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八十八章欲知方寸

第八十八章欲知方寸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「話糙理不糙,長大了,往房裡接人是應當的。大好的歲月白白糟蹋了多可惜,皇帝在他這個年紀時已經做父親了。只有一點,女孩兒要好好的挑選,別委屈了我們哥兒。」太皇太后笑道,「這孩子是我看著成人的,我心裡最疼的就數他。我知道他的脾氣,臉皮薄,愛面子,這是咱們宇文家爺們兒的通病,吃了啞巴虧也不吭聲,所以你更要加著小心才行。」

錦書聽著她們嘈嘈切切的議論,只覺魂飛天外了一般,心裡像打翻了五味瓶,各色滋味都揉到了一處去了。

她輕輕嘆了口氣,這是遲早有的事,何必計較這些呢!別說和他能不能有個結局未可知,就算熬出來了,他也逃不過三宮六院去。帝王不以個人喜好為重,最要緊的是皇嗣,這是立國立家,關乎社稷的根本。要開枝散葉,要雨露均分,不可偏頗,要一視同仁。皇帝對待後/宮有基本的準繩,家寧則國安,如此方能河清海晏。要做千古一帝,就得面面俱到,他不是一個人的,他是大家共有的,再相愛也不能期望獨佔,除非不怕背負千秋罵名。

這麼想著也靜下心來了,皇后有她的小九九,她只管去使手段,自己四月里要是能上昌瑞山去,兩下里撂開手,倒也乾淨了。

皇后高興道,「老祖宗說的最在理不過,奴才也是這個想頭。宗親里他這樣年紀的大多成了家,肅親王家的正桓和咱們東籬一邊兒大,上年年頭上娶的媳婦兒,才滿小一年,這不得了兒子,今早報宗人府來了。」

「喲,真夠爭氣的!」定太妃嘖嘖道,「是肅親王哪個兒子家的?」

皇后道,「不是孫子輩的,是老肅親王的幺兒,雖然是太子的叔輩兒,可兩人交情還不賴。桓公爺在吏部填了個缺,和太子常有往來。上回老肅親王聽了庄王爺的話,在王府里大肆操辦了一回喪事,太子還跟著去吃了席,聽說借著機登台打了鼓點兒,桓公爺還露臉唱了兩嗓子呢!」

這是什麼烏七八糟的事兒!定太妃問,「肅親王做生祭,又是咱們庄王爺給出的主意?」

太皇太后道,「可不!他啊,哪兒有新鮮事兒,哪兒准有他的大名,都跑到雲南去了,還寫信給肅親王介紹戲班子吶!」

幾個人聊著聊著好像跑了題,皇后忙端正了態度道,「我光聽他們說就眼熱,太子是儲君,倒不如那些個宗親子弟,豈不活打了嘴!」

「是這話。」太皇太后頷首,「那就照你的意思辦吧。太子妃的人選一時定不下來,房裡也不該短了人伺候,老大不小的兩眼一抹黑,大婚的時候失了體統。」

正說著,外間的崔貴祥進來打千兒回話,「老佛爺,萬歲爺那兒議政完了,這就過來。」

皇后站起來對太皇太后福了福,道,「老祖宗,那奴才們就告退了。」

太皇太后道,「不急,皇帝回來肯定還沒去過坤寧宮,你們夫妻照個面,我留你吃飯。」

皇后應個是,復又坐下。這時皇帝和庄親王說笑著進來,皇帝原先滿面春風,看見了寶楹臉色就不太好看了。他眉頭一皺,瞥了皇后一眼,又不自覺往太皇太后寶座後看,錦書低頭肅立,倒也看不出有什麼情緒,只垂眼不瞧他。

皇后見皇帝面色不善,心裡咚咚打起了鼓,強自鎮定了,笑著蹲了蹲身子,「奴才恭請聖安。」

皇帝在太皇太后跟前不好上臉子,又顧念和皇后的結髮之情,便上前在她和寶楹肘上各扶了一把,問道,「皇后過來了?這是帶著寶答應來給老祖宗請安的?」

皇后手心裡滲出了汗,她勉力應道,「正是,按著慣例,內廷有新晉的小主都要帶來給老祖宗掌掌眼的。」

皇帝點了點頭,心裡冷哼了一聲。還按著慣例呢!皇后什麼時候起變得這樣了?她就那麼迫不及待的要給太皇太后敲警鐘嗎?急吼吼的叫錦書見著寶楹,不是打他的臉嗎!

庄親王在後頭看見皇帝背著的手死死攥緊了,嚇得他心都要從嗓子里蹦出來了,忙不迭上去給皇后見禮,笑道,「臣弟給皇后主子請安了。長遠不見,嫂子鳳體可安好?」

皇后側身讓了讓,說,「勞王爺記掛,我這兒一切都好。王爺替朝廷辦事,千里迢迢的從外省回來,一路上辛苦了。」

庄親王大剌剌道,「我是左手辦差,右手遊玩,名山大川跑了個遍,談不上辛苦。」頓了頓又道,「我才看見內務府那吉往值房送東西,嫂子賞什麼呢?」

皇后哦了聲道,「我今兒上慈寧宮來,一是帶寶答應給老祖宗磕頭,二呢,就是為上回錯怪錦姑娘賠罪來了。她蒙了冤,受了皮肉之苦,還折了面子,我好歹要給她個說法。」

皇帝聽了不動聲色,臉上和煦了些,對皇后道,「坐下說話吧。」又沖寶楹說,「你也坐。皇太后那裡可請過安了?」

寶楹心裡怵皇帝,垂著眼拘謹答道,「回主子的話,還沒有,過會子就過去。」

皇帝的手指在膝頭輕點,漫不經心道,「回來的路上走得急,你請過安就回去歇著吧。你身子不好,往後少走動,免得受了寒氣。」

這就是變相的圈禁了,不讓隨意出來走動,時候久了就沒人記得了。皇帝神色溫和,乍一聽像是體恤溫存的話,可細一品卻比刀子還利,直割得人體無完膚,如墜深淵。

太皇太后和眾人都震驚不已,寶楹頭埋得更低,手上微微顫著,起身曲腿應了個「嗻」。

皇帝談笑自若,對太皇太后道,「朕還沒進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