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八十四章不與人期

第八十四章不與人期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陣頭雨,來得快,去得也快。雨收了,天上是層層堆疊的怒雲,金色的邊緣,纏綿繾綣的朝穹廬盡處延伸,渺渺茫茫,無窮無盡。

回去走得還不及來時快,錦書低著頭,一塊一塊數著腳下的青磚。她步子小,那些磚是大鄴開國時成宗皇帝命定窯燒制的,每塊半尺見方,她邁一步,正好是三塊磚的寬度。

皇帝要等她,便停住了腳。那丫頭童心未泯,要是和他的那些帝姬們見上面,肯定能玩到一塊兒去。他不明白,這樣無聊的遊戲有什麼可樂的?她卻興緻勃勃,眉眼裡帶著笑。皇帝懨懨瞧著,到底是孩子,這個年紀該當是窩在媽媽身邊學綉活兒,準備出嫁的時候。得了空放個風箏,踢踢毽子,再不然學人養蟈蟈,伺候一冬,或是養只鷯哥教著學說話,學唱曲兒,斷不該是現在這模樣。

他從不覺得自己這輩子做錯過事,他幹什麼,向來是行必果的。皇考是個有遠大志向的人,自己既跟著他走上了這條道,如今也得了這泱泱天下,除了每天處理不完的政務,他真是消受盡了天底下的好東西。錦衣玉食,如花美眷,無上的尊崇,但凡世人嚮往的他都有了,卻突然發現他真正想要的,那麼的難以企及……

她和江山只能選其一,他坐在太和殿的御座上,她憎恨著他,離他有十萬八千里遠似的。最近他一個人常看著殿頂發獃,如果他不是皇帝有多好!如果她早出生十年有多好!他一定不像先帝那樣,明明愛得比海還深,轉過臉,又計較他的宏圖霸業。人說不在其位,不謀其政,他骨子裡對權勢並沒有太大的慾望,只不過認準了就一門心思的去達成,倘或早十年遇見她,也許他什麼都可以不要了。

皇帝看著她悶頭走過來,又覺得自己的想法實在幼稚可笑。人生不能從頭再活一遍,到了這份上還想那些個虛的!就算他處在皇考那時的境地,未必能比他清醒。人的貪念無止境,有了這個,又惦記那個。只是如今,他真的隱隱有些後悔,幹什麼要坐這個皇位呢!

那丫頭愣頭愣腦撞了上來,皇帝心裡有了小喜悅,他伸手一圈,把她抱個滿懷。那身子綿軟,像一捧絮,頃刻把他所有的空虛都填滿。

放任吧,不能撒手!他收緊了胳膊,她個頭小小的,他的臉貼在她頭頂的發上,就像一個半圓找到了契合的另一半。

「萬歲爺……」她在他胸前低呼,頑抗起來,「主子……您這是幹什麼!」

皇帝也不論,下死勁兒的抱緊她,恨不得揉進血肉里去。他輕聲的說,幾乎是在哀求,「別動,你就把朕當成太子。」

她心裡五味雜陳,疼得被鈍刀子拉一樣。何苦說這樣的話,明知道她和太子有情,他是長輩,就不該橫插一杠子。他時刻把規矩方圓扛在肩頭,大家不是都省心么!她只覺天旋地轉,背心的冷汗涔涔而下,恍惚像得了大病。

他是皇帝,使起性子來誰能奈他何?他可以不管不顧,可她不能夠,父母兄弟在天上看著,他們不能饒恕她。她曲起手肘來推他,「萬歲爺,奴才惶恐!請萬歲爺自重!」

「錦書……」他喃喃,這名字像蜜,在他舌尖盤旋升騰,打心底的一呼,然後他的五臟六腑都能暖和起來。

他不讓她掙脫,上回在馬車裡的碰觸早在他靈魂深處下了蠱,他渴望和她接近,高高坐在雲端俯視她已經遠遠不夠。她看太子的眼神婉轉多情,面對他時卻冷若冰霜,那種相隔千山萬水的銳痛讓他無力到了極致。他半是灰心半是彷徨,真是造化弄人,他丟不開手,又不能和自己的兒子爭,他坐擁這滿堂金玉,卻窮得連個農戶都不如。

「不要遠著朕……」他顫抖著把唇貼在她耳畔,「朕時時刻刻都念著你。」

錦書如遭電擊,她心頭驟跳,茫然睜大眼睛,感覺他呼出的氣是熱的,嘴唇冷得冰一樣。他在她耳邊說話,聲音低沉,堪堪把她打入了地獄最深處。

「萬歲爺!」她沒有他那樣滿腔的濃情蜜意,奮力掙脫出來,跪在青石甬道上磕了個頭,「主子的美意奴才無福消受,奴才身份卑微,不配得蒙聖寵,請主子恕罪。」

皇帝的兩條胳膊有千斤重似的,他垂手望著她,她埋首匍匐在濕漉漉的地面上,只看見沉沉的烏髮散開了,千絲萬縷的蜿蜒在背上,築起了一道堅固的高牆,把他嚴實的擋在了世界的另一邊。

皇帝慢慢退後幾步,咬緊了牙關,那張臉上浮起了猙獰的恨意,他說,「你這樣討厭朕?你心裡只有東籬?」

錦書怔了怔,雨水浸濕了夾褲,冷透四肢百骸。她愈發謙卑的稽下去,「奴才不敢大逆不道,萬歲爺是主子,奴才對主子只有敬重、畏懼,絕沒有別的念頭。」

皇帝冷笑起來,心道真會避重就輕,這小心思活絡油滑,可惜聰明不用在正道上。她拿他當什麼?論心思算計,他是祖宗!他吊著嘴角道,「和朕打馬虎眼?說,朕春巡駐蹕頭天晚上,你在哪裡過的夜?」

皇帝們說完長長吐出一口氣。很奇怪,他猶豫了那麼久的話就這樣問出口了。他不是個善於表達的人,他一直在金鑾殿里坐著,視朝、聽奏報、處理朝政,習慣了板著臉說話,威嚴就是武裝自己的甲胄。只要端起了架子,不論什麼情緒都是應當應份的,是訓誡,是申斥,是天威難測。越不容情,越保全他的面子。

錦書腦中一片空白,她微微的喘,又驚又懼,只得道,「回主子的話,奴才……在太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