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九十三章九曲迴腸

第九十三章九曲迴腸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錦書捂著臉跨進了正殿,殿里的落地大熏爐里燃著安息香,一室靜悄悄的。定太妃乏了,由人伺候著上西暖閣歇午覺去了,她是個甩手掌柜,庄王爺有跟前的近侍太監打點,她萬事懶得過問。

偏殿的湘妃簾打了起來,司衾宮女從裡頭出來,錦書忙問太皇太后歇下了沒有。司衾宮女搖頭道,「才剛還問萬歲爺來著,這會子要歇了,還沒安置呢。」邊說邊看她的臉,「姑姑這是怎麼了?」

後面入畫也出來了,掃上一眼全都明白了,三言兩語打發了司衾宮女,對錦書哀聲說,「這是怎麼話說的,還受上皮肉之苦了?」

錦書臉上神色有些尷尬,入畫又道,「你也甭覺得掃臉,咱們做奴才的挨個打算什麼,只要主子消了氣就是大造化了。老祖宗這會子在榻上歪著呢,也不說話,我知道她九成是在等你回來,你進去肯定得有一番說頭,仔細著吧!」

錦書應了聲,叫入畫看她的臉,問還紅不紅。入畫身上帶著粉盒的,忙給她頰上撲了些,又拿帕子拭了拭,一面絮絮叨叨的說,「你哪裡得罪了那位佛祖?才剛聽小太監說萬歲爺震怒,怕是要轟塌了天,咱們還擔心來著,果然應了驗,竟指派人打你!不是我說,萬歲爺最知道宮裡的規矩,打宮女怎麼能上臉呢?況且你又是慈寧宮的掌事兒,誰上這個手?是吩咐李諳達嗎?他李總管真是得勢,轉臉就不認人的東西,也下得去那手!」

錦書知道她誤會了,連忙擺手道,「你別混猜了,不是李總管打的。我惹萬歲爺生氣,是我自己賞的。」

入畫聽了直翻白眼,嗔道,「你可真成,哪有你這樣的?還學上太監了?死心眼子,也不知道留點力道,下手真夠狠的!」

錦書訕訕笑了笑,這時塔嬤嬤掀了膛帘子探出來,看見她臉上的指印一愣,也沒問為什麼,只道,「回來了?老佛爺等著呢,快進去吧!」

錦書哎了聲,在入畫手上一拍,低低道,「你上值房裡去吧,咱們回頭再說。」言罷整了整春袍子進寢宮裡去了。

太皇太后歪在大迎枕上,兩眼茫然看著天花上的彩繪出神,錦書心裡沒底,硬著頭皮上前請雙安,說「老祖宗,奴才伺候您安置。」

「不忙,咱們娘兒們說會子話。」太皇太后坐起身子,不經意瞥見她臉上的傷,沉聲問,「這是怎麼回事?誰弄的?是皇帝?」

皇帝命掌嘴,這丫頭就不能留下,得開發了,或交慎刑司論罪,或交內務府除籍攆出去,怎麼還能進來當差呢?太皇太后看了塔嬤嬤一眼,塔嬤嬤搖了搖頭,意思是並未見有御前太監司押,想是還有別的緣故。太皇太后抿著嘴看錦書,等她回話。

錦書蹲了蹲道,「老祖宗息怒,是奴才自己給自己掌的嘴。奴才說話沒留神,惹怒了萬歲爺,奴才知錯了,求老祖宗恕罪。」

太皇太后嘆了嘆,左不過是小兒女鬧彆扭使性子。一個是犟頭,一個是滿肚子的心事吐不出來,一邊守規矩知進退,另一邊恨她晤不熱,難免懊惱煎熬,兩下里碰撞上了,還能有什麼好事兒!

「我知道你是好孩子,平日里謹言慎行,我都看在眼裡。你們萬歲爺非比尋常,在他跟前尤其要仔細,踏錯了半步,不單是皇后主子不饒你,連我也不能饒你!」太皇太后冷著臉道,「你可聽明白了?」

錦書是一千一萬個明白,這話不必誰說,她心裡明鏡似的。她趕緊跪下磕頭,「老祖宗教訓的是,奴才定然時時牢記於心。奴才敬著萬歲爺,不敢有半分逾越,請老祖宗放心。」

太皇太后憂鬱的靠在榻圍子上,春日的暖陽照進來,她一點也不覺得舒心,倒像渾身泡在冰碴子里似的。她被這件事攪得心神不寧,皇帝這趟春巡迴來,以往的老成早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,說的話,辦的事,愈發的叫人寒心。對著皇后也沒什麼好臉子,只怕還因著查抄的事恨她。這麼下去早晚要出事,錦書留著勢必是個禍害,可現在要動手已經晚了,殺不得,打不得,否則宇文家就要出第二個高祖皇帝了。

太皇太后思量著打個寒噤,還有太子,那楞頭小子也難對付,爺倆一樣的倔,誰要動了錦書,他不來拚命才怪!太皇太后細細打量眼前垂手侍立的丫頭,料理她不值什麼,只是她身上牽著兩條性命,萬一有個好歹,這風險誰也承擔不起。

「錦書啊!」太皇太后拉著長音喚了一聲,「裡頭的人都叫我打發出去了,眼下只有我和塔嬤嬤。你老老實實和咱們說實話,你對大英,對皇帝,還存著多少恨?」

錦書惶惶不安的伏在地上,顫聲道,「回老祖宗的話,奴才不敢有如此大逆不道的想頭,請老祖宗明鑒。」

太皇太后搖了搖頭,「你恨我也不怪你,畢竟咱們搶了你家的江山,殺了你慕容家滿門,害你從堂堂的帝姬淪落到做雜役做宮女的地步,你恨是應當的。我和你明著說吧,你們萬歲爺瞧上你了,想來你心裡也有數兒,他和你說了掏心窩子的話沒有?你倆在一起,你主子多少也有些出格的舉動吧?這沒什麼,爺們兒家,愛一個人,就想著要親近,往小了說是本性,往大了說是人倫,連聖人都說『食色性也』。內務府記的檔上清楚的寫著,打年下起,皇帝是夜夜『叫去』,做了兩三個月的和尚,我料著,也是為了你。」

錦書一句一句聽進去,早就驚出了滿身的冷汗,臉上嘴上一色的煞白,耳朵里嗡嗡的響,下死勁兒的捏住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