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25章黃蘆苦竹

第125章黃蘆苦竹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皇后病勢沉痾,回稟了太皇太后,新人冊封就不來了,橫豎由老祖宗瞧著辦就是了。

錦書蹲了個雙安,規規矩矩跪在炕前等發落。太皇太后看一眼圈椅里的皇帝,還是原來那種疏淡的樣子,似乎什麼都不在心上似的。

他面上雖這樣,腦子裡想些什麼,太皇太后還是知道的。這回是萬分的看重,否則後/宮女子晉個位份這類的小事情,他也不會巴巴的把人送了來。

只是這錦書真叫人頭疼得緊,好端端的為什麼要跑?跑又跑得不得法,才到易縣就給抓住了,然後又出了這檔子事兒,叫皇帝氣得眼睛鼻子都不在原地界兒了,在泰陵裡頭就臨了幸。

皇帝也是胡鬧的,太皇太后有些生氣,怎麼能在人家的陵地里干下這種造孽的事,傳出去還要不要臉面?他一國之君的名聲不是都要糟踐完了嗎!

老太太看看跪著的丫頭,低眉順眼的伏著,遭了這麼大的罪,心裡該有多苦啊,真是難為壞她了!瞧瞧,瘦得下巴都尖了,跪在那兒脊背窄窄的,皇帝張開手就能比個大概了。

「好孩子,快起喀吧。」太皇太后照舊是拉她過來攬在懷裡,一邊給她擦眼淚一邊說,「事情都成了這樣,你一個女孩兒家要名聲,你主子對你的心思你也知道,總要有個交待才好。」回過頭去對總管說,「崔啊,你給宗人府搬個旨,就說是我說的,六嬪滿員了也不礙的,這個規矩可以活絡一些,給錦書晉個嬪位吧!位份雖不算高,卻也是個主位,等將來添上一兒半女的,依著你主子的疼愛,再一等一等的往上升。」

崔貴祥垂著手應了聲「嗻」,才問,「奴才請老佛爺示下,慕容主子的封號定了什麼?奴才好傳內務府上寶冊去。」

太皇太后琢磨了一下,轉臉問皇帝,「你的意思呢?」

皇帝抬眼道,「孫兒也請皇祖母示下。」

太皇太后怕皇帝嫌給錦書的位份低,回頭心裡又不舒服,忙道,「按著祖制,皇帝親封也要從貴人往上晉,咱們這回算是逾越了。不過也沒什麼,錦書是皇族後裔,出身自然高貴些,就是封了嬪也不為過,只是再往高處就不合適了。依我說,咱們位份是嬪,吃穿用度就照妃的規制來,年例三百兩,妝蟒織金、吃食油蠟都和四妃齊平,這樣不至於落人口實,自己也受用,皇帝道好不好?」

「全憑皇祖母做主。」皇帝嘴裡應著,去看錦書的臉色,她眼裡平靜無波,像是和她沒有半點關係似的。皇帝不由泄氣,手指在肘墊的繡花紋路上撫摩,低頭看襴袖上一圈圈的燙金凸綉,心裡空落落的,人也萎靡起來。

太皇太后看在眼裡也只有嘆息,這兩個冤家聚了頭,往後還有太平日子可過嗎?全靠老天爺保佑了!

她拍了拍錦書的手,和煦道,「封號就上『謹』吧,取個諧音,也望你以後謹言慎行,盡著心的伺候你主子。」

錦書還是那淡淡的樣兒,下地蹲了個福,道,「謝老祖宗,奴才聽老祖宗的,一定不負老祖宗的厚望。」

太皇太后點了點頭,又要操心皇帝翻牌子的事兒了。如今他得嘗所願,難免對其他妃嬪冷落,雨露均沾是最好不過的,倘或有了偏頗,鬧得後/宮不太平,那得多生出多少事端來啊!

「皇帝榮寵是好事,不過切不能太貪戀了。」太皇太后對錦書道,「我知道你素來懂事,皇帝萬一有個使性兒的時候,你要多勸諫著點。伺候他的人多,一團和氣最要緊了。」

錦書應個是,暗道這點倒不必太皇太后擔心思的,她本來就沒打算侍寢,敬事房銀盤裡的牌子上都不會有她的名號,更沒有獨佔榮寵這一說了。

太皇太后當起了和事佬,故意笑道,「這樣方好,你姑爸嫁了先帝爺,你如今也跟了皇帝,這樣倒沒亂了輩分兒,你和皇帝原就是一輩上的人,算來算去都是合適的。往後兩家化干戈為玉帛,再添上個小子丫頭的,就齊全了。」

錦書勉強笑了笑,「老祖宗說得極是。奴才求老祖宗一樁事,老祖宗這兒敬煙上還短著人,下頭接手的規矩一時學不成,又要叫老祖宗生氣。奴才這麼撒手走了,榮姑姑一個人要掌事兒,要上夜,還要敬煙,怕是忙不過來。奴才想,老祖宗要是不嫌奴才呆蠢,奴才還在慈寧宮裡伺候老祖宗,等這回選秀完了,挑出拔尖兒的來,奴才再回毓慶宮去,求老祖宗恩准。」

太皇太后不由看皇帝,他眼裡的愁苦更甚,好好的爺們兒弄成了這副模樣,叫她這個做祖母的心裡生疼。她在錦書頭上輕撫,「好孩子,我知道這原是你的孝順,可眼下你才晉位,和你主子多團聚才是正經。你不回自己宮裡,單在我這兒伺候,我怎麼能落忍呢?何況你主子那裡也短人呀,尚衣上不也要人伺候嗎?」

錦書並不去看他,只道,「尚衣監還有幾位當散差的諳達,換到御前也是使得的。老祖宗這兒不一樣,敬煙是和火神爺打交道的,萬一有個閃失,傷著了老祖宗,奴才要愧疚死了。況且萬歲爺最有孝心,自然也是答應奴才這麼做的。」

她說話向來滴水不漏,明擺著皇帝要是不答應,就是對太皇太后不孝,他還能怎麼說?橫豎打落了牙齒和血吞,多熬可只有自己知道罷了。她在老祖宗跟前呆著,他還能借著請安看她一眼,要是她回了毓慶宮,那裡偏了些,她又不待見他,要見也不易。

兜兜轉轉又回到了原點,這命運,真真是讓人莫可奈何!

風吹動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