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34章遍滿春色

第134章遍滿春色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約近掌燈時分,宮門上遙遙有擊掌聲傳來,錦書領著宮人上惇本殿接駕,齊跪下三呼萬歲。

皇帝下輦伸手來扶,溫厚的手掌將她的手指握住,淺淺笑道,「我只當你還在鬧脾氣,不會來迎我呢!」

錦書臉上是涼薄的神色,中規中矩道,「奴才不敢,萬歲駕臨,奴才依矩相迎是該當的,否則便是犯了藐視聖躬的罪責。」

皇帝眯眼打量她,她穿白綾綢袍子,青緞掐牙背心,頭髮鬆鬆挽著,不是別的宮妃那樣盛裝相迎,淡淡似水,卻另有一番韻味。

只這臉子,似乎又回到做侍女那時的樣兒,拘著,遠著,不待見著。皇帝心裡沉甸甸的,隱約有些恐懼,強勾著唇角攜她進後頭正殿,一面道,「你別惱,晌午時我正有政務要辦,沒法子見你,這會子來和你賠罪,你快消消氣吧,氣性大了傷身的。」

錦書抽回了手,冷著臉道,「主子這話岔了,奴才斷不敢當!奴才並不惱,也沒什麼可惱的。奴才是奉了庄王爺的令進去給您請安的,您不見,奴才不過覺得沒盡著心,旁的也沒什麼。」

她當著這麼多下人讓他下不來台,皇帝蹙起了眉,卻並不發作,只是嚇壞了蟈蟈兒他們,兩條胳膊抖得篩糠一樣。

皇帝輕輕吁了口氣,還是這樣隔了一層,這是塊兒冰,晤不熱的。有時候真想罵她一句白眼狼,任你怎麼低到塵埃里,她永遠的不為所動。倘或哪天好聲好氣兒和你說話,也不得長久,轉瞬就要變的。可怎麼辦呢?她刻進了骨血里,要剝離出來是再不能夠了。

「你是內廷里的人,用不著聽他的吩咐,不想請安可以不進去。」皇帝也帶了些意氣,背著手不理她,自顧自進了不知足齋。走了幾步不見她跟在身後,回頭一看,她站在廊廡下,咬著唇、白著臉,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。

皇帝心頭一顫,忙道,「怎麼了?」

錦書低頭道,「皇上是天下之主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奴才不能叫萬歲爺迴鑾,卻也沒能耐服侍主子。奴才騰出毓慶宮給主子,奴才上老祖宗那兒去。」

皇帝氣結,「你……你到底長了幾個心眼子?你就這樣不願意看見朕?」

她滿心的委屈無處訴說,那個閉門羹叫她傷透了心,他現在沒事人似的跑了來,難道她還要狗顛兒的陪著說話、吃飯?

她又悶聲不吭的絞帕子,只覺氣都氣飽了,火苗子直往上翻湧,伴著眼淚決堤而出,自覺失儀,轉到雕漆柱後頭擦眼淚去了。

幾個邊上伺候的人著實唬得不輕,沒見過錦書這麼孩子氣的時候,闔宮哪個女人不是巴巴盼著皇帝駕臨的?只有她把人往外推!還有皇帝,依著他的性子,不是該一震袖調頭就走的嗎?怎麼表情像個犯了錯的,帶些懊惱,又怯怯的。

皇帝挪步過去替她擦淚,嘀咕道,「什麼臭脾氣!朕遇著你也沒轍了!多大的人還掉金豆子,叫人笑話,也不怕臊!」

她扭身道,「不要你管!」

「又說這話!」皇帝搖頭道,「朕龍潛時聽過句諺,叫好菜費飯,好婆姨費漢。這會兒看來真是這樣!」

邊上人忍不住悶聲笑,錦書脹/紅了臉,這種葷話虧他用到這上頭來,什麼好婆姨費漢,這句話作什麼解,他還不知道嗎?偏拿來取笑她!

皇帝撼她,「你說是不是這樣?」

她推開他的手,捂著臉道,「您可是主子爺,也忒不老成了,叫人怎麼說呢!」

皇帝抿嘴一笑,「那就別說了,快別鬧彆扭,我還餓著肚子呢!」

錦書怕餓壞了他,伺候他上了條炕便吩咐排膳。侍膳太監絡繹進來,蒸炸炒拌鋪排了一長桌,花紅柳綠的切得細細的碼著,看著就惹人愛的。

皇帝不常喝酒,這趟是兩人頭回一道吃飯,算是件喜興的事兒。紅泥小火爐上溫著花雕,他起身給錦書斟酒,調侃道,「朕敬愛妃一盅,請愛妃滿飲此杯。」

錦書被他這麼一呼大感不好意思,美人坐在燈下,那臉盤兒嫣紅,連耳根都連著發燥。皇帝痴痴看著,一時收不回視線來。真是個齊整人兒,一顰一笑叫他忘乎所以。男人家,日思夜想的女人在跟前,總有些蠢蠢欲動,皇帝心不在焉的抿口酒,看著她玉手執杯,那五指的顏色幾乎和官窯精瓷融合起來。仰起臉,頸子稍拉伸,曲線美得不可思議。皇帝心頭亂蹦,慌了神,怕被她看出來,失了帝王的體面,急忙轉過臉咳了一聲。

錦書咂咂嘴,「什麼好喝的,你們這些爺們兒真箇兒古怪。」

皇帝笑起來,「這麼的可把天下文人墨客得罪完了,古來酒是君子良友,寫詩作畫少不得它,出征壯行也少不得它,只是你們女孩兒不知道其中奧妙罷了。」

錦書想起皇考那時曾噴酒作牧牛圖,心裡不由悵然。怏怏給皇帝布菜,自己隨意用了兩口雪蛤銀耳,又盯著一盤木梳齒粗細的,半透明泛淺黃的拌菜吃,一面道,「這是什麼菜色?好脆嚼口!是葫蘆?」

侍膳太監在一旁小心翼翼道,「回主子話,這是攪瓜,蒸熟了拿筷子一攪,白開水裡分散開撈出來,淋上香油就成了。是奴才老家長的東西,庄稼人地里回來懶燒菜,吃這個既爽口又方便。奴才在宮後的圍牆根下種了兩棵,頭兩年只爬藤不開花兒,今年收成好,一氣兒結了六七個,就斗膽拌了給主子們嘗嘗。」

皇帝笑道,「瞧瞧,這才是真正皇城裡長大的!針線行家,五穀不分。這種瓜南苑也有,個兒不大,皮卻很硬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