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62章一箭風快

第162章一箭風快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錦書尷尬的看一眼皇帝,他只安撫一笑,也不在這上頭糾纏,只道,「額涅以往多寬的心境兒,又慈又善菩薩似的。是兒子不好,給額涅和皇祖母添了那麼多的困擾,兒子著實的過意不去,額涅再不原諒兒子,兒子晚上連眼都沒法子合了。頭前兒那些事雖叫人傷心,好在總算都過去了,額涅就看著東齊他們吧!東籬在那裡也都安好,他身邊有馮祿和容升伺候著,請額涅放心。額涅還像從前那樣頤養著,兒子還沒在您跟前盡夠孝,往後時時去給您問安,額涅別嫌兒子囉嗦才好。」突而話風一轉,笑道,「倘或額涅在宮裡住膩味了,兒子送您往園子里去也使得。和皇祖母一道住清漪園,還是另往玉泉山靜明園,由得額涅挑吧!」

皇太后頗意外的打量皇帝,他嘴上說得花好稻好,竟是打著算盤要把她送出宮去!是嫌她多餘,怕她在宮裡接茬難為他的心尖子吧?打發了她就沒有後顧之憂了,好個孝順兒子,手段果然比他父親精明一千倍去!

太后站起來,抬頭挺胸人站得筆直,「難為你一片孝心為我打算,兒子是媽身上的肉,你琢磨著把我當佛爺供的心我都領了。可惜我這人一個地方呆久了就不願意挪窩,我在壽安宮住了十來年,換了園子怕認床睡不著,你不用替我操那個心。」說罷轉身招跟前嬤嬤扶著,雍容威儀的朝慈寧門上去了。

皇帝背著手目送太后,又氣又好笑的一哂。太后胸有城府之嚴,要擺布確實得花費一番功夫。目下權且這樣吧,畢竟天家骨肉親情,真要鬧起家務來不好看相。

他回頭瞧錦書,她怯生生站在熏香鼎子旁,眼睛淳亮得像雨後枝頭的水滴。皇帝心頭的陰霾霎時就消散了,過去撫撫她的肩頭,「胳膊還疼么?能舉得起來么?」

她點了點頭,「接上就好了,我小時候也脫臼過,大了想想有點可怕,虧得你會,湊手就合上縫了。」

他抿嘴淺笑,牽起她的手道,「咱們回去吧!」

她應了,溫順的跟他出了正殿。

廊廡下宮女太監們跪了一地,見他們跨出門檻齊齊磕頭,「奴才們給萬歲爺請安,給貴主兒道喜。」

這些人原來都是在一處當差的,處得姐妹一樣,打打鬧鬧隨意慣了的。現在身份變了,錦書看著他們臉上誠惶誠恐的表情,心裡也說不出的感慨。

皇帝不言聲兒,只在一邊旁觀。錦書讓大伙兒起來,又去扶崔貴祥,感激道,「今兒我能正大光明叫您一聲乾爸爸了!您的恩德我到死都不忘記,往後我孝順您,還像從前似的侍候您。」

崔貴祥連連擺手,紅著眼眶道,「奴才萬萬不敢,貴主兒如今不同了,是統御六宮的正經主子。奴才算個什麼,您別管奴才叫乾爸爸,奴才擔當不起,怕折壽,也給貴主兒臉上抹黑。」

錦書笑了笑,「我落魄的時候您護著我,眼下我得了高枝兒倒忘了您,那我成什麼人了!」又道,「您上清漪園去保重身子骨,我宮裡撂了手就去瞧您。」

崔貴祥一連應了好幾個「哎」,垂手退到了一旁。

皇帝搖著草蝦扇子吩咐長滿壽,「你過內務府傳個口諭,今兒給慈寧宮裡的人打賞發利市,也讓大家沾沾你主子娘娘的喜興兒……崔總管發雙份兒的,難為他一直把貴主子放在心上。」

長滿壽應了,狗顛兒的撒歡跑出去傳旨意了。眾人謝了恩起來紛紛給錦書道喜,皇帝難得有耐心的等她和幾個要好姐妹敘舊,一個人踱到福鹿旁,合上扇子極目遠眺——

天極藍,藍得吸人心魄。遠處殿宇層層堆疊,一片連一片的歇山頂在日光映照下泛出璀璨的光。

疲累了這幾天,總算能放下擔子歇一歇了。他長長舒了一口氣,好容易到了這一步,可惜是廢了這麼大的力氣得來的,還葬送太子的一生,想起這個就叫他傷心。

女孩們低聲交談,慈寧宮伺候的宮女們帶著謙恭的表情,錦書還是以前的作派,不驕不躁的掩口淺笑。不知說了什麼,回頭瞧他一眼,眼波婉轉柔美,是對最親密的人才有的關切。皇帝尋著了安慰,悄悄在一邊打量她,才發現她已經和從前大不一樣了。雖然依舊謹慎,卻不是如履薄冰的惴惴不安,臉上有了從容,褪了青澀,恍惚現出安逸少婦才有的和樂來。

皇帝喜滋滋的拿扇子輕敲掌心,她就像九月枝頭的果子,恰巧長到了那個火候,入口最是甜美的檔口。長眉秀目,麗質天成,真真是個心肝玉美人!

她過來碰了碰他的袖子,臉上笑盈盈的蹲福,「奴才逾矩了,叫主子等了這半天。可是熱壞了?瞧這一腦門子汗!」說著把疊得方方正正的帕子雙手呈上去。

皇帝接了抬手掖掖,問,「聊完了?聊完了回去吧,輦在外頭等著呢。今兒你受了驚,好好的歇一歇,回頭少不得有各宮的人來見禮,還有皇子皇女們,夠你受累的了。」

她嗯了聲,斂裙隨他出宮門上了涼輦。

皇帝的九龍肩輿是坐不得的,錦書知道規矩,婉拒了他的好意兒,登上了妃嬪份例的代步。小小的竹篾轎兒頂上是蝙蝠祥紋的華蓋,傘下燕飛柔軟,風迎頭吹過來,起起伏伏的飄蕩著。

這場風波有驚無險,她捏了捏肩頭,他要是晚來一柱香的時候,大約她就已經不在人世了。這會子好了,能暢快倒口氣兒,她眯起眼,兀自受用,小竹輦一路搖搖晃晃到了前星門。

「主子回來了。」早早侯在房蔭下頭的金迎福曬得臉膛發紅,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