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05章藍橋路近

第105章藍橋路近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天漸次黑下來,殿內掌起了燈。

皇帝惦記著廊廡下跪著的人,哪裡還有心思進膳,寥寥用了幾口就撂下了。長滿壽伺候著漱口盥手,另有小太監服侍巾櫛,皇帝擦了手接過楓露茶慢慢的品,垂著眼,心不在焉的樣子。

侍膳處的太監正往外撤碗菜,馬六兒高高托著銀盤,裡面齊整碼著十幾塊齎牌,進偏殿就跪下了,膝行至皇帝面前,照舊一聲「恭請萬歲爺御覽」。

皇帝連瞧都沒瞧就說了個「去」,馬六兒應個嗻,恭恭敬敬哈著腰退到殿外,對門口等著的李玉貴和趙積安搖了搖頭。

「您老真是一猜一個準,可不又是叫去嗎!」趙積安倚著廊柱道。

李玉貴撣了撣鞋頭上積著的灰,笑道,「這三個月敬事房輕省,你們也受用,我瞧著您長膘了。」

趙積安嗤道,「您快別拿咱們這些個苦人兒逗悶子了,什麼輕省!每天該辦的差使一樣也不能少,萬歲爺宣不宣人進幸,咱們都得備著,萬一哪天龍顏大悅要翻牌子了,咱們一時亂了手腳,那可是掉腦袋的死罪!」

李玉貴咳了聲,「咱們都一樣,提溜著腦袋當差,不留神把事辦砸了,擎等著挨捶、上菜市口吧!」他吧唧了一下嘴,眼睛往西梢間瞟,「我估摸著這陣子我這兒消停不了,那位姑奶奶上乾清宮來了,還不知道派到哪個值上呢!」

趙積安掩著嘴笑,「要派什麼?左不過萬歲爺批摺子、吃飯、睡覺,她都陪在邊上罷了。罰跪還讓披個氈子,多稀罕吶!」

李玉貴悄聲道,「衣裳都撕破了,不披不成。那點子肉皮兒可有行市,萬歲爺心肝樣的抬舉著。披著好,披著大家省心,免得回頭萬歲爺想起來了,要挖咱們的眼珠子。」

「可不!」趙積安點頭,視線也順著往出廊下瞥,「這回怎麼樣?成事了嗎?」

李玉貴嘆道,「成事兒了能在那兒跪著嗎?這會子該在『體順堂』里才對!咱說句該掌嘴的話,萬歲爺從前那樣的殺伐決斷,現如今遇著了這位,積糊得沒了邊兒,後頭還不知怎麼個鬧騰法呢!」

趙積安壓著聲說,「這二位八成是幾輩子的冤家,眼下聚了頭,非得鬧出點大動靜來不可。萬歲爺那兒別說翻牌子了,初一十五留宿坤寧宮的慣例也廢除了,皇后娘娘和各宮主子是一樣兒有苦說不出。昨兒通主子還打發人給我送銀餜子來,說出了月子,讓給排個好地界兒。我哪裡敢收啊,萬歲爺這裡不動手,我就是給她排到天上去也不頂用不是?單看造化罷了。」

李玉貴撇著嘴道,「不是我說,這通主子霸攬得也忒寬,才生了十五皇子,身子還沒長好呢,又想著侍寢的事兒,那些個沒生養的可怎麼辦呢!我勸您一句,銀子好拿,回頭不好受用,還是別收的好。」

「正是這話。」趙積安笑道,「我也說她不足了點兒,還讓和您掃聽萬歲爺給太子千歲指婚的事兒呢!」

李玉貴打了個寒噤,心道這小子九成九是得了好處了,平時拿齎牌的順序換妃嬪們的賞賜就不提了,眼下打聽起這個來,未免有些過了。

「快別問這事兒,問了我也是一概不知。主子爺的脾氣您不是不知道,咱們哥們兒要好也有限。說句不怕您惱的,什麼錢能笑納,什麼錢碰不得,您見天兒的和內務府打交道,比我明白事兒。有銀子是好,可也得有命消受啊,您說是不是這個理兒?」

趙積安唯唯諾諾點頭,「那是那是。」原想打聽太子今兒頂撞萬歲爺的事兒,據說差一點兒就廢黜了,叫李玉貴這一通呲,有話也說不出了,只得訕訕的立在那裡。

這時候茶水上伺候的秀珠跑出來招呼,「諳達快著點兒,萬歲爺傳您呢!」

李玉貴打了雞血似的直蹦起來,忙撂下趙積安呵著腰進「壽寓春暉」去。一眼看見皇帝在地心裡轉圈子,滿臉的煩躁不耐,他就覺得有點肝兒顫。上去打了千兒道,「主子,您有什麼旨意,奴才立時承辦。」說完了又想扇自己大嘴巴子,這不是多此一問嗎!還能是什麼?橫豎是為外頭跪著的人心煩。他馬上又狗搖尾巴似的諂媚道,「好主子,您且消消氣兒。奴才先頭一直在殿門外看著錦姑娘的,她瞧著倒還好,可說話兒就天黑了,還沒過清明去,晚上露水下得重,我怕她跪得久了腿上接著地氣兒。奴才斗膽給錦姑娘求個情,萬歲爺別同她一般見識,還是饒了她這一朝吧。」

皇帝走到明窗前朝外看,她雖跪著,卻是挺直了脊梁骨,很有些不屈不撓的勁頭。他長長嘆了口氣,人是在眼前了,可又能怎麼樣?隔山隔海的心,甭管你多了不起,就是天王老子,她不待見也沒轍。

「去叫她起來吧。」皇帝說,轉念一想改了主意,抬腿就往「中正仁和」去。出了殿門慢慢踱到她身後,靜靜站了會子,他放軟了聲音,「餓了嗎?起喀吧。」

錦書跪得兩條腿發麻,兩個月沒考驗了,腿上功夫見退。以前她跪三個時辰不帶眨眼的,如今竟不成了。她暗自琢磨著,還真有點兒欲哭無淚。老祖宗那兒不罰了,到了他身邊規矩得從頭學,又是先從跪廊子開始,可見做主子的都一樣吧,這叫下馬威。

錦書中規中矩俯下/身子磕頭,「奴才謝主隆恩。」

皇帝知道她站不了,也不避諱左右那麼些眼睛看著,長臂一伸就把她攬進臂彎里。就勢拗起來,小小的個子貼在胸前,抱著不費吹灰之力。他以為她要掙的,誰知她乖乖靠著,長長的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