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51章大廈如傾

第151章大廈如傾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錦書應了,閑話幾句便辭出來。咸若館就在慈寧門斜對面,太子兜個圈子不過是作幌子,其實垂花門過去相距只有幾步之遙。

她攜了木兮進園子,入抱廈,遠遠已經看見「壽國香台」匾下昂首佇立的身影,轉了臉囑咐木兮道,「你在前頭觀音亭等我,我和他說幾句話就來。」

木兮不安的拉她衣襟,「這是天大的事兒,叫萬歲爺知道可是剝皮的死罪,您好歹留神。」

錦書點頭,「我心裡有數,你替我瞧著點兒,去吧。」

木兮一步三回頭的走了,她斂神上了台階,那邊太子快步迎了上來——

「錦書!」那張年輕俊秀的臉上溢滿了笑,伸手來牽她,嗔道,「怎麼用了這早晚?叫我好等!」

錦書不動聲色避開了,虛應道,「對不住了,老祖宗叫吃甜碗子,一時耽擱了。」

太子微蹙了蹙眉,乾乾將手收回去,側目道,「你同我愈加生份兒了,真叫我心裡好難過。還和以前一樣多好,就算是罵我兩句,也好過這樣的見外。」

錦書看著他,金頂金冠,寶相莊嚴,卻生疏得完全像個陌生人。她緩緩搖頭,「不是見外,如今身份不同,我是你皇父的嬪妃,咱們該當是有禮有節的。」

太子一哂,「別說這話,咱們祈人不在乎那些個,乾坤一轉,我照樣兒的抬舉你做正宮娘娘。」

錦書沒想到他自己居然就承認了,驚駭失措下慌道,「你當真是瘋魔了!這樣大逆不道的話虧你說得出口!我今兒見你是有話和你說,上回在養心殿里沒交代明白,大約是讓你誤會了……你往後別為我做什麼了,咱們以前那段是我糊塗,辜負了你。我如今跟著萬歲爺是心甘情願的,你撒手吧,你有錦繡的前程,萬事多考量,千萬別縱著性子來。今生咱們註定是無緣的,別揪在這上頭,情字誤人終身,你是大智大慧辦大事的,怎麼還要我來提點?」

太子怔怔的,臉上似癲似狂,啞著嗓子道,「你別和我說那些大道理,我每天活在煉獄裡,你有多痛苦,我感同身受!別說你心甘情願,你原本該是我的太子妃,卻叫皇上搶走了,奪妻之恨深入骨髓,我幾時都不能忘!」

錦書頗感乏力,他們父子用情那樣深,愛一個人都是打從心底里的,捨生忘死不可逆轉。她焦急起來,那話她思量了一整夜,說出來容易,只怕傷他太深。本想迂迴些,他竟是個認死理的!

「太子爺,我過得不苦,是真的。」她橫下一條心,慢條斯理道,「頭前兒我也恨他來著,可後來慢慢變了,我願意跟著他,不為別的,就為了……為了我心裡有他,我愛他。」

太子愕在那裡,嘴唇緊緊抿著,像是費盡了全身的力氣去克制,直忍得肩頭瑟瑟打顫,半晌轉過身,語調似乎又平靜了下來,只道,「你是哄我呢!聽話頭子我的事兒你都知道了,我也不瞞你,你最善性兒的,是不捨得我拿性命去搏,是不是?」他輕淺一笑,「你別怕,衝出來,就是咱們的天下。往後宇文和慕容並駕齊驅,我的就是你的,用不著再去瞧誰的臉色,這樣多好!我再不叫人欺負你了,你不知道,那天我原本是趕在皇父之前到泰陵的,要不是馮祿硬拉著我,我一定闖進去殺了他!」他眼圈泛紅,咬著槽牙顫聲兒說,「我那樣敬愛他,一舉一動以他為楷模,他乾的是什麼事兒?明知道我非你不娶,他還狠著心的搶走了你!他哪裡有半點為君為父的作派?簡直就是強盜!」

錦書瞧他痛徹心扉的模樣,當真是難過得無以復加。只是這樣一直的誤會下去,到最後不知會演變成什麼結局。

她哀立在金漆毗廬帽大佛龕下,沒法子靠近他,不能安撫,只剩一條道兒能走。他如今是痰迷了心竅,沒有當頭的棒喝喚不醒他,再不能拖泥帶水了,這麼下去非害死他不可,趁著事情還沒壞到那地步,求他回頭,或者還有一線生機。

「這話我原不想說的,可既然到了這一步,再叫你錯下去,就是我的罪業。」她轉臉看著梁檁上的龍鳳和璽彩畫,聲音沉得如一泓水,「我沒有愛過你!我以為自己時時清明,知道自己想什麼,要什麼,可原來我並不了解自己。你把我從掖庭搭救出來,我謝謝你!興許是咱們都太年輕,有時候並不如想像當中那麼聰明,我瞧見你,就像瞧見我們十六爺一樣兒的,對你只有姐弟的情分,沒有其他……太子爺,我對不住你,我願意廝守終身的人不是你……」她困難地吸了口氣,「是萬歲爺!」

太子臉色倏地煞白,「你說什麼?錦書,咱們不開玩笑成么?你想要我的命么?」

她捂臉抽噎起來,「我也不明白自己是中了什麼魔症,明知道他是仇人,偏要愛上他……你別這樣,我不值得你為我費心了,我是個自私的人,你往後好好的,就當我死了,別再記掛我了。」

太子跌坐下來,面如死灰,喃喃道,「哪裡出了岔子?不應該是這樣的。」他突然縱身而起,急切道,「你是怕我成不了事,怕我涉險才有意這樣說的,是不是?錦書,你別……你明明很不快活,做什麼還要強撐著?你別怕,我有萬全的準備,等下月初九皇上往地壇祭地,我就封宮奪政,定然是萬無一失的。」

錦書搖頭,太子閱歷畢竟尚淺,他在這裡做著春秋大夢,皇帝那頭早就察覺了。皇帝是什麼人?廟堂里韜光養晦十來年,眼皮子底下出了幺蛾子,絕沒有放任自流的道理。

「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