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16章無情燕子

第116章無情燕子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走自然是要走的,就算到了外頭摸不清東南西北,也未必要接受皇后的好意。大鄴皇室當年雖敗落了,可勾心鬥角一直到亡了國才停止,她生長在宮廷中,什麼樣的黑幕沒聽說過?東直門大街?她要是真傻乎乎的奔那兒去,出了四九城,免不了賞她一根繩子,一柄尖刀。

她說,「主子,您這是叫奴才為難呢!奴才隨侍萬歲爺左右,恐怕有心要走也未必走得脫。主子且寬寬心吧,太子爺性至善,他對奴才不過是同情,等大婚了,有了貼心的人,自然就把奴才忘到脖子後頭去了。」她復又莞爾一笑,「奴才真沒想到主子會和奴才說這樣的話,您是知道的,萬歲爺手裡有奴才兄弟的消息,奴才這要是一走,那往後要見兄弟就難了。」

皇后撫著耳上的東珠墜子說,「你這樣的伶俐人,怎麼還叫萬歲爺的緩兵之計給誆住了!我上回和庄親王打聽過,說原先是有了些眉目,可到了北邊兒消息又斷了,現下是兩眼一摸黑,使了人掃聽,也沒個長短講頭。找了那麼些年竟一無所獲,你別嫌不中聽啊,都說八成是歿了,再不然就是到了關外去了,或是突厥,或是蒙古,橫豎是不在華夏了。我要是你,斷不會在宮裡死等,還是出去自己尋訪的好。朝廷派出去的都是些五大三粗的莽漢子,腰裡別著綉春刀,一副神氣活現的架勢,不穿武官補子也瞧得出是護軍出身的。老百姓最忌諱和官府打交道,遇上了,杠死了有真話也不說,怕給自己惹麻煩,所以來來回回的沒一點進展。你不同,你是文文氣氣的大姑娘,就是穿上男裝也像個讀書人,你要自己去查訪,比那些虎背熊腰的棒槌們中用千倍萬倍。」

皇后巧舌如簧,想方設法的攛綴她出逃,她明著拒絕,暗裡也琢磨,前頭估猜的沒錯,皇帝果然是蒙她的。這樣也好,沒了牽掛,也沒了顧忌,可以走得更洒脫了。

「多謝主子告訴奴才這些,奴才心裡有了譜,該怎麼再行計較。」錦書蹲了蹲安,「萬歲爺讓在順貞門上侯駕,奴才去晚了不好,主子沒有旁的吩咐,奴才就先行告退了。」

皇后探究的看她,頓了會兒才笑說,「那你去吧。姑娘向來審時度勢,是第一等的聰明,我多說也無益,只盼後會無期吧!」

錦書目送她逶迤走遠了,方回身朝順貞門上去。穿過御花園,遠遠看見花樹底下站著一個人,月白的長袍,鑲金流雲紋琵琶襟馬褂,胸前的鈕子上掛著一串香牌,倚樹而笑,岩岩若孤松之獨立,一派龍章鳳質的美姿儀。

她過去打了個千兒,「奴才給主子請安。」

皇帝含笑打量她,面如冠玉,活脫脫一個俊俏後生。

她從懷裡掏出拳頭大的一包東西,打開帕子是兩塊雞心酥和幾顆糯米棗兒,按著規矩各掰下一塊試毒,這才遞過來,說,「主子餓了吧?先用些墊墊,等回頭再吃好的去。」

點心上還帶著她的體溫,皇帝捏了一塊慢慢吃了,兩個人一前一後朝著神武門上去。

外頭早有護軍牽著兩匹馬等候,皇帝接過馬鞭一擺手,兩邊護軍恭肅退下,正待要送她上馬背,她卻拽著他的袖子不肯撒手,哭喪著臉說,「好主子,奴才不成,害怕。」

「這點子出息!」皇帝嗤之以鼻,無奈只好把她抱上自己的座騎,兩人同乘,揚聲一喝,沿著御道,緩緩往前門大街而去。

盛世昇平,街道上商賈雲集,開什麼買賣的都有,有賣茶食兒的,捏麵人的,賣菜賣雞蛋的,趕騾馬上牲口市的。商販們的吆喝聲此起彼伏,街道上賣點心吃食的生起了爐子燒水,放眼看去白煙裊裊,人在其間穿行,如在雲霧裡。

錦書心裡裝著事,壓根無心遊玩,兩個人走在集市上反倒寂寂無言,皇帝覷她一眼,道,「怎麼成了鋸嘴的葫蘆了?出來了又不高興了?瞧這樣兒懨懨的,琢磨什麼呢?」

她揚唇一笑,「沒琢磨什麼,就是怕主子餓肚子。依我說,咱們下館子去吧,先吃飽了再上廟裡敬香去,爺,您說好不好?」

皇帝不疑,也怕她一早上匆忙,這會兒要挨餓,便應道,「前面有家酒樓,羊蠍子最出名,咱們上那兒歇歇腳,喝上一盅小酒再走不遲。」

錦書應個是,跑堂的小二從裡頭迎出來,笑得滿臉開花,熱絡的拿毛巾給他們撣撣身上,一面奉承道,「哎喲我的爺,盼您盼得脖子都長了,怎麼今兒才來?快裡面請。」朝柜上嚎道,「貴客二位,騰好座兒,好酒好菜麻利兒上啦。」

錦書跟著皇帝進廳堂,悄聲問道,「爺,您是這兒的常客?」

皇帝道,「只和長亭來過一趟。」料著她是對跑堂的那股子親熱勁頭感到不解,便笑道,「這些買賣人,嘴上都是抹了蜜的,看見哪個不是這模樣?」

那小二噯了一聲,阿諛道,「大爺這話說得是!咱們買賣人,講究的就是這個,要把大爺們挑在大拇哥上,把爺們伺候舒服嘍,掏銀子掏得心甘情願不是?您受用,我們賺錢,大家吉利,多好的事兒!」邊擦板凳邊笑說,「您們到了順泰來就是到了自個兒家了,要吃什麼,要喝什麼,九十八道菜色,十六種花雕白干兒,由著爺們點。」

皇帝看著桌凳,問,「有雅間兒沒有?堂吃鬧得慌。」

跑堂的嘿嘿的笑,「對不住了您吶,今兒吏部陳大人做東道,把六個包間兒都訂下了,眼下只有堂座兒了,您二位爺包涵吧。」

皇帝原本是怕錦書在眾目睽睽下不自在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