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九十二章重陰未開

第九十二章重陰未開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皇帝感慨道,「她們真該謝謝你,只有你願意替她們說句公道話了。」

她立刻轉個彎,低頭道,「奴才混說的,萬歲爺別當真才好,說得不對,萬歲爺只當沒聽見就成了。」

皇帝往檻窗下一靠,悠然笑道,「朕才剛看你挺豪氣,怎麼這會子又謹慎起來了!」

錦書低頭說,「奴才糊塗。」心裡暗道,準不準的隨你高興,反正是你家的老姑奶奶、姑奶奶們。你要是不願意見她們鬆快,就拿規矩壓著她們吧!橫豎她們也過慣了這種聚少離多的日子,幾十年夫妻下來,人堆里認不出自己的男人,究其根本,就是那個倒霉規矩害的!

依著南苑的慣例,公主招駙馬就跟皇帝翻牌子似的,公主得招,駙馬才能進府,住上一晚,第二天天不亮就得走。招的次數還不能多,內務府霸攬得寬,哪年哪月點的名頭,幾時幾刻進的幸,通通的都得記檔。公主們臉皮子薄,多了怕人背後指點說難聽話,加上有諳達太監和精奇嬤嬤勸著「知道羞恥」,明面上的不算,暗地裡夫妻有個小來小往的,還得給這些教導規矩的人填塞銀子,原來天經地義的事兒弄得像做賊一樣。

公主們心裡苦,有冤無處訴,她們這些穿金戴銀的體麵人兒,過得還不如普通百姓舒坦。指著皇帝發話,皇帝問了太皇太后的意思,老祖宗也搖擺不定的沒主意,所以這件事情就耽擱下來了。

皇帝像下定了決心,他說,「朕總瞧著姑姑們妹妹們哭,心裡也不好過。這趟趁著她們進宮搬道恩旨,叫她們夫妻團聚,也過個好節令兒。」

錦書蹲身道福,「主子,您聖明。」

聖不聖明的暫且不論,皇帝心裡沖斗得厲害,他想她八成不在乎聽他就寶楹的事作解釋,他想說,猶豫再三,話在舌頭尖兒上滾了滾,又囫圇吞了回去。他下不了這個氣兒,也放不下這臉面,弄得半點帝王尊嚴也沒有,上趕著討好她似的。

錦書收拾完套梳退到牆角垂手而立,偷著覷他,他垂著眼不知道在琢磨什麼。窗戶開了半邊,窗下原有個接雨水的大缸,正午的日頭照著瀲灧水面,光線折射在他袖子上,冉冉浮動,映得石青的緞面泛出一團銀暈來。

他那樣的溫文爾雅,那樣的眉目清朗,內里卻有嗜殺的本性,這是開國皇帝必須具備的特質。錦書無奈地嘆息,咫尺天涯,不過如此吧!

兩下里默默無言,隔了一會皇帝突然道,「朕回頭奏請太皇太后,把你調到御前去。」

錦書愣了愣忙搖頭,「奴才是敬煙上的,得伺候著老祖宗。老祖宗待我好,我也得回報她。」

皇帝心裡發涼,知道她是找託辭,可他怎麼辦呢?一天不見都念得慌,要撂手不管決計辦不到。他遲疑道,「這趟選的秀女裡頭你挑合適的留下調理,至多三個月,等帶出來了叫她頂你的值,你到朕身邊來。」

錦書聽得嗓子眼兒都發緊了,腿顫身搖如大廈將崩。他滿臉的不容置疑,她愈發抵觸,執拗的說不成。

皇帝的眉毛直挑起來,長這麼大沒人對他說過不成,偏她膽大包天,不把他的聖旨當回事。他很想呵斥她,問問她懂不懂規矩,他發了話,她怎麼敢違逆!可是天曉得,他連一句重話都捨得說她。他想那就再議吧!也確實有很多方面要事先鋪排好。

錦書梗著脖子站著,隨時準備迎接他的雷霆震怒,誰知他「嗯」了一聲竟作罷了,反倒讓她不是滋味起來,一顆心抻面似的揉扁了又拉長,拉長了又揉扁,總之飄飄蕩蕩沒了依託。

她顧忌的太多,太子也好太皇太后也好,她要上了御前他們怎麼想?太皇太后怕她算計皇帝,一定使出渾身的勁兒來剷除她。太子呢……太子爺大概會氣斷了腸子的,心裡憋屈又沒計奈何,回頭作下病了怎麼辦呢!再說自己也撂不下他,就像苓子打趣兒時說的那樣,她是左手皇帝,右手太子,夾在這兩父子之間難做人得很。她是十六歲的人,生出了六十歲的心來,只覺什麼愛,什麼恨,催人的尖刀而已。

「萬歲爺。」她喚了聲。皇帝轉過頭看她,眸中兩環金色熠熠生輝。她臉上一熱,忙躬身道,「奴才有樁事兒要求萬歲爺。」

皇帝想了想道,「是為寶答應求情?」

她幾乎一揖到底,「萬歲爺宅心仁厚,求主子別禁她的足。這情兒論理不該我求,可奴才瞧她可憐見兒的,她挨罰也不言聲,多好的人啊!」

皇帝笑道,「可憐見兒的?你還有這閑功夫操心別人呢?」他走到條炕前坐下,一面喝茶一面道,「朕知道你最性善,別的事朕能答應,唯獨這件事不行。」

她不解的問,「為什麼?」

皇帝仰起了唇,「為什麼?因為她是太子派來的,她和太子一氣兒算計朕,朕圈禁她,不過是給太子警個醒兒,叫他知道父子倫常。朕對太子還是存著寬厚的,否則以他的所作所為,朕該罰的就是他了。」說完拿眼角掃她,慢慢道,「朕不叫她出來也是為她好,你自己琢磨去吧。」

錦書懷裡像揣了個兔子一樣嗵嗵跳,能做皇帝的人果然不一樣,老奸巨滑到了家,對自己的兒子也要用手段,這就是所謂的帝王權術?至於他說的是為寶答應好,她思忖著,大抵就是為了那張臉吧!宮裡不管哪位女主子都不待見這張臉,一個她還沒料理完,莫名其妙又冒出來一個,可不叫人搓火么!

「可是萬歲爺,」她期期艾艾道,「奴才覺得,她大好的年紀就給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