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76章瓊枝玉樹

第176章瓊枝玉樹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樂壽堂是太皇太后在園子里的寢宮,面臨昆明湖,背倚萬壽山。庭院中栽植奇花異草,滴水檐前是六合太平的銅鹿、銅鶴、銅花瓶。進垂花門便見一株五六丈高的白玉蘭,花期雖過了,卻是枝繁葉茂。響晴的天氣里,迎著日頭看得見新芽上短簇的絨毛。

皇帝指著道,「這是古時皇帝從江南移栽過來的,這麼多年了,長得那樣好!」

錦書駐足看,因笑道,「我想起兩句詩——多情不改年年色,千古芳心持贈君。說的就是玉蘭,對不對?」

「可不!」皇帝溫文頷首,低頭一笑,「明年萬壽節別送我扇子了,諧音不好,不吉利。刻面玉佩給我,就要玉蘭,還有那詩句……多情不改年年色,千古芳心持贈君。多好的寓意!朕這輩子時時帶著,到死也不撒手。」

「又混說!不許死啊活的,我不愛聽。你是皇帝,萬壽無疆的,會長長久久的活下去。」她一嗔,溫順的倚著他的手臂,「咱們一起活著,等你鬚髮齊白我伺候你,給你梳頭唱小曲兒。」

「我比你大十三歲呢!」他自嘲道,「男人壽命不及女人長,何況我還是『宇文老賊』!」

錦書紅了臉,「你心裡裝的是乾坤,也忒揪細了些,這麼句氣話還一直記著。」

皇帝鵠立在玉蘭樹下,仍舊是輕輕淺淺的吊著嘴角。她的每句話,每個動作,每個眼神,他都清楚記得,深深刻在腦子裡。這輩子記得,下輩子也記得。

他抬手愛憐的撫撫她的臉,那麼年輕,他們之間橫梗著十三年的鴻溝,等她三十歲的時候,他已經四十三了,半老頭子,多麼無奈!

「瀾舟……」她把他的手緊緊貼在臉上,「你活一百歲,我活八十七就夠了。活得太久,孤孤單單的比死可憐。」

他搖搖頭,「不成,你活著,叫兒孫們孝敬你。我先走了,可以在地宮裡等你,十年、二十年、三十年……我等得。」

錦書聽得哭出來,「好好的說這個,算怎麼回事呢!」

皇帝才想介面,背後人咳嗽一聲,然後便有竊笑聲傳來。兩人回頭一看,太皇太后為首,後頭烏泱泱跟了一溜伺候的宮女太監們,一個個掩口偷笑,扎身下來行禮,「恭請萬歲聖安,請貴主子萬福金安。」

前頭這一通兒女情長,萬萬沒想到太皇太后能出殿,鬧得皇帝也臉紅起來,左右避無可避,只好帶著錦書扭捏給老祖宗見禮。

「這兩個冤家,花前月下也就罷了,偏弄得這樣唬人!門上說聖駕到了,我等了半天竟不見人來,原來小夫妻躲在這裡談情說愛。」園子里清涼,太皇太后也不畏暑,頭上戴頂法蘭西絹紗帽,手裡搖著象牙扇。園子里隨性,和在宮裡時完全兩副模樣。明明張彌勒佛一樣的臉,硬是板了起來,「你濃我濃什麼不好?又死又活的沒個忌諱!皇帝,我都聽見了,這是你的不是!」

皇帝訕訕的作揖,「皇祖母教誨得是,孫兒疏忽了。」轉臉看錦書臉上尤有淚痕,悄悄伸手拭了拭,「朕錯了,往後再不說了,惹你傷心,對不住了。」

太皇太后宮裡的人鮮少和皇帝有接觸,每次聖駕晨昏定省都是矜持莊重的。因著天成的威儀,說話也不多,問了太皇太后溫寒就告退,高居九重,日月比齊的光輝,誰敢覷眼直視!以往見了后妃們不過溫言寒暄,問吃問喝問身體,哪裡像目下這樣,幾乎把心肺都掏出來的!

眾人一面感嘆,一面又覺皇帝原來也是血肉俱全的,敬畏之外多了幾分親切似的。

太皇太后無奈嘆息,聽聽,對不住?這話是人間帝王說得的?原當他得到了,對情至少比先帝清醒些,誰知父子倆分毫的不差。

錦書臊得無地自容,忙撂下他上去攙扶太皇太后,「老祖宗進屋子去吧,太陽燥呢,沒的曬著您。」

皇帝默默上另一邊攙了,上台階引太皇太后在虛彌座上坐定了方道,「孫兒初三便揮師北進了,先來同皇祖母辭行,怕到了眼巴前事多,騰不出空兒來。」

太皇太后深深看了皇帝一眼,像有千言萬語,嘴唇囁嚅幾下,最後只點頭道,「我聽崔說了,我心裡雖捨不得,卻也不好阻止你。你是江山主宰,十年垂拱而治,文韜武略自不在話下,這趟御駕親征,必定是能大獲全勝的。只是漠北苦寒之地,聖躬千萬要仔細才好!」

錦書應道,「奴才隨扈,自然盡心竭力伺候萬歲爺,請老祖宗放心。」

太皇太后笑道,「我知道你要隨扈,倒真是寬慰好些。軍中都是些爺們兒,皇帝近身的都是些大將胎子,帶兵的大老粗們,就是有孝心也侍候不得法。太監們都是狗腦子,膽兒又小,皇帝一上臉子就嚇得屎尿齊流。」太皇太后側過頭壓低聲道,「皇帝有事候愛使性子,荒唐事辦起來毫不含糊。就說上次翻你牆頭,這就是一宗了。太監們勸不動他,你是他的剋星,比帝師還管用。」

錦書臉上尷尬,吶吶到,「那事兒老祖宗也知道了?奴才就是個禍頭子,都沒臉見您。」

太皇太后慈愛一笑,「不是這麼說的,我也年輕過,偶爾的出回格不算什麼。他和你好,你就是這世上最有福氣的人,你好歹替我看顧他。」說著瞥了皇帝一眼,「你瞧瞧,咱們坐著,他就恁么不錯眼珠兒盯著你。要是在民間,他這點子出息橫豎是個妻奴。」

錦書抬頭看他,他坐在檻窗下喝碧螺春,麵皮白凈清秀,端著蓋碗的樣子莘莘儒雅得像個青年秀才。竹葉青的便袍上寶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