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07章滄海塵飛

第107章滄海塵飛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錦書跪在條炕前磕頭,「老祖宗,奴才給您請安了。」

太皇太后掀起了眼皮子,上下把她一通打量。照舊是老綠的春袍,梳著一把烏溜溜的大辮子,辮梢兒上是自己上回賞她的彩金絛子。沒穿團花馬褂,也沒梳把子頭、戴扁方,看來並未晉位份。

太皇太后心裡有些亂,說不上究竟是歡喜還是不歡喜。若說不歡喜,皇帝和她分明沒有什麼大進展,自己不必擔心她會在四下無人的時候對皇帝不利;可若說歡喜,皇帝現在八成是一時一刻也離不得她了,那有沒有晉位份又有什麼區別,也許私下裡已經有了事實,不過礙著她的身份或出於皇帝的私情,暫時沒有冊封罷了。

「好孩子,難為你了。」太皇太后和顏悅色的招了招手,「來,到我這兒來。」

錦書挨過去在腳踏上半跪著,倚在太皇太后炕前。太皇太后的手就像皇阿奶的手一樣,萬事不用動,連剪子都用不著拿,雙手保養得光滑柔軟。戴了護甲的兩指高高翹起來,在她鬢邊輕輕的撫,溫聲道,「我才剛還和你塔嬤嬤念叨你呢,不知道你在皇帝身邊好不好。你如今在哪個值上?」

錦書躬了躬身,「奴才謝老祖宗垂愛!回老祖宗的話,李總管給奴才派了差使,奴才眼下在御前尚衣呢。」

太皇太后訝異的哦了一聲,復又堆個笑臉子道,「錦書,我問你一句話,你老老實實的回答我,成不成?」

錦書忙站起身恭謹道,「老祖宗只管問,奴才定當知無不言。」

「你和皇帝兩個怎麼樣了?昨兒夜裡皇帝可臨幸你了?」太皇太后直剌剌地說,「我也沒有旁的意思,不過好叫我心裡有數。皇帝如今不比從前,把個養心殿圍得鐵桶一樣,咱們外頭的人要想知道裡頭的境況,那壓根兒就是辦不到。他提防著我這個老婆子,我卻拿他當心尖上的肉,你也別害臊,我們都是過來人,沒什麼可忌諱的。你說實話我疼你,你要是哄我,那我可就不高興了。」

錦書聽了那些話忙不迭跪下磕頭,「奴才不敢欺瞞老祖宗,奴才身份低微,沒有福氣伺候萬歲爺。奴才句句實話,請老祖宗明鑒。」

太皇太后看著她泫然欲泣的臉,心道這大抵該是真話。她眼下到了御前,皇帝不讓宮女子近身的規矩也破了,聽說還讓住螽斯門,倘或是臨幸了也用不著躲躲藏藏,如今誰還能將她怎麼樣呢!昨兒太子上養心殿鬧去了,結果如何?事兒沒辦成,還斥令面壁思過。

皇帝就跟魘著了似的,和當年的高皇帝簡直是一模一樣。論理兒拿出太皇太后的范兒來,先把這禍根拔了也易如反掌,可誰敢冒這個險?這會子說什麼都晚了!晚了……

太皇太后在她臉頰上輕撫,若有所思,半晌方道,「聽典儀局的來回話,說皇帝今兒上朝出了洋相了,磕破了頭,是摔的?」

錦書心頭狂跳起來,要壞醋!叫太皇太后知道那個口子是她拿硯台砸的,她還能活著出慈寧宮嗎?

她囁嚅著正不知怎麼回答,太皇太后又自顧自道,「你既然到了他身邊就多替我留心吧!我這個孫兒,也是捧鳳凰那樣養大的,文韜武略自不在話下,只是有時候不拘小節了點兒,想是當初在軍中養成的習慣,胡打海摔慣了的。」她看著錦書,勾起一邊嘴角慢慢說道,「那起子奴才還混嚼舌頭,竟說萬歲爺是叫你給傷著的,我一聽就來了火氣。你在我身邊幾個月,脾氣好,最善性不過的,我瞧在眼裡,心裡都知道。那些個閑碎催,渾身儘是攪屎棍子的能耐,看見別人安樂了,他們就眼紅。你是個穩當人兒,絕不能幹那種犯上作亂的事,定是他們訛傳的。傷了聖躬,那可是滅頂的大罪,誰不明白這個理兒,你自小在宮中,比誰都懂規矩,對不對?」

老太太這招敲山震虎用得也很無奈,皇帝身手了得,懷來之戰時一個人撂倒了大鄴的四員猛將,說他自己走路撞破了頭,說出去誰能信吶!可怎麼辦呢,眼前這位再放肆,皇帝不下口諭輕易動不得。太皇太后一把年紀了,威嚴不在話下,對這麼個小丫頭卻束手無策。不能太上臉子,得拿捏好火候,適當的提點一下也就是了,全看著皇帝了,誰叫他挨了打都悶聲不吭呢。

錦書背上汗津津的,自然明白太皇太后的用意。既給了台階就順著下吧,這會兒可不是說大實話的時候,她要是不識時務,立時的就會被拖出去亂棍打死。

太皇太后攜起她的手,溫言道,「好孩子,我原想還你個公主的名分,再給你指戶好人家嫁出去,安安穩穩的過小日子,現下看來是不能夠了。你瞧瞧你主子乾的那些事兒,我沒法子說他,人到了這個份上,也管不住自己的心了。如今我不求別的,只求你瞧著他一片痴情,好歹顧念著他點兒。你心裡怨他我都知道,過去的事就讓他過去吧,改朝換代總免不了血流成河。再怎麼怨,也還得活下去不是?丫頭,只要你願意一心一意跟著皇帝,你的位份我來給你晉,你說這樣可使得?」

這些話對於太皇太后來說該有多熬人!她一輩子昂著頭高高在上,現在卻要對個小宮女下氣兒求情,她心裡的委屈和不甘有誰知道呢!

錦書忙起身蹲福,「老祖宗這是要折奴才的壽了!奴才謹記著老祖宗的教誨,一定盡心儘力的服侍好萬歲主子。至於旁的,奴才不敢有所求,老祖宗也別替奴才操心晉位份的事兒,奴才沒有做宮妃的命,這輩子就做個使喚丫頭也知足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