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26章雲隨雁字

第126章雲隨雁字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一雙鳳頭履踏進了視野,鞋頭飾珊瑚珠,鞋幫子上是及地的穗子,一挪步,婀娜娉婷。

錦書抬頭看了過去,那女孩兒穿著月白緞袍,青緞掐牙背心,頸子上套著金累絲攢珠項圈,眉眼兒長得討喜,不算頂美,卻也清秀可人。沖著寶座上的人盈盈跪下去,磕了頭道,「奴才給太皇太后請安,給皇上請安。」

太皇太后點點頭,「起喀吧!」指了指錦書道,「你也見見,這是毓慶宮的謹嬪。」

瑤妗應是,起身打量錦書,覺得天底下可能沒有再比她齊整的人物了!

她戴著鏤金八雲,三行三就的串珠金約,身上是湖色緞綉菊花紋袷衣,領上鑲著白玉琢蟬扣,那皮膚通透無瑕,竟和玉扣是一樣的顏色!美則美矣,只是氣色不太好,微有些瘦弱,下巴尖尖的,模樣兒卻極嫻靜端莊,在皇帝身側婷婷站著,這兩人放到一處,簡直像畫兒一般圓滿。

瑤妗邊琢磨著在哪兒見過她,一面收回視線蹲了個福,「給謹主子請安。」

錦書側身避了避,淺笑道,「縣主有禮了。」

太皇太后看重孫媳婦兒,越看越歡喜,拉了坐在身邊問長問短。皇帝見過了人,也不耐煩聽她們拉家常,便起身道,「皇祖母,孫兒還有幾個小臣要見,就先行告退了。」

太皇太后點頭道,「那你去吧,公務要緊。」又對錦書道,「代我送送你主子。」

錦書曲腿應了個嗻,方隨著皇帝出門來,下了漢白玉台階,皇帝不言聲兒,她也不好辭回去,只得悶頭在他身後跟著。

李玉貴猴兒精的人,要把御前的人擺布開了,都散到宮門外頭去了,留下皇帝和錦書兩個人慢慢的走,自己落了十來丈,遠遠的侯著旨。

皇帝拿眼稍瞥了她一眼,斟酌道,「你在太皇太后宮裡踏踏實實的,要什麼、想什麼,打發人來回我,我不在就吩咐李玉貴,或是我回來了替你辦。」

皇帝鮮少用「我」這個詞兒,錦書聽著覺得有些彆扭,也不方便說什麼,只道,「萬歲爺是辦大事兒的,外頭的政務忙得筋疲力盡,怎麼好再為我那些碎催事體心煩!您回宮去吧,奴才伺候老祖宗心裡有譜,也不會有什麼短的,請主子放心。」

皇帝背著手,知道她是個犟性子,缺少什麼也不會和他說。皇后這會子稱病不料理,她的用度就靠內務府張羅了,萬一有個不順心,她和誰訴苦去?

他踱了兩步說,「才剛太皇太后發話兒了,份例按著妃的品級辦,我心裡也覺得合適。東西是死的,要緊的是身邊伺候的人。我知道你在掖庭的時候有些好姐妹,叫內務府給你撥了兩個,另六個只要是機靈有眼色的就成。貼身的人知道心疼你,比什麼都強。」

錦書低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囁嚅,「我省得,您犯不著替我操心。」

皇帝介面道,「不操心成嗎?你這麼個不肯將就的脾氣,鬧不好就得委屈壞了。」

錦書臉上漸漸不是顏色起來,咬著嘴唇不說話。皇帝料想自己又冒犯她了,便道,「你瞧,三句話不對就上臉子,我就說你不得?」

「我哪裡上臉子了!」她小聲嘟囔了一句。

他在前頭走著,梳理得一絲不苟的辮子垂在身後,辮梢兒上垂著明黃的絛子,風一吹款款搖擺起來。她看得有些出神,只覺得這一切恍惚像夢,自己就這麼成了他妃嬪中的一員,往後的路怎麼走呢?還有出宮的那天嗎?倘或永晝真的來尋她,她能撂開眼前人嗎?

她輕輕嘆了口氣,愛他,不能原諒他,怎麼到了這地步!

皇帝緩步的踱,少時回過頭來說,「選秀完了你就回毓慶宮去,如今晉了位,總在慈寧宮呆著也不是長久的方兒。」

一個皇帝,這會兒婆媽得這樣,都是為了她。錦書心思敞亮,什麼都明白。他越這樣越叫她難受,再體貼入微又能怎麼樣,憑著眼下的態勢,還有什麼可說的!

漸漸到了慈寧門上,肩輿在檻外停著,一溜太監垂手靜待。皇帝想著這就要和她分開,心裡生出不舍來。想靠近她,又怕她抵觸,進退維谷間煎熬得腦仁兒都發疼。才想伸手去觸她,她卻堪堪往後退了一步,他的手尷尬停住,心裡一陣陣的抽搐,尊嚴像是被人拍在地上狠狠踩爛了似的,止不住的絕望和落寞。

她熟視無睹,畢恭畢敬的蹲福,「奴才恭送萬歲爺。」

皇帝蹙眉看著她,才要說話,長滿壽老遠打了個千兒過來,道,「回主子,才剛建福宮貴主兒跟前的板栗兒來回話,說貴主兒今早身上熱,喘得臉通紅,高世賢開了方子,說叫急煎快服,可鎮不住喘,這會子……看著不好了。」

皇帝聽了大驚失色,章貴妃體弱多病,當初太皇太后就說她恐不是有壽的,眼下竟真不中用了。

「快往建福宮去!」他也顧不得別的了,上了輦即吩咐。抬輦太監飛快調個頭,腳下加緊了,直朝北邊去了。

錦書目送聖駕走遠了才折回門裡,她沒見過章貴妃,只知道她是南苑王側妃,皇帝御極後晉了貴妃位,常年卧病在床,各處也不怎麼走動。太皇太后這裡請安是全免的,她養在宮裡,不論是大宴,還是宮妃們歡聚,從來就沒有她。聽說年紀還輕,大約只有二十八九歲,真要是不好了,也叫人心頭難受。

正想著,身後人打千道,「謹主子吉祥,奴才給小主道喜了。」

錦書轉過身來,看見崔貴祥單膝跪在地上,忙去攙扶他,又礙著他身後還跟著兩個宮女,言辭不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