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38章風入羅幃

第138章風入羅幃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北京算是入春晚的,到了交五月才逐漸熱起來,蒼蠅蠓蟲開始活泛了,養心殿前搭起了天棚,皇帝批奏對、接見臣工都在這裡。除非是有要事,比方番幫使團進貢,或是有蕃王入京畿朝見,否則便不在乾清宮辦差了。

為什麼呀?

皇帝說,「因為乾清宮太高呀!從漢白玉台基到重檐廡殿頂的硬山角,你拿尺量去,足有六七丈高!要搭天棚,那搭不過來,勞民傷財又何必呢?用了一年的東西,宮裡第二年准得撂,光制正殿就得花上手藝人大半年的功夫,就使仨月,可惜了。」

錦書站在石榴樹下,給魚缸里的兩尾錦鯉餵食兒。火紅的小石榴果子映著潔白的臉盤,笑得像朵花兒似的,「您可真會算計,要是居家過日子,依著您的擺布,那得省下多少挑費去?」

「我是入錯了行,要是在坊間做個賬房,那東家非樂死不可!」皇帝說得興起,把手上批了一半的摺子往桌上倒著一扣,過來陪著她餵魚。看見她沒完沒了的往下撒食兒,便搶了她手裡的餌盒子,「這魚呆傻,是外埠送來的。你可勁兒喂,它可勁兒吃,到最後得撐死。我教教你,餵食兒得喂六分飽,不能讓它一回盡了性兒,要少食多餐,這也是為他好。胃口大的不論,咱們單說這胃口小的。這麼點兒個頭,心大,能有多少能耐?緊著他,只怕到底無福消受。」

說著竟躥到太子身上去了,一時沉默下來,臉上不是顏色,半帶著哀愁無奈,打肺底里的深深一嘆。

錦書手上頓了頓,轉身瞧他,他戴了個九梁冠,穿月白鑲金的行龍曳衤散,日頭底下一照,當真是翩翩君子,溫潤如玉。

「怎麼了?可是遇著不順心的事了?」她替他理了理垂在胸前的發,「愁眉苦臉的做什麼?笑笑的才好看。」

皇帝平了平心緒,反手握住她,兩個人到瓷杌子上並排坐下,他看著圍房南山牆邊上的一塊空地,笑道,「朕命人置辦上一架鞦韆吧!你閑了上那兒玩去。」

「我又不是孩子,還玩那個?養心殿是您的地兒,安架鞦韆,沒的讓臣工們笑話。」她搖頭,「不成不成。」

她不答應,皇帝便作罷了,只是喃喃,「朕不想叫你回毓慶宮了,你就在圍房裡住下吧,朕好時時見著你。」

「那不合規矩。」錦書低頭把玩他的手指,在那指甲蓋上慢慢的撫摩,「我出身不一樣,自己更要仔細。您是聖主明君,可別干叫人齒冷的事兒。我常來伺候使得,不能住下來,到底內廷里有太皇太后、皇太后、皇后,倘或縱得沒了邊兒,您是辦大事的人,不能時時陪著我,萬一觸了眾怒,我還有命活嗎?」言罷一笑,「還有您翻牌子的事兒,您以往怎麼,還是怎麼吧!晾著主子,小主們,我看不好。」

皇帝蹙眉不語,沒遇著她,他對誰都沒計較,一盤子的綠頭牌不過輪著來。眼下再將就,自己都覺得委屈。

他轉臉看她,「你賢德,我翻了別人的牌子,你不難受?」

錦書臉上一黯,不難受是假的,可怎麼辦呢?他不是她一個人的。瞧瞧闔宮眼巴巴盼著他臨幸的女人們,還有那些拖兒帶女的妃嬪,哪個不是在苦熬著?哪個不是滿腹的牢騷?她只圖自己快活,別人怎麼樣呢?人心不都一樣嗎?她要寵冠六宮,獨擅專房,只怕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她淹死。

「我知道自己的本分,妒怨能得什麼好!」她平淡的說,抬頭看見李玉貴遠遠比手勢,忙道,「主子,歇覺的時候到了,奴才伺候您回去吧!」

皇帝頗有些失望,緩緩起了身,心裡有事,卻不想叫她看出來,便故作輕鬆道,「過了萬壽節上熱河避暑,回來之後咱們搬到暢春園去,那裡規矩鬆散些,就咱們倆,也過過普通夫妻的日子。」

「主子瞧著辦吧,不把奴才架在火上烤,怎麼都成。」錦書嘴裡應著,陪他往燕禧堂去。

御前的人早換了香,帘子也放了下來。錦書替他寬衣,摘了銀鉤落下半副水墨字畫紗帳子,掀起杏子黃綾被的一角道,「主子歇著吧,奴才在這兒守著您。」

皇帝露齒一笑,「守著做什麼?你不犯困?索性一道睡吧!」

錦書臉頰酡紅,扭捏道,「快別鬧了,爺們兒歇覺我跟著湊什麼趣兒?回頭又要鬧個沒臉!」

皇帝賴著不撒手,「你越性兒回去了,怕這怕那的!不勤勉著點兒,朕怎麼往你肚子裡頭種皇子?」

「沒正形兒的!」她臊得推他,他人前冷得冰一樣,人後就這做派。誰能想到堂堂的大英皇帝是個琉璃球?他耍起無賴來臉皮厚得要命,真不愧和庄親王是親哥倆!

「快撒手!」錦書一手扒著床架子掙扎,「今兒不成……」

皇帝黏人得厲害,不由分說就扛起來往床上扔,一邊壓住了,一邊上下其手。喘息聲在她耳邊回蕩,要吃人似的。

「主子爺,萬歲爺,真不成!」她避無可避,只得小聲道,「奴才今兒身上不幹凈,過兩天吧!」

皇帝聽了一愣,這才悻悻停了手。再低頭看她,羞得連脖子都紅了。他笑起來,隔衣裳在她胸前好一通揉捏,啞聲道,「那今兒先饒了你,等落了紅我再找補回來。」把臉遞過去,又道,「本錢不動,先支些利錢。」

錦書瞧著那張俊俏的臉,突然覺得拳頭有些痒痒,恨不得照那門面來上一下子。

皇帝閉了半天的眼睛,遲遲不見有動靜,終於不耐的張開了一條縫兒,「謹嬪,你打算讓朕乾等到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