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女生小說 >寂寞宮花紅 >第185章過得今宵

第185章過得今宵

小說:寂寞宮花紅| 作者:尤四姐| 類別:女生

皇帝眯眼看他,火把子上的松蠟燒得吱吱響,跳躍的火光照亮了那張年輕的臉。

永晝咧嘴一笑,滿臉的血漬顯得有些恐怖,「我敗了,無話可說,聽憑處置。」

錦書嗚咽著叫了聲,「永晝……」邊上的侍衛搭手攔住了她,卑微呵腰道,「娘娘,刀劍無眼,請娘娘保重鳳體。」

她被擋在男人的世界之外,只能眼睜睜看著,無法靠近,無能為力。

「你浪費了朕三個月,好大的本事!」皇帝負手而立,嘲諷道,「借了韃虜人馬對抗朝庭焉能長久?你登上汗位不易,朕要是你,就帶著族人安生游牧,何苦再踏足中原趟這渾水?沒那麼大的嘴,偏要吞那麼大的餅子,看噎著了吧?」

永晝一哼,拿眼尾乜他,「這話趁早別說!我要奪回原本就屬於慕容家的江山,哪裡錯了?你這亂臣賊子謀朝篡位,老天竟又讓你贏了,這是什麼世道?」

皇帝怒火愈熾,咬著槽牙一哂,「勝者為王,這樣的道理你懂不懂?大鄴就像塊兒臭肉,裡頭爛得流膿,沒有朕,早晚也有別人取而代之。憑你父親,憑你,你們誰能守住這萬世基業?朕是順應天意,還黎民百姓一個清平世界,你去打聽打聽,有誰還在留戀前朝?」他突然發覺根本沒有必要和一個手下敗將費唇舌,冷著臉道,「朕給你恩典,賞你個光彩的死法,你自己選吧!」

錦書聽了這話使勁掙起來,那兩個紅頂侍衛還是死死杵著紋絲不動。她背上汗濕了,中衣裹在身上,絲絲縷縷的寒意侵入骨髓。她一手抱著孩子,騰出另一隻手來賞他們耳刮子,氣急敗壞的跺腳,「放肆!讓開!」

侍衛們早就有皇帝授意,並不怵她,只是躬著身木訥道,「奴才們職責所在,請主子娘娘見諒。」

錦書急得百爪撓心,篩糠似的渾身發抖,左奔右突嘗試了幾次,終歸是在原地打轉。她只有高聲哭喊,「萬歲爺,您留我弟弟一條命,奴才做牛做馬的報答您!求求您……求求您……您瞧著我,瞧著咱們的情兒……」

皇帝似有鬆動,轉臉看她,蹙了蹙眉。

永晝卻受不了這樣的屈辱,他寧願去死,也不願靠個女人的低聲下氣苟且活著。他說,「錦書,別求他!我十年前就該死的,到了如今也算是賺到了!」他倔強的抬起了下顎,「宇文瀾舟,爺這一輩子盡了全力,死而無憾。你要殺要刮悉聽尊便,爺皺一下眉頭,慕容兩個字倒著寫!」

這話已然是不顧生死了,十二月的節令里,錦書急躁得滿頭大汗。或者是父子連心,碩塞突然「哇」的一聲哭出來,哭聲越來越高,越來越急,漸漸不繼,斷斷續續像是憋得透不過氣來了,任憑怎麼搖哄都不成,喊破了嗓子,最後只是啞聲嚎叫。

永晝再強硬,那孩子到底是自己的兒子,哭得那樣叫他揪心難忍,別過臉去,兀自紅了眼眶。

「十六弟,你瞧瞧哥兒,你瞧一眼啊!」錦書見慌忙托起孩子,「你忍心叫他像咱們一樣么?他還這麼小,沒了父親,往後誰來教養他!」

這時一片叫好聲傳來,阿克敦往遠處一指,「主子,賊婆子逮著了!」

巴圖魯們不會憐香惜玉,賽罕掙扎得越凶,他們押解越是下死勁兒。麻繩幾乎勒出血來,她咬著嘴唇一聲不吭。推到永晝身邊時,她抿嘴欣然一笑,「可汗,我們這樣,漢話怎麼說?是同生共死么?」

副將插秧一千兒,「主子爺,奴才復命。」起身沖賽罕一啐,「這惡婆娘,揮起刀來不要命似的,一氣兒撂倒了咱們七八個弟兄。要不是看她是女人,奴才就把她腦袋擰下來!」

皇帝不言聲兒,帶著勝利者的姿態,似笑非笑的看著永晝。

永晝橫下一條心,他轉眼看賽罕,從沒那樣用心的,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了她一遍,彷彿是要刻進腦子裡去。

「婆姨,」他孩子氣的笑了笑,「你怕不怕死?」

賽罕的眼淚簌簌落下來,她搖搖頭,「蒼狼的女兒不怕死,我只要和自己的男人在一起,就是剁成泥也值得。」

永晝點點頭,欣喜並且欣慰,「是我的好女人!你記住,我叫慕容永晝,是大鄴明治皇帝的皇十六子。過會子下去了來找我,咱們下輩子……還做夫妻。」

皇帝淺淺勾了勾嘴角,心裡也佩服他。慕容家男人不怕死,當初南軍攻進紫禁城,滿世界的找慕容高鞏,誰知他悄沒聲的在長春/宮裡一根白綾子就去了。人死債消,倒是免去了好些恥辱。如今的慕容十六也願意像個爺們兒一樣去死,很好,別叫他手上沾血,他可以讓他死得有尊嚴。

「你們夫婦同心,朕瞧著也感動。」皇帝摸了摸下巴上微微冒頭的鬍髭,似乎頗有感觸,「這世上太多的怨偶,相約來世,難能可貴得很。生時同衾,死後同穴,這輩子在情上頭也算完滿了。沖著這點,朕給你們夫妻合葬,撇開國讎,算是我這個做姐夫的一點兒心意。」

事態愈發糟糕,永晝不服軟,皇帝也沒有要赦免他的意思,錦書不能坐看著慘劇發生,她驚慌失措的喊,「萬歲爺……瀾舟,你別殺他們,他們一死我也不能活,要殺你連我一起殺,你聽見沒有?」

皇帝嘴角微沉,他睨斜永晝,「朕的皇貴妃為你求情,朕著實為難。你說朕該不該留你性命?」

永晝乾巴巴的說,「我雖是祈人,但長在關外。勇士是什麼樣的?情願站著死,也不願跪著活。」

皇帝從嘴裡笑到心裡,他回身看了錦書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