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58章怎得伊來

第158章怎得伊來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皇帝低頭看,身下人那體態皮膚牙雕似的玲瓏細膩,他覺得自己活生生架在了炭火上,心頭熱得難耐,俯身便是頸間肩頭一通狼吻。

她細碎的呻吟,妖嬈伸展,像七月里最美的芙蕖。

「瀾舟……」她捧起他的臉,淚眼迷濛,「你待我有幾分真心?究竟是愛我,還是愛皇考皇貴妃?」

他吻她的臉頰,溫熱的嘴唇,結實的肌體,緊緊和她糾纏在一起。

「你這麼傻。」他聲音柔軟,「非叫我說,自己一點兒都不明白么?我心裡琢磨,姻緣真是天定的,或許前頭有皇考皇貴妃作鋪陳,就是為了十幾年後遇見你。原本我以為坐在金鑾殿里,這一輩子就完滿了。可江山在手,朝政冗雜,我累得氣兒都不想喘,想想自個兒還不及農戶,算個什麼?」他微有些哽,「咱們不容易,你別使性子,別趕我走。我在你跟前不是皇帝,你福大量大,以前的事全忘了才好。世上哪有和自己爺們兒結一輩子仇的?仔細作養身子,我再盡些力,盼著今年年下能懷個小子,那才像一家子呢!」

她撲哧一笑,摟著他道,「嘴臉!什麼『盡些力』,真正是爺們兒家,樣樣放在嘴上說,人家臊都臊死了。」

「那有什麼!天底下人求子,這檔口上哪個不是以命相搏的?閨房裡的話,只兩口子說,外人不知道罷了。」皇帝坐起來,抱著她騎在身上,腰下一動,她咬著牙嗚嗚咽咽的,頭垂在他肩邊細喘。

「你這人好囉嗦樣兒,這麼多花式,不成個體統。」她在他耳垂上輕一嚙,綿軟無力的長嘆,「以往端架子板臉子,宮裡個個說你正經,敢情是裝出來的……」

皇帝情正濃,低聲道,「爺們兒辦大事……面上莊嚴,私底下哪個是正經的?」

錦書渾身無力,半昏半醒的嗯了聲,腦子生了銹沒法子運轉,也想不起前兩天有多怨多恨,只貪戀他的溫暖。依附著他,人生才得完整,倘或不小心丟了,那麼漫漫浮生,還有什麼可留戀的呢……

天高月小,樹影婆娑。毓慶宮正殿里,容嬪卻在燈下枯坐——

百思不得其解,慕容錦書有什麼好的,值得皇帝愛得那樣兒!為她連親兒子都不要了,不是魔症了是什麼?原說大英後/宮雨露均沾,如今這規矩早就廢除了。六宮虛設,問問貴人主子們,哪個不是一肚子的火氣?自己才是最冤枉的,並沒有進幸,卻叫敬事房記檔。皇帝拿她當槍使,他眼裡只有後身院里那位,別人對他來說,連顆草芥子都不值!

蔡嬤嬤撩了帘子往繼徳堂方向看,燈火不明的,皇帝進了殿門也沒見點個亮。都這時辰了,估摸著早就翻牌子臨幸了,自己主子痴情,守著燭火苦熬,真箇兒叫人心疼的。瞧瞧那碗釅茶,泡得葯汁子似的,八成是又苦又澀,虧她還一口一口的往肚子里灌,造孽透了的。

「主子,夜深了,還是安置吧!」蔡嬤嬤把茶壺擺進托盤裡,覷著容嬪的臉色道,「您年輕輕的看開些才好,何必自苦呢?來日方長,再好的花兒也有謝的一天。您守著這位份,家裡老爺、涵大爺都在任上,一個掌管弘文院,一個統理國子監,娘家根基好,您還怕什麼?」

容嬪搖了搖頭,「雖說老子娘有勢自己體面,也要皇上當事兒才行。你搬手指頭算,宮裡除了那位,哪個貴主兒、小主兒是野路子上來的?萬歲爺不是等閑人,才建內閣那會子要能臣輔佐,盼著漢人死諫,祈人死戰。如今乾坤大定,犯不著姻親上作文章,就撂開手去,給加官加俸祿,年底分賞養廉銀子,國庫里論車的出。老子兄弟外頭官場上足了意兒,誰還在乎閨女姊妹過得好不好?橫豎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,圖個家裡出了位娘娘的好名聲,比著不遜別人,也就是了。」

容嬪平時話不多,蔡嬤嬤聽著她絮絮叨叨發了半天的牢騷,知道她是心裡不受用壞了,卻也沒辦法,只道,「您別這麼說,萬歲爺早晚會想起來您的,宮裡烏泱泱的美人兒,就憑她一個前朝公主想獨攬聖眷?做她的春秋大夢去吧!咱們耐著點兒性子,我瞧萬歲爺對屋裡人也不盡然絕情,就說賢主子那兒,昨兒還看見李總管從庫里領了燕窩去瞧呢!」

容嬪一哂,「賢妃肚子里有龍種,那是宇文家的子孫,自然是要緊的。」她垂眼嘆息,皇帝對屋裡人仁慈,自己哪裡算是他的屋裡人?那天侍寢,她在燕禧堂傻等了兩個時辰,連他的面都沒見著,嬤嬤不知道罷了。

蔡嬤嬤在她邊上坐下,低聲道,「正是這話!太醫院嚴太醫天天的來給那位請脈,我聽說她有信期里的毛病,這陣兒正吃藥。那種病症最是難治的,任你葯山往下推,橫豎是泥牛入海。後/宮裡頭前十年看聖眷,後十年瞧的就是孩子!有了皇子,後半輩子不用急,就她那種的,哪天萬歲爺厭了,還有什麼?」蔡嬤嬤眼角的皺紋快樂的揉到了一起,「主子,她就是塊兒鹽鹼地,萬歲爺下再多的種,施再多的肥,都是枉然!咱們給敬事房塞點兒銀子,叫牌子往上首遞遞,萬歲爺還能天天臨幸她?宮裡沒了皇后,還有太皇太后、皇太后,她們不能坐視不理,巴巴瞧著萬歲爺廢黜六宮,專房專寵?下絆子的人多了,咱們擎等著,細心的打扮,好好的作養,風水輪流轉,您命里有三子呢,急什麼!」

急什麼?容嬪攏眉道,「你沒瞧見萬歲爺為她成了什麼樣兒?金尊玉貴的帝王,走不成門就翻牆頭,荒唐得沒了邊兒……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