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40章岳鍾冷夢

第140章岳鍾冷夢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御輦在夾道里穿行,天都黑了,皇帝混混沌沌,不知要往哪裡去。

隱隱看見前方有微弱的燈光,忽明忽暗的一芒。他努力的追尋,漸漸近了,漸漸看清了,竟是相擁的兩個人,是錦書和太子。

他腦仁兒都要裂開了,喝道,「給朕鬆開!」跌跌撞撞的下了肩輿,跑過去想分開他們,可他們的手像長在一起似的,任他使出了渾身的勁兒也扯不開。他急得滿頭大汗,心裡恨出了血,「東籬,你這個孽障,還不撒手!」

太子冷冷的看他,「該撒手的是皇父您!我們本就是一體的,您憑著無邊權勢搶走她,有什麼用?她的心還在兒子這裡,您要看看嗎?」他笑著,揭開了右衽的前襟。

皇帝倒退了一步,太子的胸腔里長了兩顆心,血紅的,烏糟糟混在一處。

「您瞧,瞧見了嗎?」太子臉上是勝利者的得意笑容,「您不該知情識趣兒嗎?擋著橫有什麼用?君子有成人之美,我要是您就放開她,讓她和愛的人在一起。」

「你胡說!胡說!」皇帝咬牙切齒的說,「她是朕的女人,她是愛朕的!」

太子大笑起來,對錦書道,「你瞧皇父多可悲,自欺欺人,騙得了誰?你愛他嗎?告訴他,你愛他嗎?」

皇帝惶惶看著錦書,伸出手,幾乎是在哀求,「錦書,你說,你愛不愛朕?朕不能沒有你,朕可以為你廢除六宮,從今往後只有你一個。說你愛朕吧!求求你了!」

錦書看著他,冷冽到骨子裡去的模樣。忽而一笑,「萬歲爺,您忘了嗎?我的心在太子那裡,沒有心,您讓我拿什麼愛你?」

皇帝陷入滅頂的恐懼里,倉皇道,「不可能!人怎麼能沒有心?我不信!」

她解了玉蟬扣給他看,果然是渺茫一片,甚至沒有半滴血。

皇帝踉蹌跌坐下來,她優雅合上衣襟,對他笑道,「不光是我,其實您也沒有。您殺了我慕容家上千口人,您的心被狗吃了。」她臉上突然浮起厲色,高聲道,「宇文瀾舟,你不過是個蕃王,是我慕容家的家奴!你狼子野心,你弒主篡位,你還有臉要我愛你?你憑什麼?就憑你霸佔著太和殿?我看你還是退位讓賢吧!讓太子登基,我做皇后,也算你償還了業障。」

皇帝頭暈目眩,只覺魂魄無依,那樣的痛,痛不欲生。

「萬歲爺。」九門提督查克渾從甬道那頭跑過來,臉上血肉模糊,「完了……完了……九門被攻佔了,您無路可退了……」轉身對太子磕頭行大禮,「萬歲爺,您才是萬歲爺!奴才給新主子請安啦!」

皇帝捂住了耳朵,聽不見咒罵聲了,卻看見各種各樣恐怖的表情,譏諷的、冷漠的、憤怒的、憎恨的……

「錦書!」他什麼都可以不要,什麼都可以不顧,豁出命去的拉她的手,「你別丟下朕!」

太子霍地抽出佩劍,把錦書的手臂齊肩砍斷了,惡狠狠的說,「髒了,索性不要了。」語畢拉著錦書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皇帝抱著那條斷臂肝膽俱裂,再也沒法子超生了。

耳邊依稀有哭喊聲,像是錦書的聲音。他猛一激凜,深深吸了口氣,腦子逐漸清明起來。睜開眼看,錦書披頭散髮,滿臉的淚痕。

「啊,醒了,謝天謝地!」她撲過來摟他,「你嚇死我了!好好的怎麼魘著了?」

那個懷抱不是冰冷的,是溫熱的。皇帝從夢裡掙脫出來,驚魂未定,撐著坐起來,撫撫額頭,一手的冷汗。

錦書端水喂他喝,沖著帳外吩咐道,「好了,沒事兒了,把燈撤了,都去吧!」

帘子後頭的御前伺候齊聲應了退出去,皇帝才知道自己做夢,驚動了整個養心殿的人。

「什麼時辰了?」他乏力到了極點,連聲音都發不出來。

錦書拿汗巾給他擦,輕聲說,「還早呢,剛過子時,再睡會子吧!」

他嗯了聲,慢慢躺下來。轉臉看帳外,月光隔著蒙了綃紗的窗屜子照進來,朦朦朧朧的一地清輝。他心有餘悸,伸手去攬錦書,躊躇著問,「我說夢話了嗎?」

錦書知道他好面子,怕說了實話惹他下不來台,便在他背上輕撫著,說沒有。

他剛剛真是嚇著她了,那樣的痛苦和掙扎,就像是掉進了無底的深淵裡。他聲聲的呼喊,幾乎把她的心都扯碎了。她咬牙硬把眼淚憋回去,強笑著摸摸他的臉,「做了什麼可怕的夢?瞧這一腦門子汗!」

「沒什麼。」他頓了頓,啞聲道,「大約是白天政務繁重,所以一合眼就魘住了。對不住,唬著你了!」

她柔聲道,「我倒不打緊,唯恐聖躬有恙,你急得那樣兒,明兒我打發人煎定神湯,喝了興許會好些。」又一嘆,意有所指道,「主子,很多時候擔心的東西未必真會發生,乾坤大定,您該和樂些才是。您勤政,身子也要多保重,這一大攤子人,都指著您呢!」

皇帝說,「我知道。」慢慢平靜下來,轉過身背對她,絲絲縷縷的痛無法擺脫。

他不相信她見著了太子什麼都沒說,或者等李玉貴打發人去的時候,他們該說的都說完了。他們一定會互訴衷腸,也許還會裡應外合……皇帝蜷縮起來,多可怕,他們要在他心上扎刀子。這個女人不愛他,他一直知道。沒有愛,那就只有恨!她恨他,是不是巴不得他去死?他一片赤誠,換來她的深惡痛絕!

錦書茫然看著帳頂,薄薄的紗像霧一樣,殿頂的和璽彩畫就掩在薄霧後面。

眼角微濕,有淚滾落,迅速消失在玉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