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70章幽夢初回

第170章幽夢初回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「你怎麼不說話了?」錦書聽不著回答,氣得連道兒都不肯走了。往路牙子邊上的石頭墩子上一坐,臉嘟得像只鼓了氣的河豚。

皇帝撐腰在她旁邊站著,「你讓我說什麼呀?看看,老話說,人受擠兌本事高。這民諺用你身上正合適,三句話不對就上臉,你還真練出來了!成了,我打發人拿鏡子來讓你照照,快成灶王奶奶了!」

她扭過身去,不服氣的嘟嘟囔囔,「我是灶王奶奶,你是個什麼?灶王爺?你怎麼不拿鍋灰抹臉?一個爺們兒,還是皇帝,說話不算話,我都替你臊!」

皇帝嘆了口氣,「你這脾氣真得改改,我這兒是和你打商量,是為你好,你怎麼不識好人心吶?」

她的心一直往下沉,漸漸紅了眼眶。喉頭哽得發噎,好不容易才把哭腔吞了下去,「我不要你為我好!你不帶我去試試,你前腳走,我後腳上昌瑞山絞頭髮做守陵姑子去!」她傾前身攔腰把他抱住,臉頰貼在他腰間的四方玉牌上,一徑的恐嚇利誘,「好親親,你帶我去,我比太監小子伺候得法。況且一去好幾個月,你就不想我么?你帶上我吧,咱們夫妻也算患難與共了。我天天瞧見你,知道你好好的,我就足意兒了。我不吵著你,就給你端茶送水,成不成?」她又拉下了臉,「你答應我,咱們一切好說。要是不答應,你回來就見不著我了。」

皇帝歪著脖子愁眉苦臉,想起她叫「親親」,又覺得有些好笑。順手把她頭上的梅花簪子插好,嘆息道,「我算是栽在你手裡了!如今怎麼樣?竟像市井裡怕老婆的窩囊漢子!你非要去,那就去吧!可有一點你要答應我,後/宮不得干政,你不住王庭,另有氈帳指派給你。」

她連連點頭,「我省得的,絕不給你添麻煩。你不必顧及我,就是叫我住窩棚也成的。」

皇帝扯了扯嘴角,眼下是千好萬好,到了臨了究竟怎麼樣也不知道呢!這會兒也不去認真計較那麼多,單調笑道,「剛才那聲親親叫得好,我如今掏乾淨了耳朵,你再叫我一回。」

皇帝足足的二十九了,照了老例兒來說雖是春秋鼎盛,卻也算不得年輕。這麼個身份年紀,擎小兒就沒得人叫過親親,現下聽了錦書這一聲,真箇兒窩心到雲眼裡頭去了。含笑睨著她道,「你可別掃我的興兒,既張了一回嘴,也不在乎二回了,是不是?我答應帶你扈從,你也得給我點兒好處吧!」

錦書原想說他市儈,半點便宜不肯錯過。可心裡真的也待見他那樣兒,孩子氣的撲了過去,吊著他的胳膊一通揉/搓,「小親親哥哥哩,想死我了!」

皇帝摟著她嗤地笑了起來,「這是什麼調調?哪裡學來的?還真有那麼幾分意思!」

錦書倚著他說,「上回我聽見小香香就是這麼叫芍藥兒的,親熱得不成話。」

「芍藥花兒?」皇帝臉上變了顏色,「你念舊,這是你心眼子好,可人好過了頭就成迂腐了。芍藥兒和他菜戶在你眼皮子底下,你要謹防著,歷來宮廷面兒上光鮮,暗地裡髒的臭的也不少,件件關係重大,沒有一件事是不相干的。牽一髮動全身,裡頭的學問你也知道。那些奴才們紅了,人大心氣兒也跟著高,別好好的把翊坤宮弄成個淫窩。叫朕下手整治了可不是頑的,到時候或打或殺,半點情面也不留。你如今不好生看管,到時候再來求朕開恩,那可是不中用的了。」

她被他一唬,霎時有些怔怔的,只囁嚅道,「芍藥兒有分寸,這點我敢打保票。他腦袋機靈,人家背後都管他叫『金剛鑽』的。他在蘇州街那邊有住處,也不能在翊坤宮裡怎麼著。再說我把宮務都交代通嬪和淑妃了,有她們管著,我也避開了人面兒。人口多,事兒瑣碎,雜七雜八的討示下,我原本就不是個能管人的人,頂在浪尖上是不得已兒,有她們代勞我就輕省了。貼身的人犯了事兒也交她們發落,她們要開革,我不會說半個不字。」

皇帝笑了笑,「你是清閑人,自然有你的福澤。堂堂的管家姑奶奶倒撂開手站干岸,躲到一邊享福去了。」

她起身,沿著新築的宮牆緩行。抬頭看,那紅牆灰瓦綿延起伏,一直往綠意婆娑的林子里去了。

外頭熱得一鍋湯似的,園子里卻是清涼舒爽的另一個世界。日子過得愜意,她更不願意操心那些了,回頭怡然一笑,道,「什麼叫站干岸?我不稀圖別的,守著你就夠夠的了。」

皇帝嗯了一聲,和她攜手漫步,笑道,「手上抓著大權沒什麼用,留著愛,鏈子似的栓住爺們兒,這才是最根本的東西。」

錦書在他手背上擰了一把,「你是變著法兒的說我厲害是不是?」

皇帝嘶地一下收口冷氣,「我哪兒敢這麼想!不過是說你懂得夫妻相處之道罷了。」

錦書慢聲慢氣道,「我享過富貴,也受過人白眼,如今跟了你,情願你不是皇帝。要是個普通百姓,小日子過得,我天天給你做飯,給你送到地頭兒上。晚上端洗腳水給你泡腳松筋骨,強過錦衣玉食見不著你的面兒。」

皇帝低頭不語,她和宮裡別的女人不同,她們爭寵是為攬權,為壯大自己,也為壯大娘家。她舉目無親,能受委屈耐摔打,比她們惜福,得寵不恃寵,是極難得的。只是前頭的傷痛才平復,再來一次,她還能不能像現在這麼想?

「等平定了漠北,你要想種地,咱們就上長亭的莊子上去,那裡全是庄稼人,整天為兩個承德哥子勞碌。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