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貼士: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,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,建議先登錄再閱讀.
您的位置:爬書網首頁 > 男生小說 > 歷史軍事小說 >開元風流 >236、為難

236、為難

小說:開元風流| 作者:青澀蘋果| 類別:歷史軍事

玉真觀一如既往的像個仙境一般,卻比仙境多了一分富貴之氣。

在一處奢華的瓊樓之中,上好的白玉鋪造的地面閃耀著溫潤的光芒,遠方似有裊裊霧氣籠罩著不真切的宮殿,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飛檐上鳳凰展翅欲飛,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牆板,一條通向這座瓊樓的筆直的路的兩旁,栽種著高大的梧桐……

李持盈便在這瓊樓之上,俯瞰著那條通向自己這座瓊樓的道路,她的雙眸幽深,眼神清冷,讓人很難看出她到底在想什麼,但這清冷的眼神中,卻帶著一絲強烈的慾望,她的十指纖纖,膚如凝脂,雪白中透著粉紅,似乎能擰出水來,一雙朱唇,語笑若嫣然,此時卻緊緊抿著。

她在等待著一個人,讓她無可自拔地淪陷在慾念之中的可惡傢伙……

清風從瓊樓之上吹拂而過,她的青絲隨風舞動,發出清香,有仙女般脫俗氣質,細細看那月白緊身道袍,細微處上銹蝴蝶暗紋,一頭青絲用蝴蝶玉制流蘇淺淺綰起,額間一夜明珠雕成的蝴蝶,散出淡淡光芒,峨眉淡掃,面上不施粉黛,卻仍然掩不住絕色容顏,腕上白玉鐲襯出如雪肌膚,腳上一雙鎏金鞋用寶石裝飾著,美目流轉,神情淡漠,恍若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。

可誰能想到,這如同女神、仙子般的玉真公主,其實是個腐朽到骨子裡的傢伙,她喜怒無常、嗜好殺戮、熱衷於調教與被調教,如果說她的模樣是天使的話,那她的內心,一定是惡魔……

玉真公主這時不由想起了這些日子以來,王維的窘境,她的嘴角,勾起了一絲志在必得的微笑。

自從王維出乎她的意料,一舉考上進士之後,玉真公主就覺得,自己已經完全失去對王維的控制!

這一直是玉真公主的心頭大恨,但那日宴會上所發生的一些事情,卻又讓她的恨意消除了一些,因為她感受到了愉悅,無論是調教還是被王維調教,她都覺得這是一件愉悅的事情,這就足夠了……

而一想到之前王維居然主動來到她的這個玉真觀,她就覺得莫名的興奮,只不過為了多打擊打擊這個驕傲的男人,她對王維可謂是非常冷淡地對待,好似他們兩人之間,就沒發生過那檔子事一樣。

而且,李持盈還要讓王維做一件異常禽獸不如的事情……

王維在蒲州的所作所為,她這個消息特別靈通的公主,當然是早就聽聞了。

對於王維居然搭上陸象先這條線,玉真公主也覺得挺驚訝的,而且他居然還真的以雷霆之勢覆滅了蒲州的崔氏,這種驚人的手腕,讓她這個一向自詡手腕過人的公主殿下,都有些心驚膽戰……

這個男人,在骨子裡,確實是個非常強勢霸道的,也難怪她這樣異常女尊的公主殿下,都忍不住想要被這個男人好好地調教一番。

征服弱者是一種讓人愉悅的事情,被強者征服,同樣也很有趣。

而最近看到王維似乎在與王守一的鬥爭中落於下風,玉真公主總覺得有些不對,他認為王維似乎並沒有真正動用自己的力量,比如說他那京兆韋氏的那位朋友……

玉真公主覺得這一次,自己真的看不透王維到底在做什麼,她隱隱猜測,王維可能在下一盤很大的棋,就連她自己,也是王維棋盤上的一顆棋子……

但卻因為她這顆棋子,在這個時候稍稍有些不聽話,便導致了事情的一些變化,可因為王維太陰險,導致她又覺得,自己的「不聽話」,或許也在他的計劃之中,嘖,這個男人,到底在想什麼呢?

就在玉真公主在陷入沉思之時,忽然一個極為淡漠冰冷的聲音傳來:「公主殿下,王摩詰來了。」

在提到「王摩詰」這個名字時,少女那淡漠冰冷的聲音微微有些顫抖,她那空洞的眼神,都散發出了一些異樣的光彩。

沒錯,她就是李秀兒,一個被李持盈從小養到大,被當作是玩具的女孩,最近她被李持盈狠狠地調教了一番,身體上一遇到某些刺激,就會產生一些非常有趣的反應……

單純無暇的少女,被狠狠地染成了墨色,可她卻為了讓自己的精神不墮落,便硬撐著,整個人變得十分淡漠清冷,彷彿就像是心已經死了一般。

李持盈向來對細節的捕捉比較敏感,所以她一眼便看出了李秀兒心中對王維殘存的愛意,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的愛,才使得她能夠依然保持著自己精神上的清醒……

在李持盈的長年調教之中,毫無疑問,李秀兒的精神支柱,便成了那位在她心目中,一直非常溫和善良的王摩詰,他是那樣的才華橫溢,出身又那般高貴,她一直在憧憬著,他能將她拯救出這個黑暗的牢籠……

李持盈的嘴角微微勾起一絲冷笑,若是李秀兒發現,當她的那位精神支柱,露出真正的面目時,她會不會整個人都完全崩潰?

將這個單純無暇的孩子玩壞,可真是一件異常愉悅的事情呢……

不錯,上次她向王維提出的要求,正是和李秀兒有關,王維當時無法接受,因此他與李持盈之間的交談才會不歡而散。

王維在走出玉真觀時,心裡真的超級無奈,只覺得這世上沒有比玉真公主更讓人頭疼的傢伙,這個女人不要王維提出的一些利益交換,反倒是讓王維做一些「喪盡天良」「喪心病狂」的事情。

李持盈知道王維現在要來以後,頓時就知道,王維這個眼中只有利益、布局的傢伙,絕對已經考慮清楚了,想要得到她的幫助,必定要付出