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18章掩泣空向

第118章掩泣空向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兩個人摟著,好一通的哭,又怕叫外頭人聽見,只得壓抑著。錦書擦著眼淚說,「你過得挺好吧?看看都富態了。氣色也好,我料著婆家待你不錯,都受用到臉上了。」

苓子嗤地一聲笑了,「你是變著方兒的說我胖吧?婆家好不好是後話兒,他老子娘看得開,早早就分了家,小家單過,比一大家子聚在一塊兒,天天為柴米油鹽纏鬥的好。」給她整了整衣領道,「別說我,說說你自個兒。你在宮裡受了多大的委屈,怎麼想著要逃出來了?是皇后娘娘不依不饒嗎?還為那鐲子的事兒給你穿小鞋?」

錦書搖了搖頭,「不是的,那事兒早過去了,挨了兩板子,後來太子爺把我給救下了。我也不知打哪兒說起,前頭為那玉堂春鐲子,我怪對不住你的,心裡一直記掛著,可巧今兒遇上了,我好歹要和你陪個罪。」

她說著要起身行禮,苓子忙把她按住了,「快別這樣,咱們姐妹的情分明擺著的,你要這麼的就見外了。誰也沒想到皇后主子在這上頭做文章不是?橫豎她要整治你,哪裡找不著由頭呢!太子爺倒是個有心人,他對你也算有情義的,那你這趟出來沒支會他一聲?怎麼鬧得全城戒嚴了?」

錦書囁嚅道,「我和太子爺不能怎麼樣,昨兒放了恩旨,他指了婚,年下就要完婚了。」

苓子恍然大悟,敢情這是沒了著落,心灰意冷了才出逃的。遂嘆了口氣道,「我原就說,你兩個要有個結局怕是難,沒想到真說中了。太皇太后怎麼說呢?老太太總歸是顧著大局的,八成也難為你了吧?你這會兒還在敬煙上?」

車外馬蹄聲踩踏在青石板上篤篤的響,錦書只覺心思煩雜,她皺著眉頭靠在苓子肩上,心事也不瞞她,齉著鼻音兒說,「我到御前了,在尚衣上當值。這回是跟著萬歲爺出來遛彎,我瞧准了時機趁亂逃出來的。」

苓子聽了腦子裡混成了一團漿糊,側著頭喃喃,「怪道呢,我說你怎麼出宮門的,原來是陪萬歲爺出來的!多虧了我今兒回娘家去,要不你可怎麼辦?出不了城門,也沒法兒打尖兒住店,各處客棧驛站都有護軍挨家挨戶盤查呢,難不成還在破廟破蘆席下過夜?明兒天亮又怎麼樣呢!」

錦書愧疚道,「我不能連累你,萬一出了什麼事兒,怎麼向你姑爺交代?」

「那不礙事,他是個好人,也明白事理,和他說說讓他想法子,爺們兒總比咱們路子野。」

說話馬車停下了,外面丫頭打了帘子,笑嘻嘻的說,「舅爺,到家了。」

錦書知道她拿她逗趣兒,不由紅了臉,苓子啐了口道,「爛舌頭的小蹄子,再油嘴仔細我打你。」一邊攜了錦書的手說,「到了,小門小戶的,你別嫌棄才好。」

「你拿這話臊我呢!」錦書抿嘴一笑,「好壞不論都是自己家裡,守著這一畝三分地,還稀圖什麼!」

這是個倒座的二進四合院,院牆後頭還連著建了個小院子,算下來也有一二十間屋子。夕陽斜照著院里的魚缸和石榴樹,瞧得出這是個殷實之家。

抄手游廊上收拾花草的使喚丫頭和老媽子都過來見禮,苓子只道,「這是我娘家堂弟,外省上來應試的,回頭收拾好酒菜,等三爺回來就開席。」

手底下的人應下了,蹲了福又都忙去了,錦書沖苓子笑,她嫁了個好人家,她真心的替她高興,「多好的小日子啊!你一定是咱們姐妹裡頭福澤最厚的。」

苓子拉她到炕上坐定了,又吩咐人打水送換洗衣裳來,才說,「那可不一定,你別說,我覺著你前頭苦,後面總有苦盡甘來的時候。你和我說說體己話,你這回是為什麼出逃?到了萬歲爺身邊,照理是沒什麼委屈可受的了,我知道萬歲爺待你也不尋常,你何苦出來受這份罪?弄得現在東躲西藏的!我打量護軍這勢頭,恐怕不找到你誓不罷休。萬歲爺這回是鐵了心了,恐怕明兒九門得封了六門,你能上哪兒去呢?外頭的世界未必比宮裡好,你擎小兒又在內城裡養大的,出去了我也不能放心,我瞧你還是在我這兒吧,以後的事以後再做打算。」

這是客氣話,暫時的避難或者可以,常住就沒有道理了。她知道苓子真心為著她,可她如今嫁了人,萬事也得顧及姑爺,自己又不是帶了金山銀山的香餑餑,窮親戚都有人嫌,何況自己是這麼個境況!她一味的搖頭,「我既然出來了就得出城去,我要上保定去!我父母兄弟都葬在那裡,十來年了,我沒能去祭拜過一次,日里夜裡的想著念著,這回就是死,我也要去碑前磕個頭!」

「那道兒可遠,你一個姑娘家怎麼好!」苓子拿著篦子給她梳頭,嘴裡嘀咕道,「你啊,旁的沒什麼,就是死心眼兒。我本不想說什麼規勸你的話,可要是留在宮裡,太子爺就算迎娶了太子妃,他心裡裝的還是你。等將來他御了極,你們有的是廝守的時候,何必要逞一時之氣呢!」

錦書滿肚子的話,在宮裡也沒個貼心人能說,她和苓子親姐妹一樣,眼下遇見了,也就不忌諱什麼了。她慢吞吞的說,「我以前分不清什麼是喜歡,什麼是愛,到了現下才明白了,我對太子不過是兒時的情義。」

苓子愕然抬頭,看見她擰著眉頭,鏡子里倒映出一張泫然欲泣的臉。她驚訝的問,「那對萬歲爺呢?這麼說你……」

那芙蓉秀面上染了淡淡的一層紅,眼波流轉間生出了極別緻的風情。她的手指無意識的絞動鈕子上掛的穗子,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