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頂點小說 - 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52章經年離別

第152章經年離別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皇后眼裡噙著淚,強忍著不叫落下來,哆嗦著嘴唇道,「你要廢便廢,我這皇后還不如一根草——擋了你們的道兒,你早就苦於尋不著錯處開發我,這下好,我給你的心肝寶貝騰位置,叫我和我們哥兒在一起,要下地獄我們娘倆一道去!」

皇帝轉臉看錦書,她怯懦的縮在一角,像個做錯了事的孩子。他心裡劇痛,脫口道,「不勞你費心,等朕處置了你,皇后的座兒除了她,也沒旁人能坐!」

錦書目瞪口呆,惶然立著無所適從。

一直緘默旁聽的皇太后拍案怒道,「皇帝,祖宗家法,你可還記得?我聽到這會子,也不想管你們那些污糟貓的事兒,只一點,你要法辦太子,總要斷個出處。她!」皇太后臉拉得老長,斜眼乜著錦書道,「今兒非殺不可!她是前朝餘孽,安安分分的,我只當沒她這個人,還能眼不見為凈,偏她做亂,挑唆你們父子之情。只怪我前頭手太軟,早辦了,就沒有今天的亂子了。到了現下,你竟還想立她為後,莫非還要和慕容家平分天下不成?妖孽魘得你們爺倆反目,不殺不足以平人心!」

皇后咬牙切齒的笑道,「額涅,您最聖明,快些打發人勒死她!」

太后原本就和姓慕容的有芥蒂,慕容合德搶走她的丈夫,如今慕容錦書禍害她的孫子,蒙蔽她的兒子。慕容家的女人就像個噩夢似的揮之不去,要擺脫,就只有斬草除根!

太后臉上青一塊白一塊的恐怖至極,揚聲道,「孫獻忠,傳我的懿旨,讓內務府備東西送到毓慶宮去。」

壽安宮孫總管噤若寒蟬,發瘟似的左右覷,應也不是,不應也不是。

太后一眼橫過來,「去,這事我說了算!」

皇帝將錦書護在身後,冷聲對達春道,「沒有上諭,誰敢擅自出咸若館,就給朕把他的腿砍下來!」

護軍們齊聲應嗻,「噌」地刀把子脫了鞘,把孫太監嚇得就地跪倒,趴在地上連頭都不敢抬一下。

太后頗意外的看著皇帝,他向來極孝順,從沒有過違逆母親意思的時候。現在倒好,什麼面子里子,全然不顧了,竟還打算拔刀相向。

「好,真是我的好兒子!你就是這樣為君為帝的?你皇考在地下也不得安穩!」太后氣得打顫,「你捨不得她,倒捨得自己的親生骨肉!」

太子爬過去抱住皇太后的腿,哀求道,「皇祖母,您別遷怒錦書,孫兒起事不是為她……是孫兒利欲熏心,不耐煩當太子。孫兒……想當那統御華夏,撫有萬方的第一人。」

皇太后謂然一嘆,在他肩上捶了一把道,「你也是個不長進的,到了這時候還護著她,她害死了你了,我的哥兒呀!」

少不得又是揉心揉肺的抱頭痛哭,皇帝腦中一片迷亂混沌,原本妒忌發作,來咸若館之前是抱定了決心要殺太子的,可在耳房裡聽了錦書那席話,赫然發現太子壓根兒夠不上威脅。謀反雖是大逆不道,卻也不是只有一條死路可走,太后和皇后不鬧,他也不忍心真叫太子人頭落地。

錦書在一旁抹淚道,「萬歲爺,您要心疼奴才,就開開恩。」她的聲音漸次低下去,「奴才知道後/宮不得干政,您要叫奴才下半輩子好過,就饒了太子爺吧,他……太可憐了。」

她楚楚望太子,嘴唇微顫著,耗得幾乎油盡燈枯的悲慘模樣。皇帝怕她太過傷情,安撫道,「你別操心那些,只管將養你的,這件事兒我自會料理。」

皇后回頭,嘴角浮起嘲弄的笑意,「慕容錦書,你喝夠了東籬的血,轉臉就賣便宜了?你且別得意兒,告訴你,要不是你長了一張和你姑爸肖似的臉,皇帝能瞧上你?你還不知道吧,你的萬歲爺,他擎小就戀他嫡母,這茬兒他和你說過沒有?我料著是沒有,因為他那點子心思太不堪,他沒臉同你說!」

屋裡的人懼怔住了,皇帝驚得魂飛魄散,埋了十幾年的秘密猛地被人揭開了,那種鮮血淋漓的痛讓人窒息。他傻子一樣呆站在那裡,緊緊攥著拳頭,直攥出滿手的汗來。

「皇后,你犯了痰氣么?混說什麼!」太后斷喝,自打她嫁進宇文家,這事就一直瞞到現在,果然生出反心的人養不熟了,挖空心思打聽來這些陳年舊愛事,放在手上成了最狠毒的武器。皇后向來聰明,如今敗北了,失心瘋了似的,口不擇言成這樣。這會子觸怒皇帝能落什麼好兒,真想拖著太子下地獄去嗎!

錦書低下頭去,極力隱忍著,心卻被撕碎了一般。他對她那樣好,只是拿她做替身嗎?看著她,想的是別人……她這些時候的喜怒都是白費,歷盡磨難,得來的幸福不屬於她,她淪為了跳樑小丑。

什麼都沒了,她輕輕搖頭,活著做什麼?寧肯去死,也好過被他這樣踐踏。

皇帝生出不祥的預感來,她的神氣令他恐懼,他抓住她的手,「錦書,不是這樣的,你聽我說。」

她掙脫出來,「什麼都別說,奴才知道。」她強自笑了笑,這皇后讓人深惡痛絕,死到臨頭還是鐵齒鋼牙,自己得不著善終,也不叫別人好過。她不能讓她如意,再苦也要咽下去!

「多謝皇后主子提點。」錦書沖皇后蹲了蹲福,眼裡是冷冽的光,「智者審時度勢,奴才要是您,這會子有氣力就多求求萬歲爺。」她轉眼看太子,「太子爺正在生死攸關的檔口,您和萬歲爺置氣,就是把太子爺往死路上推。您真打算破罐子破摔了嗎?」

太子別過臉,說不盡的絕望痛苦,她如今對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