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21章峰迴路轉

第121章峰迴路轉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厲三爺在被窩裡翻來覆去的睡不著,誰攤著這麼糟心的事兒都不能好過!家裡來了個大寶貝,是送也不好留也不好。留了怕得個窩藏逃犯的罪名,送嘛,四九城圍得連只蒼蠅都飛不出去,要把一個大活人送到城外頭,談何容易!

怪誰呢?怪就怪苓子多事,女人心軟乎,明知道是個大麻煩,還往家裡領,這下子可怎麼辦才好?

他借著檐下上夜的燈往邊上看,她倒是呼吸勻停,沒事人一樣。厲三爺那叫一個百爪撓心喲!他伸手攮了攮,「苓子?媳婦兒?」

苓子閉著眼問,「想著什麼好法子了?」

敢情這位也沒睡著!厲三爺索性摸索著坐起來,他愁眉苦臉的說,「要出城也不是不成,二哥哥在朝陽門上管糧運,那道門上多走官車,最不濟弄套押糧的行頭給她換上,混在人堆里興許能過關。可這是險招,萬一露了餡兒,害了咱們不算,還要拖累二哥哥。」

苓子也摸黑靠在炕柜上,喃喃道,「橫豎給想想轍吧!這回幫了她,也不枉我和她好了一場。」

厲三爺轉臉看著她說,「我的傻媳婦兒,你還真是一根筋的主兒!我覺著你送她出城不是什麼好事,可能反害了她。你想想,她一個姑娘家,沒親沒眷的,出了北京城往哪兒去?要是路上遇著些有歹心的人,出了點什麼事兒……哎呀,那可比在宮裡受罪一千倍!」

苓子叫他一說也怔住了,懊惱地嘀咕,「那你說怎麼辦?她鐵了心的要走,眼下也出了宮,還能怎麼?把她硬綁著送回去?那她不得恨我一輩子!」

厲三爺吧唧了一下嘴,「我就說你們娘們兒辦事欠考慮,她自小在宮裡長大,外頭的人情世故全然不知,也料不到人心有多險惡,悶著頭出來了,還整出這麼大的動靜,宮裡當家的能撒得下手也就罷了,這會子鬧得,你瞧瞧!」他扭了兩下湊過來些,低聲道,「若依著我,還是往宮裡報吧!我當面求見萬歲爺,把事兒說清了,主子爺不是拿她當心肝嗎?就是回去了也不會有什麼責罰,只會往高位上晉,這樣對她才是最好的。」

「不成!」苓子吊高了嗓子說,「她拿我當姐妹,我不能幹這種缺德事兒!」

厲三爺慌忙來捂她的嘴,「姑奶奶,別嚷,叫她聽見了不好!」他大嘆一口氣,「我是為她好!你別一時婆媽,回頭害了她一輩子!你說是在宮裡做主子娘娘好,還是漂泊在外嫁個莊稼漢子好?也說不準連個莊稼漢都嫁不上,落到壞人手裡頭,賣到窯子里去怎麼辦?你這才是造大孽呢!」

苓子沒了主意,獃獃坐在那裡瞎琢磨,進也不是退也不是,只搖頭說,「讓我干這樣的事,我良心不得安吶!她會記恨我的,好不容易逃出來,我還出賣她,她見了我非得咬下我一塊肉來!」

厲三爺在她鼻子上颳了一下,「要不怎麼說你傻呢!你不會不叫她知道?我去求萬歲爺,求他好歹保全你們姐妹的情分,他這會子一心就想找著她,肯定是什麼都能答應。」他又悻悻道,「其實我也有私心,是想搭上這根高枝兒往上爬一爬。你想想,我這個二等侍衛從十五歲干到現在,都五六年了,半點要升的意思也沒有。皇上對祈軍管得嚴,有銀子也沒處使,這趟是個好時機,不借這把東風,恐怕二等侍衛的銜兒要掛到死了。」

苓子驚愕的看著他,沒想到這個老實人還有這樣的心機,到底是商賈家裡出身的,算盤珠子撥得噼啪亂響,主意都打到錦書身上去了。

「您可真叫我刮目相看。」她白了他一眼,「拿人家姑娘換你的前程,虧你想得出來!」

厲三爺窒了窒,倒頭就躺下了,嘴裡嘀咕,「得,全當我沒說!我明兒套車送她上朝陽門去,你不想揚眉吐氣,將來別後悔。」

街面兒上梆子篤篤的敲,一聲聲像敲在她耳朵邊上似的。苓子叫她男人這通車軲轆話說得沒了方向,顛來倒去的想,他說得也有道理。當主子,有天底下獨一無二的尊崇,何況她還愛著皇帝,在他身邊不是最好的結局嗎?要是出了北京,碌碌一生,或是遇上個人伢子給賣了,淪落成了粉頭,那不是糟蹋壞了!

再想想,厲三爺官道走得不順暢,折騰了五六年,一無所成。親戚朋友嘴上不說,暗裡總歸要笑話,女孩兒嫁了人,有了自己的小家,總巴望著男人有出息,自己跟著妻憑夫貴,將來也掙個封君做做。況且也想圖個好名聲,說誰家的姑娘嫁了厲家,老三立馬就升發了,那姑娘有旺夫命,多露臉子啊!

苓子猶豫了,她巴巴看著厲三爺,小聲的問,「怎麼瞞著她呢?我這麼悄不聲的把她給賣了,心裡總歸不得勁兒。」

厲三爺撐著胳膊拗起了腦袋,「你這是捧她,又不是把她往火坑裡推,有什麼不得勁兒的!這樣,我卯正上軍機處值房裡去,托昆大人往聖駕前傳話。你仔細別露馬腳,該備的照舊備齊,等我的信兒。」他說得興起,捧住苓子的臉啪啪兩口海吻,「好媳婦兒,您擎等著吧,有您好日子過的!悠著點兒巴結住她,往後她做了貴妃、皇貴妃,再往高了說,當上了皇后……媳婦兒哎,憑著你們姐倆的交情,您就美去吧!」

做皇后?苓子嘿嘿的笑,那就再好不過了!她躺下,盤算著錦書前途不可限量,自家男人跟著水漲船高,自己頭上能扛上個一二品誥命的高帽子,喜滋滋悶得兒蜜了。

次日,厲三爺起得比上朝的宰相還早,穿戴齊了,胡亂喝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