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九十九章一庭凄冷

第九十九章一庭凄冷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「萬歲爺,容臣弟斗膽說一句,十步之內必有芳草,您這麼掏心挖肺的待人家,人家又不領情,何必呢!」庄親王退到圈椅里坐下,眼巴巴的看著皇帝,「您瞧您,現在都成了什麼樣了!人家不心疼您,我這個做弟弟的心疼。您以往多決斷,怎麼遇著個丫頭就打嗑唄兒了?不大點事兒,話說了就說了,要收也收不回來了。眼睛長在前頭就是朝前看的,您老回頭怎麼成……」他看見皇帝不耐的皺起了眉,又自說自話道,「我說的大實話,您別不愛聽。您這樣的遭遇我遇見過,我和云然的事您也知道,最後又怎麼樣?我知道她活著,她男人對她好,也盡夠了。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,看開了就好了。」

皇帝抬起手撫了撫額頭,「你倒是看開了,如今成了這模樣。朕要是和你一樣,那這泱泱大英怎麼辦?後世怎麼斷我這承德帝?說我是糊塗蟲?」

庄親王哽了一下,知道他哥哥心裡搓火,他也不介意當回出氣筒,叫他冷嘲熱諷一番,岔開了他胸口的鬱結,興許就天下太平了。他咧著嘴角笑,「您別這麼說嘛,您能者多勞,我頭頂上有您這千古一帝把門兒,可不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嗎!」

皇帝無奈地調開了視線,庄王爺見天兒在在北京城裡悠閑自得地游來盪去,結交的都是同一類的損友,京片子學得字正腔圓,活脫脫的京油子。在外頭和買涼茶的逗咳嗽,進了大內找太監們嘮,滿嘴的片兒湯話,沒一句正經的。不過叫他這麼一打岔,自己又有了還陽的感覺。

他下了炕,暖閣地上還鋪著厚氈子,腳踩在軟軟的細絨上,慢慢踱到窗前,又看著鳥籠子愣神。這隻鳥和錦書那兒那只是一窩的,他真是用盡了心思了,多少還有點孩子氣,和她養一樣的鳥都叫他覺得安慰似的。

庄親王抽身到門前,囑咐李玉貴送點吃食過來。做皇帝的辛苦,每天寅時起身,朝服朝帽一一打點好,湊合喝一碗酥酪,就要上輦奔太和殿升座叫起,十來年的天天如此。加上今天散了朝要陪著太皇太后和姑奶奶們游海子,在船上又惦記著宮裡的心上人兒,哪裡還有閑功夫進膳啊,八成是餓著肚子到現在吧!

御膳房的蒸籠里有現成的點心,火上供的粥品、大補藥膳也一應俱全。還沒到傳膳的時候,這會兒上的是小食,用不著侍膳太監。李玉貴托著膳盤進來,炕前有宮女抬來的洋漆描金小几,上了一碟藕粉桂糖糕、一碟棗泥餡山藥糕、並一盅建蓮紅棗湯,斜眼瞄了瞄庄親王,悶聲不響地退了出去。

萬歲爺,您先用點東西墊吧墊吧,臣弟這就叫人過慈寧宮去,先瞧瞧錦書怎麼樣了,等有了回信兒再計較,成不成?」庄親王幾乎是在用哄孩子的方法規勸皇帝,「別的先別想,填飽了肚子才是正經。」

皇帝連頭都沒回一下,只道,「擱著吧,朕不餓。」

庄親王心想,這彆扭勁兒喲!都到了這步田地還窩著呢,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!他又招長滿壽來,打了軟簾小聲叮囑,「你使了順子往慈寧宮去,叫他只裝不知道,找錦書閑聊聊,看那邊是怎麼個光景。」

長滿壽「嗻」了一聲,麻利兒就去辦了。庄王爺笑了笑,故作輕鬆的對皇帝道,「您什麼時候愛養鳥了?體仁閣里作文章我不成,可要說到養鳥,那咱就是行家裡手了,要不臣弟教您兩招?」

皇帝滿腹心事,庄親王在耳朵邊上聒噪叫他愈發的心煩,他淡淡道,「長亭,朕的頭有點疼,你跪安吧。」

庄親王張了張嘴,想再勸兩句,一瞧他那樣又把話咽了回去,嘆著氣的甩袖打了個千兒,「那您歇會子吧,臣弟告退了。」

皇帝抬了抬手,算是把他給打發了。庄王爺垂頭喪氣的從「勤政親賢」裡頭出來,進了養心殿,後面李玉貴趕了上來,呵著腰問,「王爺,您瞧萬歲爺怎麼樣?要不要奴才傳太醫?」

庄親王搖了搖頭,目光獃滯。他說,「心病還須心藥醫,這會子就是華佗再世也不頂事兒。萬歲爺心裡煩悶,把我都給轟出來了,你們當差留神,要是有什麼動靜趕緊來我府里報信兒,聽見沒有?」

李玉貴一跌聲的應了,送庄親王出了乾清門,忙又回殿里。隔著五綵線絡盤花簾看過去,皇帝仍舊在窗前站著,腰杆子挺得筆直,那是他一貫的氣度,可松垮的肩膀帶出個落寞的弧度,連他這個平生不懂情滋味的人也跟著揪緊了心。

窗下的日影移過去,漸漸成了狹長的一線。皇帝動了動僵硬的身子轉回炕上盤腿坐下,炕桌上是御用的文房,狼毫、筆架、硃砂墨塊,還有臨行前批了一半的外埠摺子。他竭力靜下心,挽了袖子量水研墨,飽滿的紅一點點擴散開來,恍惚又想起錦書伺候筆墨時的情景。

也是在「勤政親賢」,她病後初愈,在迎春花旁俏生生站著。才吃過葯,鬢角微微的濡/濕,上前來揭伏虎硯上的楠木蓋子,淡薄的香氣便在舉手投足間從袖籠里氤氳飄蕩。他那時只顧側眼打量她,她看著那方端硯,眼裡是忍不住的驚艷之色,他才發現她和後/宮的妃嬪們大大的不同,也頭一回對明治皇帝有了不同以往的看法。再無道,終歸教出個好女兒,或者這就是慕容高鞏一生唯一值得讚頌的了。

他以為他想要的都能信手拈來,也錯把她看得太簡單了。如今怎麼樣呢?差之毫厘失之千里,同樣姓宇文,她的心裡裝得滿滿都是太子,竟容不下他哪怕是一根頭髮絲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