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八十七章邊聲四起

第八十七章邊聲四起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太皇太后不太滿意,撂了手裡的眼鏡哼了一聲,「混說!我瞧著一點兒也不像!錦書眼睛大點,嘴唇也厚些,還有那顆痣,」太皇太后指著寶楹的嘴角,「你瞧仔細嘍,錦書沒痣。這痣學問深,有和沒有區別大了,就跟風水似的,多了一棵樹,滿盤的格局就變了。」

大夥都聽出了她話里的不痛快,不好說什麼,都憋著笑。倒不是太皇太后上了年紀迷上相面了,眾人都知道她的心思,她是恨著呢!恨一個還沒料理完,又來了個影子,皇帝對著她,無時無刻不念著錦書。錦書就跟鴉片似的,甭管他是珍珠泡、栗子包、還是老牛眼,總之抽上一口,一換邊兒,再抽一口,得!癮更深,戒不掉了!這麼下去多早晚是個頭?還以為皇帝終於想明白了,要換個人疼了,結果呢?換來換去,換湯不換藥,白高興一場!

「你起來吧。」太皇太后無可奈何,「老家姓什麼?哪個旗的?」

寶楹謝了恩回道,「奴才老家姓董,漢軍旗下人,家父是包衣護軍參領董河。」

太皇太后沉吟道,「包衣參領,是個從三品的武官吧?」又問皇后,「眼下漢軍旗下的都是太子的包衣?」

皇后站起來回道,「萬歲爺整頓旗務,端正上下名分,漢軍旗和商旗、角旗都歸置到太子那裡了。」

寶楹趁勢也道,「回老祖宗,太子爺正是奴才們的正路主子。」

太皇太后迷迷登登如墜雲霧,只在心裡大呼造孽。太子這是幹什麼?李代桃僵?弄個替代的糊弄他老子?皇帝什麼樣的人?是隨便就能應付過去的?看著吧,回頭且有得鬧的,他們爺們兒各懷心思,算盤珠子都撥得噼啪亂響,到最後落個父子反目的下場,這是大英的禍事到了!

再等幾天,到時候把錦書打發到孝陵去,叫她在那兒日日誦經祈福,皇帝總不好臨幸給祖宗護靈的人吧!還有這個答應,回頭也要處理掉,留著是個禍根,絕不成!

眼下叫人頭疼的是,往昌瑞山守陵的名單要皇帝御批,倘或把錦書寫進去,他見了定然不答應。那就先不寫,等事後再把人送過去?太皇太后太陽穴上的青筋直蹦躂,要是這樣,皇帝知道了能依嗎?到時候大發雷霆,雖不能對她這個皇祖母怎麼樣,心裡總有疙瘩,鬧得祖孫生分了,那她活著還圖什麼!唯今之計只有名單照擬,皇帝若是有疑義,那就索性把事兒攤開來說個透徹。原來就跟個疥瘡似的,大家都不去碰,怕碰壞了,碰傷了,如今都到了這步田地,她這個做長輩的不能坐視不理,任由皇帝使性子胡來。皇帝雖老成,到底未滿三十,遇著了心裡愛的就慌了陣腳,難免有欠考慮的地方,或者有個當頭棒喝,也就醒過來了。

太皇太后說,「給小主看坐。」

小宮女搬了杌子來給寶楹,寶楹謝了恩施施然坐下。太皇太后又道,「萬歲爺近來政務忙,倒鮮少翻牌子了,既晉了你的位份,你要留心好好伺候主子。我也不調敬事房的卷宗了,單問你也一樣。你們萬歲爺龍體可康健?」

這是過問皇帝房事,長輩為表關心常要打聽打聽,這是再平常不過的,就像過問吃飯穿衣一樣。

寶楹紅了臉,回道,「啟稟太皇太后,萬歲爺聖躬安康,請太皇太后放心。」

皇后臉色漸漸沉下來,雖然還極力笑著,神情終究有了變化。

錦書眼觀鼻,鼻觀心,安然如泰山不動。面上雖自在,心裡卻隱隱有些空乏,沉甸甸,像丟了什麼要緊的東西似的。

太皇太后點了點頭,「這麼著方好。皇帝一路翻了幾回牌子?」

寶楹連脖子都羞紅了,上頭問了又不敢不答,只有低著頭道,「回太皇太后的話,萬歲爺春巡路上統共翻了……翻了四趟牌子。」

太皇太后嘴角一垂,沉聲道,「愛翻你牌子是你的福澤,你要更緊著點兒服侍,方不辜負皇帝垂愛的心。皇帝春秋鼎盛,有時候不知道節制,你要多勸誡,別由著他的脾氣來,別圖一時新鮮,傷了元氣,動了根本,憑他多少鹿血也補不回來了。」

寶楹心頭亂跳,忙起身福道,「太皇太后教訓的是,奴才謹記在心。」

那廂皇后岔開了話題,看著錦書笑吟吟道,「姑娘這會兒身子大安了吧?我心裡常牽掛著,一直也不得閑兒過來。」對太皇太后萬分愧疚的說,「老祖宗,奴才辦出樁冤案來,折了錦丫頭的面子,奴才一想起這個就愧得無地自容。旁的不說,就沖錦丫頭是您房裡的人,奴才也不該偏聽偏信。全怪王保兒那個殺才,我說要查仔細了,他就稻草羊毛的一把薅,拍著胸脯說查明白了,回到我那兒,我自然是沒話說了,這不,叫錦丫頭受了委屈。」

錦書聽著,一味恬淡的笑。皇后果然老謀深算,恐怕太皇太后這兒是其次,得知皇帝回來了,怕皇帝惱了追究起來才是正經。這麼顛兒顛兒跑了來幹什麼?一來是借著引薦寶答應探探虛實,二來好在皇帝跟前顯出她賢后的作派來,幹了錯事兒,知錯能改,這麼高貴的地位來給個宮女賠不是,不是佳話是什麼?

太皇太后樂得成全皇后的計量,拉著錦書的手道,「你既然下氣兒來賠罪,咱們丫頭也不是拿喬的人,可光嘴上說不成,我和太妃瞧著的,你得給錦丫頭找補回體面來,否則我可不依。」

定太妃在一旁嗑瓜子兒,喝枸杞子茶,心道裡頭亂,也不插那一杠子,只忙裡偷閒從鼻子眼裡唔了一聲。

皇后忙不迭道,「老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