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七十三章千丈晴空

第七十三章千丈晴空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暮鼓晨鐘,神武門上啟明報曉,鐘聲綿長悠遠,在整個紫禁城上空盤桓流轉。

晨曦漸漸透過雙交四椀菱花槅扇窗照進來,照得二龍戲珠的天花圖案熠熠生彩。

錦書歇了兩天,勉強能下地走兩步了,她扶著檻窗的邊緣一步一步的挪,打起暖閣的軟簾出明間,站在滴水下駐足觀望。

景仁宮是太子東宮,處處金碧輝煌,檐角安放了五隻走獸,檐下是單翹單昂五彩斗拱,並龍鳳和璽彩畫。景仁門內有座石影壁,她眯著眼看,那壁是她皇父從鮮花深處胡同禮親王府討來的,原先放在乾清宮,如今怎麼搬到這裡來了?

沉思之間,身後明間里的西洋自鳴鐘噹噹響起來,她回頭看了一眼,視線落在寶座上方高懸的「贊德宮闈」四個大字上。那是欽賜墨寶,筆力深厚,雄渾豪邁,她縱是不待見寫字的人,卻也讚歎這幾個字寫得精妙。

算算,皇帝出宮四天了,聽說這會兒正往西山鍵銳營去,原先料著要十來天才能完成的行程,這麼看來要縮短兩三日了。

出巡的頭天就遇上大雨,也不知受了涼沒有。破五晚上染了風寒,後來咳嗽一直沒好利索,這一淋雨,怕是又要複發了……她糊裡糊塗的想,還有那個針眼兒,應該沒什麼大礙了吧!他通醫理,就是不要御前的人料理,自己也可以拾掇好吧!

她靠著雕龍柱,神思有些昏潰。身上的傷將養得差不多了,心裡卻一陣陣發虛,只覺空落落的,像丟了什麼似的。

突然一機靈,她猛地從這牛犄角里掙了出來,撫胸喘了喘,腔子里突突直蹦,這是怎麼了?她驚恐的瞪大了眼睛,真是挨板子挨昏了頭,操心誰不好,偏操心起他來了!

她掄掃把似的把腦子裡打掃了一遍,不該存著的東西都得清理出去。這個年紀愛做夢,自己也不例外,可也要看對誰。雖然皇帝是紫禁城裡至高無上的王者,或者他還是全部宮女子的夢想,別人盼著他,指望著他尚猶可,自己卻不成!不說想法子殺他,至少不能忘了對他的恨吧!

她望著遠處廣闊深遠的殿宇,眼睛漸漸發澀。父母兄弟在天上瞧著她呢,瞧見她這麼沒出息,母后該哭了。她使勁攥著拳頭,把指甲都壓進肉里去,太陽照在身上暖哄哄的,她的手腳卻是冰冷的。不許有下回了!她狠狠地想,再有下回就自己給自己掌嘴!

怔忡間,聽見石影壁外的景仁門上有擊掌聲傳來,宮裡在值的人都出來相迎,想是太子朝房裡回來了。皇帝出巡,太子監國,代皇帝處理朝政事務,這兩日不作視朝,只在值房裡接見臣工,聽各地奏報,批閱摺子。太子這樣愛玩的年紀上能靜下心來處理政務,連一向以嚴謹出名的帝師辛無庸都讚賞有加,足見太子國事為大,難能可貴。

即便不上朝,接見臣工還是要著朝服的,太子由內侍簇擁著從影壁後出來,頭上戴著紅絨結頂朝冠,身上是杏黃的正龍大襟長袍,披領和袖口表著石青片金海龍皮緣,一派寶相莊嚴的威武氣派。錦書從沒見過他穿大禮服的樣子,果然是磊落分明,愈發的英氣逼人。

她隨眾人一同俯身肅下去,太子快步上來扶她,笑道,「成了,拘這些個禮做什麼!」又問,「今兒好些了?」

錦書道,「好些了。」

他摘下朝冠遞給隨侍的太監,伸手便要攜她,錦書讓了讓,頗有些尷尬的意思,所幸旁邊的人個個低著頭,就是看見了也只作沒瞧見。

太子不問那麼多,牽了她的手就往殿里去,安頓她歇在炕上,自己也挨在她邊上坐下。兩個人相視而笑,太子和煦問道,「早上用了?」見她點了點頭,便追問,「用了什麼?」

錦書側過臉莞爾,「怎麼和老媽子似的,還管人家吃了什麼!左不過一碗奶皮子,還有兩塊棗泥山藥糕。」

太子解起了披領上的金鈕子,因著邊上的侍立的都給打發出去了,他只好自己動手。太子爺擎小兒身嬌肉貴,大事小情全不沾手,如今自己解鈕子,來回的折騰總不得法。錦書看見了就起身替他寬解,一邊問,「今天的朝事可還順暢?」

太子說,「無非是各地的奏報陳條,還有晴雨表,再不然就是官面上的恭請聖安的請安摺子。我只檢點通本批閱,部本是軍機財政的要緊事,擎等著皇父聖裁。」

他抬高了脖子讓她伺候,眼睛低垂著看她,將養了這幾天很有些成效,那臉嫩白如玉,就著玻璃窗子上折射的光細打量,孩子似的覆了絨絨的汗毛。他笑著曲起一根手指在那麵皮上一刮,戲謔道,「滑不溜丟,還是我景仁宮養人。」

錦書一下紅了臉,拍下他的手道,「虧你還是個儲君,這麼不老成,叫我用哪隻眼睛瞧你呢!」

太子咧開嘴,露出一口齊整雪白的牙齒,只道,「這是在內廷,我心裡喜歡,誰管得著?你在我面前,就像眼裡進了沙子,斷不能等到明天再揉的。」

錦書取下披領掛到屏風後的架子上,嗔道,「說的什麼話!我正要回太子爺呢,我傷好得差不多了,過會子就回慈寧宮去,老祖宗那裡短了人伺候怎麼成!我在這裡躲著,要忙壞春榮和入畫幾個了,沒的讓她們在背後罵我。」

「這也忒不通情理了吧,你在這兒是養傷,又不是逛園子,她們記恨什麼?」太子拉著臉道,「依我說你還是別回去了,就在我這兒呆著,等皇上回來我就求他讓我開衙建府,咱們遠遠的出去,不在她們眼裡戳著,省得討她們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