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32章浮生長恨

第132章浮生長恨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乾清宮是巍巍天闕,御路輕易走不得。錦書知道皇帝在西廡的懋勤殿,便從月華門進去,經批本處到殿門前,請司禮太監進去通傳,自己就在廊下等著。

可有些不尋常,站了半天,見不見的沒個信兒。她和蟈蟈兒對視一眼,心裡禁不住怦怦的跳,像是真出了要緊的事兒了。

這時候李玉貴縮著脖子從裡頭出來了,覥臉打個千兒,陪笑道,「謹主子來了?」

錦書頗感意外,換了平時,李大總管早就狗搖尾巴的讓裡面請了,今兒倒奇怪,在門前擋橫著,像個門神似的。

「主子,萬歲爺……」李玉貴偷著往門裡指了指,「遇著點兒事,心裡不痛快呢!奴才眼皮子淺,不敢枉揣聖意。謹主子您看……」

錦書點了點頭,「那不能叫諳達為難,萬歲爺不肯見我是不是?」

李玉貴嘴角抽搐了兩下,笑得越發難看了,窩著背道,「小主兒您是知道的,國事比天還大,樁樁件件壓在萬歲爺肩頭上,文政、河務、兵事、錢糧、明刑,哪樣不是事繁任巨的?萬歲爺又是個萬事不將就的聖主明君,一時走了窄道兒也是有的。今兒把主持軍機處的章京臭罵了一通,還有幾位散秩大臣也一體開革了,到這會子還在氣頭上呢!奴才瞧主子還是先行回宮吧,等萬歲爺氣兒消了,自然上毓慶宮看您去。」

看不看的是後話,他昨晚失了約,今天又避而不見,錦書惶惶自覺失望。君心難測,隔山隔海的,這會子吃個閉門羹,等將來,或者還有個申斥責罰的時候呢!自己腦子叫狗吃了,怎麼巴巴兒的尋這晦氣!原說是心念不動,百毒不侵,如今自己動搖了根本,擎等著下阿鼻地獄吧!

她的臉冷下來,自找沒趣兒,怨得了誰?既然不肯相見,那也是沒法子的事。她微一頷首,面上自然帶了七分矜持,「那就勞諳達替我傳個話,就說奴才恭請聖安。奴才不懂規矩,來得不巧,下回定然仔細了。只是上火易傷肝,請主子保重聖躬吧!」言罷也不等李玉貴回話,轉身就朝月華門上去了。

李玉貴愣在那裡半晌沒回過神來。好嘛,動了怒了,這趟怕是得罪壞了!他撓著頭皮想,萬歲爺也真是,日盼夜盼的,好容易有了點眉目,怎麼又拿起喬來了?真真是兩個冤家,不相互的整治就過不下去日子似的,這麼你來我往的纏鬥,猴年馬月才是個頭呢!

邊想邊低著頭進殿里,才轉過金絲帷大幕,迎頭就和皇帝撞了個滿懷。

「混賬奴才,你是豬腦子么?」皇帝的臉拉了足有兩尺長,本來就不受用,讓他撞了個趔趄,心裡的憋悶一股腦兒發作出來,抬腿就把跪著的李玉貴踹翻了,指著鼻子罵,「平日間看你八面玲瓏,到了用的時候就成了海子里的鹿,除了愕頭愕腦的還會什麼?」

御前的人哆哆嗦嗦跪了一地,李玉貴嚇得魂飛膽喪,趴在地上磕頭,大耳刮子甩得山響,邊打邊嚎,「奴才是笨王八,沒規矩、沒成色,衝撞了主子爺,奴才該死!請主子爺消消氣兒,才剛謹主子說了,主子爺氣大傷身子,讓主子保重聖躬……」

皇帝心頭擰成了麻花,昨天晚上接了個密報,是派到湖廣去的人發回來的,一看之下驚駭莫名。太子離京畿山高路遠,憑著什麼整頓旗下軍務?還有與御前大臣過從甚密的傳聞,他坐鎮太和殿,居然會出這等蒙辱朝廷的事,著實讓他又氣又恨。

太子好手段,七司衙門竟悄沒生息的換了他的人,逐漸掌握了內城宿兵大權。關防、警蹕,他旗下的包衣奴才佔了一大半兒。正路主子一發話,下頭一級一級的傳遞,奴才尋門生,奴才找奴才,因著他是儲君,內務府、宗人府不能言聲兒,好好的紫禁城,這煌煌帝都,竟成了太子湛的天下!

虧他一個開國皇帝,整日坐在金鑾殿上,後院里壘了一垛乾柴卻渾然不覺,豈不自打了嘴巴?只是茲事體大,這罪名兒下來可是誅戮的結局,他一則震怒,一則寒心,腦子卻還是清醒的。

太子性最善,要細論起來也是自己有愧於他。這事斷然匆忙不得,要嚴查嚴辦容易,軍機處的那些個人都不是吃素的,可揪出了禍首之後怎麼辦?豫親王是個糊塗蛋,耳根子軟,禁不得哄騙。可恨的是勒泰,這位國舅爺舒坦日子過夠了,打算開始挑事兒了,追究下去恐怕連皇后都有牽連。正宮娘娘是天下之母,倘或攪在裡頭,不是關係社稷的大事么?

皇帝獃獃站著,一時又渾渾噩噩沒了主張。太子年輕,意氣用事是有的,只是這皇后聽之任之實在可惡!這樣大的事,她縱著兒子奪宮,果然是燈下黑啊,黑得伸手不見五指。他整旗、整吏,沒曾想內廷竟出這樣謀逆的事!

「她走了?」皇帝嘆了口氣,慢慢踱回炕前坐下。

李玉貴連忙爬起來,呵腰回道,「是,謹主子原路回去了,只是面上不好,上了臉子,看著氣呼呼的。」

皇帝看著桌上堆積如山的奏牘,不情不願的上了炕,一手執硃筆,一面又遲疑道,「你回頭備些精緻小菜送到毓慶宮去,傳個旨,朕晚膳到謹嬪宮裡用。」他不是不願見她,是不知怎麼面對她。她要知道太子起事,會站在哪一邊?能念泰陵里那一夜的恩情嗎?只怕是恨他入骨,有了逃脫的機會,橫豎是會揚長而去的。

不能讓她走,勢必要壓制太子的勢頭!倘或讓他們倆搭上線,他還剩什麼?若論太子眼下的所作所為,足夠關押宗人府聽候發落的了。可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