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59章紅萼宜簪

第159章紅萼宜簪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錦書接過團龍紗罩給他披上,應道,「你別這麼的,一兩換一兩,大伙兒都算得出我長了多少肉,白惹人笑話。」

皇帝拿青鹽漱了口,坐在床沿用參湯,一面道,「誰敢笑?我就愛你長肉,摸上去一把骨頭什麼趣兒?宅門裡頭還講究養胖丫頭呢,朕的心尖兒弄得披甲人母夜叉似的,朕也掃臉。」抬眼看她,她歪著頭站在檻窗下,一縷晨曦從窗口照進來,她身上的中衣極薄,隔著日影映照,娉婷柔弱,當真是纖腰一把。他笑了笑,「升個座兒時候不長,你歇會兒,回頭我再過來。」

「萬歲爺又打算把養心殿搬到毓慶宮來了?」她垂首揉弄衣帶,「您有政務要辦,窩在我這兒,臣工們有本參奏也不方便。」

皇帝撂了蓋盅站起來牽她的手,「你就縱些性子吧!我是叫你多歇著,我前腳走,你後腳上養心殿去,路上也耗氣力。你不知道,我如今一刻都不想和你分開……」說罷抬她下巴嘬了個嘴兒。

「沒正形兒!」錦書紅著臉推他的手,替他整了整腰上吉服帶,「臣子們看著的,您是智珠在手的人,沒得讓人背後閑話,老婆子嚼舌頭,可是氣得死人的。」

這分明就是夫妻絮叨說家常,難為皇帝還有這甜嘴滑舌的功夫,外間議事房裡侍立的李玉貴和長滿壽酸倒了牙,對著望了一眼,咧嘴傻笑。廊子下的典儀太監掏出懷錶看,已然到了卯時牌,還不見皇帝出來,不由有些焦躁。不好扯嗓子叫,便在菱花屜子上彈了個栗子,指了指日頭,示意裡頭的人通傳。

長滿壽攮了李玉貴一下,往裡間努了努嘴。總管的名頭不能白掛,俸祿也不是白拿的,通常人憎鬼惡的事兒都由他們這號人干。李玉貴無奈的跨前一步,小心翼翼道,「萬歲爺,是時候了,午門落了鑰,大人們都往朝房點卯了,請萬歲爺起駕吧!」

皇帝隨口應了聲「知道了」,配上正珠朝珠,戴上萬絲生絲纓冠,轉眼就是九五至尊的作派。斂盡了臉上的笑容,淡淡道,「你在雲錦宮侯著,回頭朕有恩旨給你。」

錦書撫膝蹲身應個是,披了罩衣送到宮門前,看著皇帝上了三十六抬御輦往太和殿去,又在廊子下站了一陣。

到底節令兒到了,正是頭伏天里,清早的風裡帶了燥意,響晴的天氣太陽露了臉,愈發的悶熱起來。

蟈蟈兒撐了把傘來給她遮擋,笑道,「主子仔細了,這嫩豆腐似的肉皮兒晒傷了了不得。日頭升了筷子高了,回去吧!膳房送了早膳過來,都是清淡的,綠豆小米粥、玉米面貼餅子、香拌攪瓜絲兒,還有宮制的紫薑,是給主子開胃的。」

錦書轉身回惇本殿,撫了撫後脖子說,「像是落了枕,頭有點兒痛。你瞧我眼睛裡頭有血絲沒有?眼裡澀得慌呢!」

蟈蟈兒掩嘴竊笑,「想是昨兒夜裡沒歇好,小別勝新婚,真一點兒不假,萬歲爺纏得厲害么?八成是累得夠嗆,不過您臉色倒真是好,怪滋潤的樣兒。」

錦書捏她的臉,嗔道,「虧你還是沒出閣的姑娘,這話也敢說,我都替你臊!快說,是不是想配小女婿了?你點個頭,我給你主張,出籍找個好爺們兒配出去,也享享主子奶奶的福。」

蟈蟈兒吃吃地笑,「嫁男人什麼好的?還不如這會兒輕省。」一頭引路,一頭又道,「萬歲爺說有恩旨呢,我料著九成是晉位的上諭。恭喜主子了,這可算是平步青雲了。」

錦書緩緩搖著扇子道,「晉不晉位的是後話,讓我安逸活著才是正經。他那頭要是搬了上諭,我也受著,到底兩個人在一處……蟈蟈兒,我是個貪的人,我也求名分,也想得他的專寵,你說我是不是不足了些?」

蟈蟈兒看她苦惱的樣兒忙開解,「主子這話不對,情字上頭誰是足意兒的呢?自然是愛了還要再愛,寵了還要更寵。別說咱們宮裡,就是外頭大家子也是這樣式的。您太在乎萬歲爺,在乎極了就想獨佔。您是人,不是菩薩,菩薩才沒私心呢!妒一妒也是人之常情,您越妒,萬歲爺越喜歡。」

「混說!」錦書抿嘴笑,「越說越不著調,仔細讓人聽見一狀告到太皇太后跟前去!」

蟈蟈兒不應她,使了眼色讓她看前頭。錦書調轉視線瞧過去,前面睡蓮池旁站著個宮裝美人,絳色的杭綢,那樣飽滿的顏色,襯得人如芙蓉般熱烈鮮亮。

容嬪捏著帕子笑得極優雅,溫聲道,「聖駕榮返了?姐姐福澤真是深厚吶!我那兒有鮮釀的梅露,叫廚子做了梅花湯糰,姐姐賞臉用些個,也好贖一贖我上回的罪過。」

錦書尚未搭話,蟈蟈兒便介面道,「難為容主子一片情兒,咱們主子腸胃不好,吃不得糯的東西,回頭要泛酸水的。」

容嬪瞧都不瞧蟈蟈兒一眼,上前攜了錦書的手,眼裡是可憐巴巴的神色,囁嚅道,「我知道姐姐還為前幾天的事惱我,我管束下人不嚴,犯了姐姐的駕,我罪該萬死。姐姐不待見我也是應當的,就是打我兩下撒氣兒,我也沒有二話。」她眼眶子泛了紅,轉臉拿手絹掖,又不無感慨的說,「姐姐也知道,蔡嬤嬤是從小奶大我的,我感念她,也敬她,少不得慣了她一些。奶媽子名分上是下人,實際上抵得上半個媽,向來只有她教導我,沒有我越過次序去說她的道理。今兒她上內務府領月錢去了,我才瞅准了機會來給姐姐陪不是的,要是她在,我也不好出來。我還是那句話,求姐姐好歹好歹瞧我的薄面兒,別為下人傷了咱們的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