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03章幾多幽怨

第103章幾多幽怨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皇帝扛了個人,由丹陛旁的高台甬路大踏步上明間來。養心殿的人都嚇壞了,他們惶惶呆立著,不明所以。

李玉貴忙不迭的揮手示意他們退下,一瞬間殿內的宮女太監都卻行至殿外,合上了三交六菱花隔扇門。南窗下的人也撤出來,紛紛退回值房裡去了,偌大的內廷正殿登時空無一人。

皇帝把錦書帶進東次間,卸肩往條炕上一扔。她咚地有了著落,才要梳理髮暈的腦袋,赫然發現皇帝竟在她上方,兩條胳膊撐著上半身,兩肩上金絲線繡的團龍圖在日光下粹然生彩。

她紅了臉,才發現雙腿無法合攏,這樣曖昧的姿勢實在叫人尷尬,皇帝的臉色像冰一樣冷,她心頭突突直跳,強作鎮定的說,「萬歲爺,請自重。」

「自重?」他陰冷一笑,「你除了遵著教條,就沒有旁的話說了?」

錦書垂下眼,「我是奴才,自然要依著教條行事。」

皇帝微一怔,她心裡有根刺,扎得很深,這根刺是他親手打進去的,他很是愧疚,吶吶道,「你還是怪朕,朕是無心的,朕從沒有拿你當奴才。」

「奴才不敢對主子不敬,萬歲爺說的是大實話,我的確是奴才。」她說著,眼淚汪汪的別過臉去。

皇帝的心像被重錘擊中一樣,她的委屈樣兒簡直讓他痛透了。他見過妃嬪們嬌滴滴的流淚,不過是爭寵的戲碼,眼前人不一樣,秀眉微蹙,悄無聲息,卻是徹心徹肺的悲傷。

他曲起手臂,把臉枕在她頸窩裡,那淡淡的香氣在鼻尖縈繞,他說,「對不住,我絕不是成心的。」

錦書凄惻一笑,這世上能叫皇帝說出這三個字的大約寥寥無幾吧!只是他壓在她身上,這叫她寒毛直豎起來。她拿手推他,屈起肘頂在他胸前,她說,「主子,別這樣,奴才當不起。請主子放奴才走吧,奴才還在值上,還得回去伺候老祖宗。」

皇帝抓住她的手腕子壓在炕沿上,憤恨道,「你還想著走?當值?守陵?真有你的!你就那麼急著逃開朕?朕又不是夜叉,真叫你這樣害怕?朕心裡無時無刻不念著你,你要走,把朕的命也帶走罷了。」他咬牙切齒,騰出一隻手來解她領上的蝴蝶扣,「朕前頭太縱著你了,倒讓你生出這種心思來!你沒有一日不想著出這紫禁城是不是?好啊,朕要了你,瞧你還怎麼走!」

錦書尖叫起來,死命的護住脖子。皇帝的力道愈發大,他像繃緊的弓弦,微一碰就會斷了似的。

他胡亂去扯她春袍外面罩的背心,鎏金的銅鈕子彈飛出去,「叮」的一聲濺在十錦槅子里供的青銅鼎上。

三個月了,這三個月沒有一天過得松泛,當真是吃夠了相思苦。他並不是個冷血的人,只是身處高位,有旁人無法體會的無奈。皇帝要喜怒不形於色,要端著架子坐在雲端。他也憧憬著過長亭一樣的生活,可是不行,宗族裡的任何人都能按著自己的意願過日子,唯獨他例外。他是萬民景仰的承德爺,是這大英皇朝的標杆。君子寡慾、君子博學、君子勞心……哪一句不是對他的束縛?他情願縱馬揚鞭馳騁沙場,也好過坐在金鑾殿上和臣工們比心機賽手段。

他並不像外頭傳聞的那樣英明神武,至少在她面前只是個極簡單的男人。他愛她,想和她日夜廝守,可這願望這樣難以企及!她視他為洪水猛獸,他進一尺,她退一丈,永遠的天差地隔。

一點都不愛嗎?他絕望的想,那就一起毀滅吧!就算下地獄也要帶上她!

大背心撕爛了,歪歪搭在一邊肩頭。她早已經沒了人色,女人再強悍怎麼敵得過男人,她的抵抗漸轉薄弱。春袍子開叉處豁到了腰際,她寒心到極點,他就是這樣愛她的!除了佔有還有什麼?

「我恨你!」她掩胸低泣,「你要把我逼到什麼程度才算完?你不過是見不得我好!你殺我慕容家九百八十三口人,我到死都恨你!我恨不得挖你的心,吃你的肉!你要就拿去,我什麼都沒有了,命總還是自己的,只要你撒手,我絕不苟活半刻!」

「你敢!」他恨得口不擇言,「你留著清白給誰?給太子?做夢!朕的女人他敢動,朕明日就廢了了他,不信的話只管來試。」他冷酷的說,「朕的痛苦,要叫你們百倍的還回來。朕是天子,天威怎容褻瀆?偏你們一次次把朕架在火上烤!別以為朕捨不得動你,反正恨了,再恨又怎樣!」

他滿臉的猙獰,哪裡還有平常悠然從容的作派。錦書聽見他揚言廢太子,簡直驚得無以復加,這會兒也顧不得別的了,原就是在炕桌邊上,隨手一摸觸到了那方伏虎硯台,也未及細想撂手便砸了過去……

皇帝翻身仰倒在一旁,捂著額頭再不吭聲了。錦書驚魂未定,慌裡慌張的攏好衣襟坐起來,這才發覺壞了事。

剛才那一下落手似乎重了點兒,真把皇帝給傷著了,血從指縫間汩汩流出來,滴落在金心綠閃緞大坐褥上,很快就匯成了烏沉沉的一灘。

「萬歲爺?」她帶著哭腔撲上去撼他,他抿著唇臉色發白,像是暈過去了一樣。她倏然亂了方寸,尖著嗓子大叫,「李總管,不好了!」

「別喊。」皇帝噝噝吸著冷氣兒,「你長行市了,頭回拿針扎朕,這趟又拿硯台打破了朕的頭,還有什麼是你不敢的?」

聽見他說話了,錦書懸著的心才放下來,她小心的拿帕子去捂他的傷口,期期艾艾道,「奴才該死,奴才一時昏了頭,請萬歲爺恕罪。」

皇帝哼了一聲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