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七十一章機中論錦

第七十一章機中論錦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庄親王起身樂呵的拱拱手,「小爺們也吉祥啊。」

叔侄間的禮見過了,小皇子們圍攏來,因為怵皇父在,所以不敢造次,只小聲道,「三叔,這趟雲南之行好玩嗎?」

庄親王道,「還不賴,等你們大了,能替皇父分憂了,就往各處當差去,見識見識外頭,瞧瞧咱們大英的萬里疆土。」其實他很想和他們聊聊潑水節上,那些傣族姑娘不盈一握的小蠻腰,最後是怕帶壞了孩子,到底忍住了。

七皇子問,「您上年出京的時候答應咱們什麼來著,您還記得嗎?」

庄親王豪邁道,「那不能忘!一人一柄百夷彎刀,在我的哈哈珠子肩上扛著呢,回頭我打發他給你們送去。」

孩子們高興起來,不敢大笑,怕皇父怪罪,只好使勁憋著歡實在心裡。

皇帝有了些年紀就不怎麼喜歡和孩子混在一處了,雖都是他的兒子,卻不像對太子那樣上心,和皇子們保持著距離,也成全了嚴父的威信。

他攤了摺子改硃批,軍機處的奏本大多是各地平息外患的喜信兒,再不就是各府各郡囤兵駐守的調配布陣,或是各前鋒營火銃弓弩的配備補充。事兒繁雜,卻萬變不離其宗,皇帝對軍機事務向來是極熟捻的,勾勾兌兌間審了大半。

撂了筆抬頭看,幾個皇子早就恭敬站在兩側聆訓,他淡淡道,「今兒瞧你們騎馭有了長進,朕心甚慰,都是你們外諳達的功勞,等回了鑾各人都有封賞。」

眾皇子躬身齊道,「兒子們代師傅謝主隆恩。」

皇帝道,「這幾日你們都警醒些,明天到了丰台,朕頭件事就是查閱你們的箭學武習,都給朕拿出看家本事來,誰掉了鏈子,回宮後就上靜室面壁去。時候不早了,都跪安吧。」

皇子們領了旨,打千挨個兒卻行退出去,最小的十四皇子人小腿短,還在氈子上絆了一下,元寶一樣仰天倒下,愣是憋著沒敢出聲。二皇子十三歲了,生出了宇文家世傳的大高個子來,他有了做哥哥的沉著,悶聲不響的撈起十四爺的小身子往背上一馱,照舊領著兄弟們緩緩退出了皇帳。

皇帝冷著臉等皇子們盡數散了,這才忍不住嗤笑起來,庄親王拍著腿歡暢道,「真成!我瞧著比咱們當年強多了,老十四是好樣的,我六歲的時候還在搖床上躺著呢!還有東齊,處變不驚真丈夫,皇子們個個都了得!」

皇帝調侃道,「生在天家就該這樣,你是個異數,自然不能相提並論。」

庄親王悻悻道,「人說打人不打臉,罵人不揭短,您這樣編排我可就不厚道了!話說回來,我走了大半年的,我們家那窩崽子不知道怎麼樣了。」

皇帝只道,「好好的,和諸皇子一塊兒在宗學裡讀書,三通四史頭頭是道。就是老大東贊叫人頭疼,你怎麼養出了這麼個學究?八股文章能把人憋死!上回朕去上書房瞧他們做學問,大師傅把各人寫的時文敬獻上來,讀到他那篇,害朕頭暈了半天。」

庄親王一聽大感意外,覥臉笑道,「哎喲,真是咱們家祖墳上冒青煙了!這可是稀缺玩意兒,我還當我養出來的儘是溜鳥養蟈蟈的敗家子呢,竟能出這麼個寶貝,真不容易!」

皇帝聽了太陽穴突突地跳,這是個什麼爹啊?想得倒挺開的!兒子怯勺,老子全不當一回事兒,還在邊上拍手拍腳的叫好,幾輩子也沒聽說過這樣的事兒!

庄親王撓了撓頭皮,「才剛都進來過了,我怎麼沒看見太子?」

皇帝稍遲疑了一下才道,「這趟沒叫他隨扈,朝中還有些事物要處理,朕留他主持大局,也好多歷練歷練。」

皇帝嘴上應付,心裡是有苦說不出,他真想找個人把肚子里的苦水倒一倒,可這麼跌份兒的麻煩事,就是庄王爺再離經叛道,恐怕也要咂著嘴嘆上一嘆。皇帝打小就是個九曲十八彎的脾氣,他想幹什麼,總要斟酌再三才放手干,開了弓就沒有回頭的箭,他只往前看,一條道走到黑。可這回他沒了主意,廟堂之上,臣工們面前,他照舊運籌帷幄,一個人時候就不成了,油鍋里煎熬似的。

他看了庄親王一眼,這是他親弟弟,多好的傾訴對象啊!要是讓他出點子,他肯定有轍來應付……皇帝猶豫了會子,又掙紮上了。為君之人謹言慎行,他向來是一板一眼的,這話怎麼出口呢?就算撇開太子不說,錦書的身份是明擺著的,有幾個人能贊成他這種不要命的想法?

庄王爺是聰明人,他常說自己天生就是做臣子的料,什麼忠貞不二,公正為要,那都是後話。按著他的理解來說,為臣之道,瞧主子眼色,刮什麼風掌什麼舵,那才是實打實的門道!萬歲爺幾次欲言又止,八成是遇著了不一般的煩心事了,既然憋了半天都沒吐出一個字來,可見肯定是根斷在肉里的刺,他沒想好怎麼說,自己就不能追問,畢竟那是皇帝,天威難測,平日里怎麼隨便都好,到了要緊的時候規矩還是要守的。於是他抿著嘴低下了頭,很恭敬的等著那邊主動找他排憂解悶。

皇帝倚著灰鼠椅搭,不時朝下首看,隔了半晌問,「朕囑咐你的事,你辦得可有頭緒?」

庄親王起身揖手,「臣弟正要回萬歲爺這事兒呢!端肅貴妃的娘家人換朝的時候都處置了,十四以下的男丁也都發配出去了。要說咱們大理寺,辦事真叫一個牢靠!我打發人查了兩個月,硬是一個漏網的沒找到,不過倒是從沒入賤籍的家奴那裡打探到個消息--據說是往北邊兒去了,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