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74章曉色雲開

第174章曉色雲開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金迎福扎的一聲領命要退出去,錦書又出聲叫住了,對地上躺著的賢妃一笑,「您想好嘍,到底生不生?往上頭報了信兒,就算是個棒槌,你也得給我生出來。否則就是誆騙聖躬,要傳脛杖,殺頭的!賢姐姐,你是聰明人,金尊玉貴的養息著不好嗎?何苦給人當槍使?你出頭和我對著干,人家捂著嘴看熱鬧,你得勝她拍手;你落敗,她往王八殼裡一縮,連塊兒油皮都不會破。你想想,這樣有意思嗎?我是乾淨利落一個人,你肚子里還有皇子呢!你不為自己考慮,也為十二爺打算打算,萬一真傷了孩子,到時候就是悔斷了腸子也不中用了。」

這幾句話儼然是一劑良藥,藥到病除,賢妃要臨盆的癥候一下子就沒了。她像根捅煤堆的通條,直挺挺的給幾個精奇嬤嬤攙了起來。氣喘吁吁的半張著嘴,縱然再不服氣,心想好漢不吃眼前虧,先出了翊坤宮是正經。

「我先頭是犯混,叫主子娘娘見笑了。」她被錦書一嚇一哄,聲氣兒好了很多,語調里有惶惑,有不屈,卻不敢明目張胆發作出來。

錦書知道她心高氣傲的人,有這句也算是低了頭,見好就收的道理她明白,便仰著唇道,「主子娘娘是下頭人混叫的,姐姐怎麼也這樣稱呼?罷罷,我自己也思量了挺久,你是四妃之一,好歹是有頭臉的,我不好叫你下不來台。你且回去,過會子我打發人喊淑妃和通嬪來,寶答應這頭是一定要發落的,到時候我自然還你個公道。」

賢妃咬著嘴唇,頗意外的看著她,她臉上恬淡,四平八穩得讓人生妒。既然頭前就打算開發寶答應的,卻又繞了這麼大個彎子,叫她顏面掃地再見不得人,她小小年紀,心機也忒深了,怪道連皇后都栽了,這後宮之中還有誰能和他抗衡?

她不由灰心喪氣,萬歲爺著了魔,連一手養大的親兒子都不要了,她把個沒出世的孩子扛在頭上嚇唬誰去?

她挺著肚子蹲了蹲,「我乏累得很,就先告退了。後頭的事兒一概不管,貴主兒瞧著處置就是了。」

錦書笑得分外明媚,「我答應的話自然辦到,賢姐姐回去好生將養吧,生個白胖的大小子比什麼都強。」

賢妃帶著一干宮女嬤嬤去了,春桃嘖嘖嘆道,「主子這回算露臉了,也叫她知道咱們的厲害!她大著肚子是她的造化,要是換成容嬪,主子一聲令下,奴才拿大鞋底子扇她!」

蟈蟈兒命人收拾滿地殘骸,一面道,「容嬪忒叫人噁心,自己不聲不響的,挑嗦著別人來和主子鬧家務,最可恨的就數她!我從前聽說大學士孔豐是個德高望重的人,誰知竟生出這麼個東西來!」

錦書不兜搭她們,指使邱八道,「二總管,你這會子就去請那兩位掌事小主來。」

邱八插秧打千兒去了,殿里幾個人不解的瞧著她,木兮愕然道,「主子這是什麼意思?真要處置寶答應么?」

錦書茫然看著藻井,嘴裡喃喃道,「我是為她好,她在宮裡沒活路,萬歲爺不眷顧,那起子歹心腸的人還要害她,不如往太皇太后身邊伺候,一門心思的過日子,強似在這深宮中苦熬。」

眾人緘默,這時遙遙有擊掌聲傳來,錦書忙帶著人迎出去,皇帝的御輦已經到了門上。

外頭已近午正,日頭毒辣,熱風一陣陣的撲來,熏得人渾身乏力。

她抬頭看了皇帝一眼,他除掉了台冠,烏沉沉的發精心編成辮子束著,身上穿石青直地紗納金龍褂,腰上是白玉鉤馬尾紐帶,赫赫揚揚的帝王之風。臉上氣色卻不太好,大約聽政惹了不痛快,下輦不多話,直朝正殿里去。

錦書遞個眼色把人都打發了,自己悶頭跟進去,暗忖他難道是得著了消息?她那麼對付他的愛妃,他心裡八成是不痛快了。

到底他是皇帝,天生的威嚴叫人忌憚。她小心伺候他上了須彌座,自己在一旁端茶敬獻,也不敢多看他,只瞟了一眼,便循規蹈矩的退到落地罩前垂手侍立。

皇帝擰眉端著茶盞出神,半晌才道,「你早些收拾,北方戰事吃緊,要提早開跋。朕……真是氣餒,韃靼蠻荒散兵,朝廷幾度出師,耗時數年耗銀論百萬,死活的打不下來。今兒大學士竟提議招安!招安?」他冷哼道,「打不下來,所以招安?朕的臉面呢?朝廷的臉面呢?何況……非等閑啊,如今斷不能招安的……」

錦書吁口氣,原來並不是為賢妃的事惱火,這之前沒人告過她的黑狀,她也放下心來了。韃靼的戰事她不懂,人說君憂臣辱,他這裡鬱結難解,她也跟著揪心的。

「主子打算什麼時候出京?」她想了想,「奴才想趁著剩下的日子往清漪園去一趟,和老祖宗辭個行。」

皇帝唔了聲,「該當的,欽天監定了日子,初三動身。明兒進講就不聽了,朕和你一塊兒進園子去。」說罷看她拘謹站著,不由一笑,伸手道,「怎麼了?小家子氣起來,朕身上有刺?還是半天沒見不認識了?」

錦書蹲了蹲福,笑道,「主子震怒,奴才怎麼敢造次呢,只有盡心侍候著,討主子歡喜了,才不至於怪罪奴才。」

皇帝是個水晶心肝,一點就透的人。聽她話裡有話,便有些遲疑,「朕多早晚怪罪過你來著?你有心事就和我說,到底怎麼了?」

錦書在他下首坐定,慢聲慢氣的把事情經過娓娓說了一遍,到最後越說越憋屈,漸漸紅了眼眶,「……主子抬舉我,可我知道宮裡人大多是瞧不起我的。我孤身一人,又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