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36章東風主張

第136章東風主張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皇帝到底自律,怕落個「從此君王不早朝」的名聲,加之錦書不是個纏人的,伺候著洗漱了,用了一盞奶/子就往乾清宮辦正經事去了。

才走到乾清門上,就看見庄親王在隆宗門上探頭探腦。他頓住了腳,「怎麼這會子來了?」

庄王爺搓著手跑過來打千兒,「臣弟給皇帝哥子道喜兒了!昨兒夜裡宿在毓慶宮了?」

皇帝橫他一眼,雖裝模做樣板著臉,卻沒有怒容,還有些壓制不住的沾沾自喜。回過味兒來,咳嗽一聲,背著手跨進正大光明的門檻,邊道,「你管得忒寬了!」

「甭介。」庄親王一下攬住他的肩,陪著笑臉道,「瞧瞧今兒,春風得意,紅光滿面,嘿!比進了補藥還美!」

皇帝把他的胳膊撣開,「別動手動腳的,失了君臣禮數。」

庄親王也不介意,跟著進了暖閣里,不等皇帝賜座兒,大剌剌往圈椅里一癱,「咱們哥們兒,人前做做樣子就成了,私底下還計較那些個!」

皇帝無可奈何,他皮厚得很,罵也沒用,況且只有這麼一個兄弟,手足之情深似海,只好由得他去。

他隨手抽了摺子來批,問,「皇貴妃的事兒辦得怎麼樣了?」

庄親王道,「喪儀辦得差不多了,欽天監定了時辰,明兒就出喪發送。午正二刻從神武門出紫禁城,鼓響三遍上御路出正陽門。」

皇帝嘆了口氣,「著諸皇子換孝袍子扶靈至正陽門,文武百官袞服跪送。」手上的硃砂筆一顫,墨汁落了一滴在摺子上,邊上的順子忙拿帕子來拭,他說,「罷了,越擦越亂,擱著吧!」

庄親王玩心大起,瞥了瞥李玉貴,調侃道,「大哥哥太過操勞,要保重龍體才好,怎麼連手都無力了?還是傳御醫來請個脈,開個大補的方子照著抓幾劑葯吃,強身健體嘛!」張嘴又想說些別的,看見邊上有人,便道,「順子出去!」

順子應個「嗻」,麻利兒退出了暖閣。皇帝乜他一眼,「你又要說什麼葷話?」

庄親王往前湊了湊,「最難消受美人恩啊,瞧您,眼眶子泛著青呢!昨兒夜裡累壞了吧?幾回啊?」

皇帝一揚眉梢兒,但笑不語,那神情魘足,想是滿意非常。頓了頓道,「一即是多,多即是一。」

庄親王笑個絕倒,「喲嗬,《華嚴經》叫您用到這上頭來,佛祖該哭了!」

皇帝作勢面上一凜,「這事是你命人乾的?」又看了眼垂手侍立的李玉貴,「只怕還有內鬼。」

李玉貴苦著臉對庄親王道,「王爺,奴才原說不成,您瞧……」

庄親王端著香片茶呷一口,似笑非笑的默不作聲。

皇帝拍炕桌道,「李,你給宮妃下毒,這罪名論起來,夠殺十回頭的了!」

李玉貴上下牙磕得咔咔響,腿一彎就跪下了,響頭幾乎把金磚碰出個洞來。哆哆嗦嗦道,「主子噯,奴才是……是心疼您啊!求主子念在奴才一片孝心,饒了奴才的狗命。」邊說邊偷覷庄王爺,心道這位爺真是不能倚仗,還說出了事他兜著,這會兒沒事人似的,和他渾身上下不搭介了。

皇帝閑適歪著迎枕上,突然笑道,「你辦得好,上內務府換牌子去,升你做六宮副總管。」

李玉貴愣住了,一時轉不過彎來。庄親王拿腳尖踢他,「挺機靈個人,怎麼一下就傻了?還不磕頭謝恩吶!」

李玉貴眼淚巴巴的磕頭,「奴才謝主隆恩,奴才一定盡著心的當差,好吃好喝先緊著謹主子,請萬歲爺放心。」

這是個醒事的奴才,幾句話叫皇帝不後悔自己的指派,愈發的受用,點頭道,「這事只一回,再有下次朕就剝了你的皮!起來吧!」

李玉貴起身卻行退出去了,庄親王正了臉色,道,「萬歲爺,湖廣的案子辦妥了,太子近兩日就要抵京,您預備怎麼處置?就這麼聽之任之?」

皇帝神情落寞,蹙著眉道,「朕心裡也煩悶,這會子就辦,朕下不去那手。」

庄親王窩在坐褥里緘默下來,他也不明白東籬怎麼會腦子發熱做出這種事,這不是孩子過家家,謀逆是什麼?是殺頭的大罪啊!皇帝眼下尚能忍,但是這好耐性兒能堅持多久,誰也說不準。皇權怎容褻瀆?天威怎容觸犯?這傻小子,難不成還要為情送命嗎?

論理兒他是親叔叔,侄兒辦錯了事他該給提個醒兒。可他不敢,萬一逼得太子一不做二不休,反倒促成了他起事。

能讓庄親王腦仁兒疼的事真不多,這就是一樁。他冥思苦想,想不出解決的好方法,他說,「萬歲爺,臣弟求您一樁事,倘或真有了那一天,請您好歹瞧在骨肉的情兒上,別要了他的命。至於豫親王和勒泰,用不著您發話,臣弟替您代勞,自然收拾得乾乾淨淨。」

皇帝眯起眼,「你說,如果東籬篡位成功,他會怎麼處置朕?」他澀然笑了笑,「他那樣恨朕,八成會殺了朕。」

庄親王心頭打了個突,忙道,「東籬心性兒不壞,斷不能做出弒父的事來。」

皇帝冷冷一哼,「他大逆不道,虧你還說他心性兒好!他以為篡了位就能搶走錦書?不管他成沒成事,太皇太后、皇太后都不能叫錦書活著了,紅顏禍水,錦書死路一條!」

庄親王抬眼看他哥子,心想或許錦書死了,父子就不會反目了,這女人的確是個禍頭子,殺了倒也不為過。

「皇兄,倘或皇祖母她們容不得錦書,您又如何自處?」庄親王加著小心的問,「那頭賜死,您怎麼辦?」

皇帝轉過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