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82章極望天西

第182章極望天西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說著又一聲冷哼,「朕馬放南山五六年,還沒遇著這樣的杠頭子。你們弘吉圖汗好成算,算盤珠子撥到朕頭上來了!留個奴隸傳話,怎麼不寫封信留下朕瞧?到韃靼十來年,呆得牛油蒙竅了!」

他一通滑溜的京片子,洋洋洒洒說了成車泄憤的話,也不論地上趴的人聽不聽得懂。邊上軍機們大眼瞪小眼不敢出聲,只聽見那蔑兒乞人掏心掏肝的哀嚎,聒噪得人心發躁。

皇帝看著那躬成蝦子的背,身上衣裳污糟得分辨不出本來顏色,油里浸過似的膩歪,邋遢得不能讓人細瞧。游牧人特有的膻味伴著寒氣陣陣襲來,他愈發的厭惡,撿了個能落腳的地方踢了過去。

「媽的,膿包樣式!」他輕賤的啐道,示意戈什哈把那個蔑兒乞人架起來,順手操了根海龍皮馬鞭抬起那張炭一樣黝黑的臉,「說,我的皇妃在哪裡!」

那蔑兒乞人瑟縮了一下,囁嚅著用不甚流利的漢話回答,「我不知道,弘吉汗走了,帶上了閼氏……可汗讓我告訴博格達汗,閼氏不是您的女人……是弘吉圖汗的女人,將來還要做中原的皇后。閼氏願意跟著弘吉汗,閼氏愛大汗,還要為可汗生小台吉……弘吉汗說,博格達汗是個窩囊廢,戴綠頭巾的大烏龜。」

蔑兒乞人根本不明白「大烏龜」是什麼意思,只是照著原話轉述。他口音雖然怪異,但口齒卻是天殺的清楚。大帳里的人驚悸得面如土色,再也站不住,一齊跪了下去。股首齊栗,腦子裡哐哐亂響,混雜著「大逆不道」的回聲兒,趴在地上簌簌亂顫。

皇帝嘴角扭曲,瞧著樣子是到了爆發的邊緣。猛舉起鞭子便朝那蔑兒乞人劈頭蓋臉的抽過去,一鞭接著一鞭,一鞭快似一鞭。直抽得那韃子抱作了團,身上衣袍盡爛了,馬鞭還是不停,所到之處血肉橫飛,鞭梢帶起的血珠飛濺到帳頂的紗燈上,觸目驚心的一片紅。

那蔑兒乞人剛開始還躲閃呼喊,到後來避無可避,只得奄奄一息的護住頭臉挨打。就像掉進了陷阱里的獵物,除了任人宰割,別無他法。

眾人看得心驚,皇帝脾氣不好是出了名的,但尊貴的出身,王府優良的家教自小熏陶,倒從未見過他這樣動怒失儀的。

他是恨透了心肝,把滿腔的憋屈暴虐都發泄到了這個韃靼阿哈身上。

「混賬行子,朕要你的命!」他邊打邊咬牙切齒的說,「慕容永晝,朕不殺你誓不為人!朕要吃你的肉,喝你的血……」

他半似癲狂,儼然怒到極處走火入魔的模樣。繼善和富奇一左一右撲上去抱住他的臂膀,帶著哭腔的哀求,「好主子,好主子,您息怒,氣壞了身子不值當。戰場上挑釁的話作不得准,您帶著奴才們從南到北的征討,馬上天子打下的萬世基業,怎麼連這個都忘了?」

那蔑兒乞人將將只剩下半口氣,倒在插屏邊上微微的抽搐。皇帝滿頭大汗冷靜下來,臉上一絲表情也沒有,就那麼站著,眼神恐怖得要吃人似的。

查克渾悄悄遞眼色讓底下人把那堆爛肉拖出去,皇帝一把拽下頭上的紫貂正珠頂冠扔到一邊,猶不解恨,指著那蔑兒乞人說,「把他扔雪裡,活埋了他!」

昆和台忙膝行兩步磕頭,「主子三思,留他一條狗命,咱們攻韃靼王庭還用得上他。」

皇帝怒極反笑,「你只當慕容十六和你一樣是豬腦子么,留個嚮導給咱們帶路攻打他的老巢?你倘或聽這韃子的指派,橫豎落進人家套子里!」

大學士叫皇帝當眾罵是豬腦子,邊上幾個同僚想起昆和台一向自識甚高,這回碰一鼻子灰,不由想笑,可這種情勢下卻是怎麼都笑不出來。

皇帝兀自轉圈子,累極了腦子漸漸清明起來,這會子不是干生氣的時候,越是心焦越想不出對策來。慕容永晝扔個無關緊要的奴隸來擾亂他,後頭勢必要有一番動作。精力放在這傳話工具身上,豈不正中對手下懷!

他停住腳思忖,挑起窗上天鵝絨厚窗搭朝外看。天色陰沉,穹廬像個倒扣的砂鍋,莽莽渺渺,烏沉沉的發黑。天際隱隱透出暗紫來,雪倒是小了些,只唯恐維持不了多久,入夜還有一場風暴。

他細盯著遠處,天地交接的地方像是起了薄霧,緩緩擴散,朝著兩翼蔓延開去。

「繼善,」他目不轉睛的眯眼看著那霾,急道,「傳令角旗、商旗左右分散,六里合圍。」舉步到帳前,接過千里眼朝遠處眺望,距離太遠,瞧不真切,只見漫天揚雪甚囂塵上。

軍機們得了令便知前方將有戰事,即刻分頭去布置。他站在卷棚下冷笑,「瞧瞧,這不是來了?韃靼人果然英勇有餘,纖細不足。千蹄萬踏橫掃,勢必要揚起雪沫子來,這麼的突襲倒也新鮮。」

盧綽探頭看了看,在一旁呵腰道,「奴才料著他們在十里前後要觀望,咱們這會子就備戰,給那群韃虜迎頭痛擊?」

皇帝道,「他們奔襲幾十里人困馬乏,別給他們喘息的機會。打發二十個人在連營各處生火,做出炊煙的樣兒來,不必咱們挪步,擎等著他們撞槍口上來。」

盧綽嘿嘿一笑,「康六爺在家裡造的紅衣大炮派上用場了,也不枉他轟塌了半個宅子。」

皇帝嘴角稍一揚,「回京把西華門外那個三進四合院兒賞他。」

盧綽狗顛兒的辦差去了,皇帝背手長長嘆息,熱氣兒在眼前織成白茫茫一片。他到現在還是覺得難以置信,慕容十六是吃錯了什麼葯,要做這天打雷劈的渾事兒,錦書這回該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