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八十六章花開並蒂

第八十六章花開並蒂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「世人都羨慕帝王家,有享用不盡的山珍海味,綾羅綢緞,平日里呼奴使婢,過的是神仙一樣的體面日子。可有誰知道裡頭的苦處?」太皇太后摸著大白子的耳朵嘆氣,「好容易聚在一起,眼下又有政務要辦,那些個臣工們追得緊,皇帝是一刻不得閑兒,大事小情逐樣兒過問,連頓安穩飯都吃不上。」

塔嬤嬤笑道,「主子又在心疼萬歲爺了!沒法子,自古以來聖主明君都是這麼過的,咱們萬歲爺勤政愛民,事必躬親,這是他的勞累,卻因著這個造福全天下的百姓。您心裡捨不得咱們知道,萬歲爺那兒也感念您,只不過咱們可別做出老婆子樣兒來,您是太皇太后,這麼的護短小家子氣,沒的讓人笑話。」

「可不!」定太妃張著五指叫人給修指甲,一邊道,「母后真是的,皇帝有能耐,由得他去。像我們哥兒,見天的下茶館子,搗騰什麼鴿鈴兒,蟋蟀罐子,我這兒還有苦說不出呢!」

太皇太后白了這個媳婦一眼,「你臊誰呢?兒子不是打小你自個兒帶著的?成了這樣也是隨你!」

定太妃窩囊的嘀咕,「我哪兒就這麼不著調了?都是高皇帝的兒子,要隨也有一大半隨他爸爸。」

太皇太后頭痛欲裂,庄親王哪點隨他爸爸了?就剩一張臉像,別的脾氣也好,說話的調調也好,完全就隨他親媽,娘倆一對活寶,還好意思覥著臉把高皇帝拖下水。

定太妃打從進南苑王府就沒消停過,惹事生非倒沒有,爭風吃醋也沒有過,就是整日的上躥下跳不幹正經事。高皇帝一見她就樂,雖沒有男女之間的愛,卻也願意偶爾留宿在她屋子裡。有福氣的人,到天邊都是福澤綿厚的。她肚子爭氣,沒多久就懷上了,然後母憑子貴,別人在壽康宮念佛打坐的時候,她正跟著兒子天南海北的晃蕩。論這輩子的逍遙快活,誰也沒不過她去,就連皇太后,恐怕也不夠攀比的。

太皇太后突然抽了口冷氣,錦書忙上前探看,原來大白不知哪裡不合心意了,齜著牙,放出爪子,在太皇太后手背上抓了一把,闖禍之後就撒腿跑了。

屋裡亂起來,拿老白乾的,拿白綾布的,拿金創葯的。看著宮女太監們慌手慌腳的來回跑,太皇太后說,「這麼點子事就亂成了一鍋粥,以往是白教了。」

「老祖宗教訓得是。」錦書跪在腳踏上仔細清理了傷口,取玉搔頭蘸了葯薄薄的上一層,再用綾布包紮好,問,「老祖宗,奴才打發人把大白子抓回來給老祖宗發落?」

太皇太后搖頭道,「算了,不是什麼大事,何必同畜牲一般見識。你讓人上偏殿打聽下,看皇帝今兒留不留大人們用膳。」

錦書應了,起身收拾好藥罐子出門去了。

太皇太后歪在迎枕上憂心忡忡的,對塔嬤嬤道,「你都瞧見了,皇帝如今成了這個模樣,怎麼辦?這水是越趟越深,到了齊腰,轉眼就要滅頂了!我腦仁兒疼啊,沒法子了,你說怎麼辦?」

可不!上壽膳房去都要陪著一道走,哪裡還有一國之君的威儀?皇帝是坐明堂的萬金之身,怎麼能到那油膩嘈雜的地方去?他打從落地就沒和廚房打過交道,如今可好,真要上刀山下油鍋了。

定太妃一聽新聞就來勁,她咋舌道,「怪道呢,咱們庄親王一味的給我遞眼色,原來是有這一層。」她挨到太皇太后身邊,「母后,我瞧那丫頭怪齊全的,到底是同祖同宗的,和敦敬貴妃那樣的像!」

太皇太后長嘆,連這大大咧咧的傻子都覺得錦書和她姑爸像,皇帝哪裡還有救!

塔嬤嬤也是滿面愁容,「兩頭都是一樣,萬歲爺這兒拔不出來,那個小祖宗也到了脖梗子了。您是沒瞧見,他聽說錦書給帶到北五所去了,那架勢,連命都不要了。」

「真是冤孽,這是討債來了!」太皇太后在膝上直拍,「早知如此,那時候索性下了狠手倒好了,到了眼下愈發的動不得,那丫頭啊,真叫我沒了主意。」

定太妃覺得她們愁成這樣根本就沒必要,什麼了不得的大事,不就是個前朝公主嗎?養熟了,捋順了,是人都有感情的,要是他們有情意,捧成一堆就是了,何苦弄得那麼複雜。

她說,「錦書的人品氣性兒您大約也知道,依我看,與其棒打鴛鴦,不如促成了他們的姻緣方好。」

太皇太后垂著眼撥弄腕子上的麝串,無奈道,「我又不是見不得人好的怪老太太,倘若錦書是小家的閨女,不管她是哪個旗下的,老家姓什麼,就算是個包衣出身也不論,只要皇帝心裡喜歡,用不著他開口,我自然晉她的位份,讓皇帝高興高興。可現在是這個尷尬境地,我不能冒這險,什麼都可以不顧,皇帝的安危不能不顧……大鄴慕容幾百口,都在皇帝手裡送了命,錦書怎麼樣恨他,誰能說得上來?她面上溫順,轉臉恐怕恨不得置皇帝於死地呢!」

定太妃隔窗瞧著月台上的人,她面朝太陽站著,從她這兒只看得見半邊臉。單那輪廓就是極娟秀溫婉的,脖頸纖細,烏髮如墨,窈窕之姿像一汪春水,柔軟,沁人心脾。這麼美麗的人,這麼多舛的命運,連她都唏噓不已,爺們兒憐香惜玉也不為過。這泱泱紫禁城,繁華冢綺羅堆,唯獨缺少些人情味,女人們的心腸練成了鐵石,容得下頃軋計算,卻容不下一個可憐的孤女。

錦書沿著漢白玉台階下去,朝宮門上逶迤而來的一隊人肅下去,「奴才給皇后主子請安了。」

戴著福壽鈿子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