說屁股說什麼?『尊臀』嗎?」

錦書撩起被子捂住臉,又羞又惱不再搭理他了。

太子的嘴角漸漸垂下來,他心裡惶惶的,不知怎麼才好。她受了杖刑叫他痛如切膚,說到頭都是那鐲子惹的禍,可她為什麼把他送的東西給了別人?難道半點不在乎他的心意嗎?他幾次想問,話到嘴邊又出不得口,她傷成了這樣,自己還在那上頭糾纏,未免過於小家子氣了。

她還蒙著臉,他說,「你要把自己活活憋死嗎?」一面扯下被子,從太監手裡接過素帕,替她掖去鬢角的汗。

他的動作很自然,完全沒有一絲猶疑,彷彿兩人從來都是這樣親昵貼近的。錦書有些不自在,又避讓不得,愈發局促起來,太子慢慢道,「今兒的事我想著都後怕,虧得趕上了,否則怎麼辦呢?」

錦書道,「打死了也是命,我沒什麼可怨的,到了那邊倒好了,大家都輕省。」

「你……」太子給回了個倒噎氣,蹙著眉道,「你別這麼說,你要是死了,我叫那起子奴才都給你陪葬,讓他們到那邊伺候你。」

錦書看著他,眼神灼灼,「他們不過是聽命於人,你殺了他們無非是耍耍你做主子的威風,多添幾個枉死的冤魂罷了。」

太子張口結舌,這話是沒錯兒,他能做的確實少之又少,只有這樣而已。皇后是他母親,他不論多恨也不好對她怎麼樣,唯有更仔細的護著她,他說,「你好好養著,這趟就是他們殺我的頭,我也不叫你回慈寧宮了。你就留在這裡,等萬歲爺迴鑾我去求賜婚,你有了名分,他們就不能拿那些上不得檯面的手段來害你了。」

錦書慌起來,急道,「不成,這是多大的事啊,別說你求不來,恐怕還要害了你。我是什麼身份自己知道,做個奴才尚尤可,要受抬舉是萬萬不能的,你別去碰那軟釘子,我哪裡值得你這樣。」

太子把她的手包在掌心裡,凄惻道,「我日日活得心驚肉跳的,怕哪天一道上諭降下來,命我迎娶什麼郡王的女兒。又擔心皇父對你……到最後我豈不成了唐朝的壽王李瑁?」

錦書怔愣住了,蒙他如此深情她應當感動得熱淚盈眶才對,可此情此景,她當真是憋不住,要不是身上有傷,她真想放開嗓子笑兩聲。

這樣的話該當是在夕陽下,在波光瀲灧的海子邊說才對。瞧瞧眼下,她被打得皮開肉綻,連坐都不能坐,還是趴在炕頭上的。他握著她的手,滿眼含情脈脈……她終於噗地笑出來,這一笑又拉著了傷處,她啊地一聲,疼得直咧嘴兒。

太子虎起了臉,「活該,沒心沒肺的……」說到後面自己也笑了,在那雪白的臉皮上捏了捏,「今兒且看在『尊臀』的份上不和你計較,否則我定要罰你。」

錦書嗔道,「你別忘了,論輩分我長你一輩,你敢捏我的臉?太子爺就是這樣敬老尊賢的?」

太子揚眉道,「你不疼了?又活泛起來了?長輩?那是老輩子的事兒,我可從沒拿你當長輩。」他別彆扭扭的低頭道,「再說了,你老記著輩分,咱們往後怎麼成事呢!」

不知道是不是火炕燒得太熱,暖意直注進心裡去。她歡喜過後又不無憂傷的想,他要是不姓宇文有多好!可惜了,這條路越往後越難走,求什麼將來!也許如曇花,美麗不過一瞬,剎那就凋零殆盡了。

馮祿打了帘子進來通傳,「主子,崔諳達來瞧錦姑娘了。」

太子站起身,整了整明黃腰封上的描金葫蘆荷包,沒好氣兒道,「叫他回去,就說勞他挂念,錦書好得很。請他轉告老祖宗,人我留下了,打今兒起不回慈寧宮了。」

馮祿一聽這氣話不知怎麼才好,只得不安的沖錦書使眼色。

錦書道,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