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02章夢魂俱遠

第102章夢魂俱遠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太皇太后吃了一驚,「皇帝這是怎麼話說的?我瞧這名單擬得好,皇帝覺著哪裡欠妥?」

皇帝離了座兒,站著回道,「並無不妥,孫兒是為皇祖母著想。目下慈寧宮裡敬煙上當值的只有錦書一個人,要選了外行從頭調理,怕也得花上三兩個月的,皇祖母跟前短了人伺候怎麼成?還是讓內務府另打發人去吧。」

太皇太后不接腔,只道,「這份摺子我也瞧過,上昌瑞山是樁慎之又慎的事兒,孝陵是咱們家祖墳,派過去的人里只有錦書最穩妥,有她替我把關我才能放心。」

皇帝嘴角微一沉,背著左手呵了呵腰,「老祖宗說得是,孝陵是咱們宇文家的祖墳,裡頭躺著聖宗和高祖,所以更要仔細。錦書是大鄴的遺孤,從古到今沒有過派前朝公主給本朝守陵的先例。不是朕揪細,實在是事關大英國運,陵寢里一草一木都動不得,萬一有什麼地方沒留神傷及了龍脈,那就後悔莫及了,請皇祖母明查。」

太皇太后猝不及防,沒想到他會拿這個來說事兒,到底是做皇帝的,曲里拐彎的心思叫人摸不透。只一點是清楚的,他不會讓錦書離開,寧肯違背祖母的意願也要留下她。

庄親王見氣氛有點僵,忙出來打圓場,「不是什麼要緊事兒,要不再挑挑吧,反正還有日子呢!」

「這件事就這麼定了,我雖作不得大主,好歹也受了太皇太后的銜兒,指派個宮女還是能夠的。」太皇太后端坐著,眼裡是深潭樣的堅定。不是她擺祖母的譜,皇帝真叫她大大的失望,這陣子辦事出格,愈發的肆無忌憚,再由著他的性子下去,早晚要出事的。

皇帝也甩開了臉面,再不能這樣下去了,他是大英天子,要畏首畏尾到什麼時候去?他喜歡一個人,要和她長相廝守,不管別人怎麼說,誰都不能阻止他!

「皇祖母,恕孫兒忤逆,您就是把闔宮的宮女都指派完了,孫兒也沒有半句怨言,只這錦書不成。」皇帝筆直的佇立,他看著太皇太后一字一句清清楚楚的說,「朕心裡喜歡她,決不能叫她離宮。」

像平靜的湖面投下了一塊大石頭,太皇太后和庄親王瞠目結舌,殿內侍立的人屏息斂神的縮緊肚皮站著,惶惶然似乎要有一場狂風驟雨降臨了。

太皇太后手裡的佛珠拍在炕桌上,霎時綳斷了繩子,迦楠珠子四分五裂地滾落滿地。她氣得發抖,哼道,「萬歲爺好大的皇威啊,如今全然不把我這個老婆子放在眼裡了。你可還記得自己的身份?你是大英之主,萬民表率,這樣子任意放浪,可知牽一髮動全身?江山社稷還要不要了?」

皇帝屈膝跪下,慢慢道,「老祖宗息怒。朕記得《中庸》上曾說過:天命之謂性,率性之謂道,修道之謂教。聖人都教化遵循本性,朕雖位及九五,到底還是血肉之軀,求老祖宗體恤孫兒。」

太皇太后搖頭道,「不是我不體恤你,你擎小兒在我身邊帶著,我是打心底的疼你。只是咱們這樣的一大家子,全天下都盯著瞧的,再不是偏處一隅的蕃王了。我不知道什麼《大學》、《中庸》,我只知道萬民為重,社稷次之,君為輕。你現在要為一人好惡置天下興亡於不顧么?這就是你的治世之道?」

皇帝大慟,只喃喃道,「孫兒確實是沒法子,孫兒的心早就不是自己的了。」

太皇太后悵然道,「你好糊塗,人間帝王,什麼樣的女子找不到,偏瞧上她去?你撒手吧,這樣方能保得住她,她是個明白人,我料著這後宮頃軋必不是她要的。」

皇帝卻固執道,「朕護著她,任誰也不敢動她分毫。」

「你一個爺們兒家,莫非還能日日纏綿內廷不成?」太皇太后大怒,「你要抬舉她,不怕惹來殺身之禍?」

「她在皇祖母身邊也有時候了,朕不信她是這樣的人。」

太皇太后沉聲道,「你血洗了整個大鄴皇室,你忘得了,她能不能忘得掉?還有她兄弟,不定這會子在哪裡虎視眈眈,你竟以為高枕無憂了嗎?你不怕她趁你睡著了給你一刀?」言罷又好氣兒撫撫他的手,「好孩子,我都是為著你,你心裡苦,我何嘗不知道。可你是皇帝,肩上壓著沉甸甸的擔子,你不只為自己活著,還要為萬里江山活著。皇帝是天底下最苦的差使,怎麼辦呢?又不能撂挑子,甩烏紗,只有咬緊牙關挺著。」

皇帝眼下已經扎進了死胡同里,他低聲道,「她要算計朕,害朕,都由得她。朕以赤誠之心待她,不信她晤不熱。」

太皇太后沉寂下來,她看著塔嬤嬤,滿臉的凄苦無奈。橫豎是到了這一步,往後怎麼走呢?這個死心眼子,打小兒認準的事一條道走到黑,除非是他自己改了主意,否則任你渾身的本事也難叫他轉圜。

「你真是瘋魔了!單是你願意值什麼?她呢,她願不願意受你抬舉?」太皇太后對崔貴祥道,「把錦書找來,既這麼,且問問她的意思,好叫你們萬歲爺安心。」

皇帝心裡一亂,他遲疑的喊了聲「皇祖母」,只覺得胸口堵憋得慌。她連看他一眼都不肯,這會子說要晉她的位,她能答應才怪了,若是作配太子,或者還有一說。

太皇太后是個快刀斬亂麻的利索人,在她看來錦書要麼上昌瑞山,要麼就賜綾子,再耗下去斷然不行。她對李玉貴使眼色,說了個「快去」。

李玉貴領了命退出偏殿,火急火燎地往值房裡去尋人,卻是撲了個空,錦書並不在配殿里。他忙扯了站門的小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