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44章山巒重疊

第144章山巒重疊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庄親王走到了前星門,正碰上長滿壽打裡頭出來,他一把逮住了他,「這回倒好,養心殿改毓慶宮了?」

長滿壽嘿嘿一笑,「好爺,這不是主子娘娘在病中嘛!」

庄王爺摸了摸下巴,「你瞧我這鬍子今兒修得怎麼樣?」

長滿壽嘖兒地一聲,「不用說,漂亮極啦!比艾小刀修得還齊整呢,瞧這一根根的,嘿!」長滿壽是個滿會討好人的東西,狗顛兒的巴結著庄親王,乾清宮二總管做得有時候了,也想往上躥上一躥。這不李玉貴都升了六宮副總管了,聽說也是得了庄親王的好處,自己再加把子勁,興許就成事了。於是挨過去,陪笑著問,「王爺,奴才上回打發人送來的鵪鶉怎麼樣?」

庄親王一抹鬍子,「好吃!」

長滿壽哀號一聲,「祖宗哎,我那可是好鵪鶉啊,白堂裡頭的極品,黑嘴白須的『牛不換』哎!您就把他做了下酒菜了啊爺?」

庄親王眼一橫,「什麼屌玩意兒!瞧著挺好的料子,渾身毛跟刺兒似的乍,誰知道是中看不中用!簸箕裡頭一擱,兩回合沒到就不成了。虧我們家側夫人見勢不妙扒拉開了,要不一敗就成楚霸王,撂挑子走鳥,不白糟蹋了?」

長滿壽一拍大腿,得,這趟算白瞎!不禁垂頭喪氣的發蔫兒。庄王爺小摺扇一搖,乜了乜他道,「成了,爺知道你的孝心,也記著你的好兒呢!」

這下子長二總管眉開眼笑了,打著千兒的獻媚道,「好爺,還是您心疼奴才。您快進去吧,主子爺正等您回事兒呢!」

庄親王搖搖晃晃進了惇本殿,過中路進毓慶宮明間兒,看見皇帝升著座兒,兩掖是伺候文房遞摺子的太監。他往東配殿上看看,又往西配殿方向瞧瞧,自古以來東為上,錦書住的肯定是東間兒。庄親王掩著嘴悶聲一笑,這成什麼事了?東手一個,西手一個,他皇帝哥子在中間,敢情是想盡了艷福了。

心裡琢磨歸琢磨,忙斂了神上前打千兒,「臣弟恭請聖安。」

皇帝說了聲「起來回話」,剛想張嘴,西配殿里的容嬪端著個紫檀雕漆盤,娉娉婷婷的過來請安,那聲音清澈明媚,款款道,「萬歲爺,奴才才剛聽您咳嗽了,想是肺燥的緣故,就讓宮膳房炖了盅冰糖雪梨,萬歲爺賞臉用些個吧!」

庄親王轉過臉咳嗽一聲,這位容嬪倒也是個體人意兒的,自己來得不湊巧,正碰上人家互通情愫的當口,這眼現得!

皇帝雖不惱火,卻也不愛搭理她,只疏離道,「你別忙,這些東西御前的人自然會辦。朕處置政務,後/宮的人一體都要迴避,這是內廷的規矩,你跟前嬤嬤沒有教你?」

容嬪一聽這話俏臉煞白,端著她那片「心意」進退不得,嘴裡囁嚅著,「奴才沒成色,請萬歲爺責罰。」

皇帝不耐煩地擺了擺手,「擱著,你退下吧!」

躲在帷幔後頭的春桃掩嘴嗤笑起來,轉過屏風到錦書床前,壓低了聲說,「主子,您沒瞧見西屋裡的那位,想趁機討咱們萬歲爺歡心呢,誰知道馬屁拍到了馬腿上,叫萬歲爺一下兒給撅回姥姥家去了!」

木兮聽得直樂,「不知道本分!御前的東西能隨意進的嗎?那還要御前伺候幹什麼?我就說,妖妖俏俏,橫豎就想勾引爺們兒,虧得咱們萬歲爺正直不阿呢!」

錦書拿出了主子的威嚴,叱道,「再混說,仔細打了!有你們這麼編排主子的嗎?」那兩個面面相覷,她突然話鋒一轉,「什麼正直不阿?我聽見他叫把東西擱下了,他幹什麼要在毓慶宮辦差?我料著前頭說不往後/宮填人,如今看著也合眼緣,尋著由頭好多相處唄!不定什麼時候就吊上膀子了!」

這話酸氣衝天,是個人都能聽出來。春桃呆蠢,她順著話茬道,「萬歲爺多尊貴的人啊,犯得上偷女人?」

你木兮白了她一眼,「這詞兒都用上了,你腚上皮癢了?」轉而對錦書道,「您也忒死心眼兒,萬歲爺幹什麼在毓慶宮辦差,您還不知道?也虧你往歪了想,他一個主子爺,翻誰牌子不是天經地義,還用這麼藏著掖著?」

錦書扭過身撥香案里的蘇合塔子,這麼說是有點冤枉了他,可她就是心裡不受用。他有政務要辦,到後頭「宛委別藏」或是「不知足齋」都成,幹什麼非得在毓慶宮正殿里?他一個大活人戳在那裡,能不叫人想法子親近嗎!

她幽幽一嘆,也是的,自己現在心眼兒跟針鼻兒一邊大,明知道他不是她一個人的,暗地裡自己還是計較。只是怕他回頭厭惡她,說她善妒,不敢表露出來罷了。

到底還是自尊心鬧的,她不比別人寬宏,也不比別人賢德,她心思窄,小家子氣,很想撒潑耍賴的纏住他……可是不行,她做不出來。又猝然想起嚴三哥的診斷,霎時腔子里就結起了冰。

連孩子都懷不了,獻媚爭寵有什麼用!此生良苦,老來無依,這是她的罪業,也註定了她和他不能長久。等愛情走到了頭,連個見證都沒有,誰還記得承德皇帝身上有過這麼一段經歷呢!

罷罷,好壞由他去吧!想得再多也不中用,一切都瞧老天爺的意思。她耳朵後頭有顆苦海痣,長得隱蔽很少有人看見,自己卻是知道的。小時候奶媽子抱著她坐在杌子上,心肝寶貝的叫,眼裡是鋪天蓋地的無奈,邊來回搖晃著邊道,「可憐見的喲,好好的金鳳凰,八樣俱全,怎麼有這樣的不如意?這東西可惱,壞了我們姐兒的好命格兒了!」

那時候小,也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